爱言情 > 叶生不见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6 页

 

  他一手掏出手机,一手拉开冰柜的玻璃门,并没有看来电显示就直接接通,将手机凑到耳边的同时,修长的手也朝选中的冰啤酒探去。可从听筒中飘出的轻软女声,却让他的动作停了下来,眉心间沟壑垄起,贺昕放下手,挂了彩的俊脸倏地沉下来。

  “徐茵茵,你终于肯出现了。”

  他声音中的森寒,令徐茵茵静了几秒。重新鼓足勇气后,她才又开口,“你为什么要打我哥?”

  原来是因为这件事。贺昕脸色更沉,不答反问:“你在哪?”

  “你还没有回答我的问题,究竟为什么要打我哥?这是我们之间的事,你有火气冲我发就好了啊,干嘛要牵连到无辜的人。”徐茵茵越说越气,原本小心、压抑的语气也变得激动起来,在看到徐初阳脸上的伤痕时,她是真的生气了。贺昕太过分了,他一直欺负自己也就算了,现在居然还伤害到了她的家人!

  “你也知道这是我们之间的事。”贺昕抬手拿下一罐冰啤酒,然后用力地甩上门,“那为什么还要让外人来插手?”

  “大哥才不是外人,他是我的家人。”

  家人?手中的易开罐,喀啦一响。那他呢,他算什么?开裂的唇角微微抽动,贺昕最终还是没问出口,只是觉得脸上的伤好像又开始疼了起来。

  他拎着啤酒转身,手机对面的小女人还在义正辞严地指责他,“不管怎么说,你都不该打人。”

  “可我已经打了,你打算怎么办,把我送进警局吗?”

  徐茵茵一哽,“你……”

  其实在几个小时前,他已经因为打架,和大哥一起被抓去了警局。最终是因为临时叫来今日公休的警长郑英杰,他们两个才被放了出来。和郑英杰一起来的,还有他的妹妹郑樱琪,她是徐茵茵的闺密,也正是因为她的通风报信,本来在家里安抚爸妈的徐茵茵才知道了大哥受伤的事。情急之下赶到徐初阳的住处,便看见了他满脸的伤。

  今天她和大哥商量好了要分工合作,他负责去找贺昕谈判,而她则是负责去和爸妈摊牌,以性格不合为由提出打算离婚的事。所以就算郑樱琪不说,她也可以猜到大哥脸上的伤是谁弄出来的。徐茵茵从货架上拿下一盒通心粉丢进购物篮,用从没有过的凶恶口吻对着手机怒道:“如果你再找我大哥麻烦的话,我一定会报警的!”

  电话那头的男人忽然不说话了。

  那颗被愤怒涨满的心,一点点地生出了心虚,在静默中牵绕而出,绊住了她的脚步。提着购物篮的徐茵茵悄悄地站定,握着手机的小手不自觉地收紧。他为什么不说话了?生气了吗?

  就在她胡思乱想的时候,一道高大的身影悄无声息地附上来,即使是隔着几步的距离,还是散发出难以忽视的强烈存在感。徐茵茵觉得背脊发麻,下意识地转过身来。

  贺昕就站在她身后。

  他一手举着手机,一手拎着罐啤酒,俊美无俦的脸上挂了彩,精致昂贵的白衬衫也是又皱又脏,细细的黑色领带此刻正松松垮垮地系在脖子上。他伤得不算重,分布在那张脸上的细小伤口和瘀青,使平时矜贵如王子的他,多了几分桀骜。

  他也受伤了?痛不痛?这个念头一闪而逝,很快又被徐茵茵压下,谁让他打大哥的,痛死也是活该!

  他缓缓放下举着手机的手,薄唇轻启,“你刚刚说什么,嗯?”

  揣着满腹腹诽的徐茵茵死死地盯着他,几秒钟之后,转头就跑。

  可刚刚迈出去一步,就又被从手臂上传来的强大拉力给拽了回去。仓皇间回过头,只见贺昕站在原地动也不动,一条长臂稳稳地拉着她挂在臂间的购物篮,似乎有无形的力量从他的指尖透出,透过购物篮捆住了她的手腕,“跑什么?”

  糟糕,被抓住了!怎么办,要不要弃篮而逃?

  贺昕仿佛看出了她的意图,好整以暇地说:“你跑不出一公尺远,就会被我抓到,到时候我就没有耐性像这样和你好好地聊天了。”说完松开手,冷眼瞧着徐茵茵,“我想,你也不希望自己像麻袋一样被我扛回去吧。”

  “你……”徐茵茵瞪着他,满脸的敢怒却不敢跑,“这可是公众场所,你不能……”

  “公众场所也没有规定不能把自己的老婆背回家。”

  “我不是你老婆!”徐茵茵的声音忽然拔高。可一想到这是在便利商店,便又惊得四下看了看,确定没有引起其他人的注意之后,才又看向贺昕,不过只瞧了一眼,就匆匆地滑开了目光,“我们马上就要离婚了。我想今天你已经看到了那份新的协议书……”

  “那份协议被我撕了。”

  徐茵茵惊得抬头,短暂的讶异后,又忍着不悦讶异道:“那我重新去……”

  “你不用浪费时间,我是不会离婚的。”贺昕打断她。

  “为什么?”

  “因为我不想。”

  “这算什么理由。你不想?你不想,就不能离吗?”

  “没错。”

  他怎么可以这么霸道!徐茵茵气得跺脚,“如果我一定要离呢?”

  又是令人不安的沉默。贺昕没有立即回答,而是静静地盯了她几秒,才沉声开口,“你一定要离?”

  徐茵茵的气势已经锐减五分,“没……没错。”

  “理由?”

  “因为……我们不适合。”

  “哪里不适合?”

  “不适合就是不适合,哪有这么多理由嘛!”这几天来,对大哥、对爸妈、对闺密,她已经解释了太多次为什么和贺昕不适合,徐茵茵烦透了,当初结婚结得那么容易,现在想要离婚怎么就这样难,她只是想要解除这段错误的婚姻关系,可为什么所有人都不支持,就连贺昕都不同意!

  “没有理由?那我还是不会离婚的。”

  其实理由他可以猜到,无非就是和当初那个独立宣言有关,两人因为这件事又是吵架,又是冷战。徐茵茵在最后一次争执后的主动示好,让他误以为她已经想明白,可谁知那只是她的缓兵之计。贺昕不得不承认,徐茵茵难得聪明了一回。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