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叶生不见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不必了。”

  “啊?”停顿了一秒,尤成汉很傻很天真地问:“你不去巴黎了?”

  “不,我要去。只是……”贺昕垂眼,修长有力的大手顺着电话线一路缓缓抚下,“只是,我更希望自己去。”

  说完,没等尤成汉开口,拿着听筒的手就已经俐落地按下了挂断键。追回逃妻这种事,他还是独自进行比较好。啪嗒一声,将听筒归位,然后顺手拔掉电话线。

  贺昕抬腕看了眼时间,现在吃午饭早了点,不过为了躲开尤成汉的纠缠,他还是站起身,捞起西装外套离开。临走前,还不忘把那本无辜的桌历丢进垃圾桶。

  穿过宽敞又整洁的办公区,贺昕来到电梯前,电梯门光滑如镜,将他高大挺拔的身影清晰地映出。贺昕拥有一张绝对俊美的脸,深邃的眼眸、纤长的睫毛,总会给人一种忧郁又多情的错觉,而他与古典油画中王子的唯一区别,就是更加立体真实。只是那具不但立体,还足够健美的男性体魄,在衣料的遮掩下更显得高挑精瘦。

  他一手插着口袋,另一条手臂半曲,搭着西装外套。

  叮的一声,电梯到达,贺昕这才抬起眼。可是在看到电梯中的人时,他刚准备迈出去的脚又停了下来。

  第2章(1)

  贺昕现在正坐在凯恩大厦附近的一个小公园里。臀下的铁质长椅,在太阳的照射下微微发热,不过却仍旧不能和他手中的外带咖啡相媲美。为了不去看旁边那欠揍的笑脸,所以他始终盯着路对面的冰淇淋车瞧,一面看一面心不在焉地将纸杯凑到唇边,只是试了试热度后却又放下了。

  “阿昕,谢谢你的咖啡了。”坐在他旁边的男人举了举纸杯,和煦的笑容比这几近正午阳光还暖人。

  徐初阳人如其名,气质温煦如初升的日头,柔和却不灼人,可这并不代表他是一个可以随意捏圆捏扁的软脚虾。因为在几个好友之中,除了酷爱健身的尤成汉以外,他的好身材名列第二,虽然比高挑精瘦的贺昕稍矮一些,不过肩背宽阔、腰腹结实,修长的四肢上肌肉均匀分布,是衣料都掩饰不住的壮实。

  线条深刻的脸庞亦是充满硬性俊朗,只是他的笑容太和善耀眼,再加上天生了一副讨喜的单眼皮眸子,所以总容易被人忽略掉他的高大英俊,以及那暗藏在金丝框眼镜后面的精明与算计。

  和他相比,贺昕冷得像块冰。

  “我没想请你喝。”他是个一毛不拔的铁公鸡,根本不想付钱。

  “结果都是一样的。”

  贺昕将咖啡杯放到身侧,开门见山,“不要绕弯了,你来找我做什么?”

  “你不是也正打算去巴黎找我吗。”

  很好,现在是全世界的人都知道他要去巴黎了是不是,徐茵茵也知道?贺昕有些糊涂了。他终于侧过头看向徐初阳,愤怒烧着讶异,将他俊美无俦的五官燎得略显生硬,“你们两个在耍我?”之前大费周章地逃到巴黎,现在却又主动送上门,这对兄妹到底在搞什么?贺昕可不会天真地认为,徐初阳是来把徐茵茵还给他的。

  “没有啊,我只是想帮你省下机票钱。”

  “你知道我说的不是这个。”

  徐初阳看了看他,笑吟吟地滑开了目光,终于挑明,“茵茵胆子小,一遇到事情就想着要逃跑,但有的事,一味的逃避并不能解决问题,可是要面对面的开诚布公,茵茵却又做不到。所以呢……”他又看向贺昕,笑容更深,“我就来了,代表茵茵和你谈谈。”

  “代表?”贺昕没有多说,仅用了两个字和一声嗤笑,就淋漓尽致地表现了讥讽。

  他倒没听说过,夫妻之间的事情,竟要由大舅子来出面代表的,这真是太可笑了。虽然喉间滚出了轻笑,可贺昕的脸上却是丝毫笑意都没有,“这件事根本就没有什么好谈的,现在徐茵茵所要做的,就是在我更生气之前,乖乖回家。”

  “我倒觉得你们需要谈的事有很多。”徐初阳笑容渐沉,“另外,你对茵茵的态度,一直都是这样高高在上、颐指气使的?”

  “用不着你来教训我。”

  “我只是想要提醒你,阿昕……”

  贺昕完全不领情,“有这个时间,你不如去提醒徐茵茵该怎样做一个好妻子。”徐茵茵不告而别,离家出走已经让他够气了,而徐初阳此刻的出现与言辞无异于火上浇油。

  虽然两人是十几年的好友,没有他,贺昕也不会成为徐茵茵的家庭教师,从而牵扯出后面这一连串的事情。可一想到徐茵茵在离家出走后,去投奔了另一个男人,贺昕就呕得不行,即使这个男人是她的大哥。所以说徐初阳现在是在摆大哥的架子,还是在炫耀徐茵茵和他更亲近?

  其实贺昕都猜错了,对方本意想要试探他,可贺昕冷硬、不退让的态度又让徐初阳摸不清他到底对自己的妹妹是什么想法。徐初阳若有所思地垂眸喝了口咖啡,思考了几秒钟后,决定不再绕弯了,直接抛出猛料,正式开始试探,“如果只是名义上的假夫妻,那么茵茵其实也没有必要去学习如何成为一个好妻子了吧。”

  贺昕一愣,继而讶异地看向他,“你……”

  他坦然地耸肩,“是的,我都知道了。”

  “徐茵茵告诉你的?”

  徐初阳点头的动作,惹得贺昕唇角一抽。假结婚这件事,本来是徐茵茵和他之间的秘密交易,可现在却被徐初阳知道了。就好像原本坚固的积木忽然被抽掉一块,从而变得摇摇欲坠,而抽去这块积木的始作俑者,居然是徐茵茵。这种类似于被背叛的微妙感觉,令贺昕觉得既愤怒又不安,“她还告诉你什么了?”

  “你们有一份提前签好的离婚协议。”

  贺昕别过脸拿起咖啡,五指紧按着纸杯,僵硬地冷笑,“你们还真是无话不谈。”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