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叶生不见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虽然贺昕很奇怪,不过何玥多少还是有些了解他的,所以她能感觉出,自己上司最近的心情很糟糕。而这种糟糕心情的源头,应该是那位之前频频出现在办公室里,可最近却消失了好几天总监夫人,徐茵茵。在这种敏感时期,何玥该做的就是不多看、不多说,竭尽所能地不要触这位挑剔上司的霉头。

  五分钟后,她从总务部领了一本新桌历送进总监办公室。

  那个低气压的男人,正斜坐在偌大的办公桌后。皮椅大而舒适,可贺昕脸上却不见丝毫舒适的表情。他穿着黑灰相间的条纹衬衫,袖口卷折到肘间,粗壮的小臂搁在桌面上,修长的指没有再去肆虐那可怜的通讯器按钮,而是徐徐地在桌上画着圈,即使是这样一个再平常不过的小动作,在他做来却仍带着难掩的优雅与闲适,“翻到这个月那一页。”

  何玥依言照做。

  原本绕着圈的手指停下来,微微抬起,朝外挥了几下。

  何玥会意,悄无声息地退出办公室。

  又等了一会,贺昕才放下托着脸的手正过身,一手拿过那摆在眼前的桌历。平素总是堆满了挑剔的眼角微垂着,纤直的睫毛将黑眸半掩,遮去了里面几乎满溢的焦躁。他抽出笔筒里的高级钢笔,在某个日期上面划了个圈。

  半秒后,又划了一个。第二个圈、第三个圈,越划越用力,直到把那一天划了一个黑圆,直到日历纸几乎要被他划破才停止。

  贺昕冷着脸,动作舒缓地将钢笔插回原处,然后举着那本桌历开始端详。他向来被打理得很整齐的浓密褐发随意地蓬乱着,松软垂下的浏海遮住光洁的额头,却遮不住那张俊脸上挥之不去的冷厉。第六天了。

  半分钟过后,贺昕忽然将那页桌历撕了下来,用力揉成团,然后狠狠抛出去。他重重地倚向皮椅,下巴的线条紧绷着,今天是徐茵茵离家出走后的第六天。即便没有桌历,他也很清楚地记得日子,就算不记得,手边随便一样科技产品都可以提醒他。只是现在贺昕很想做点什么来发泄一下,而这本桌历的作用,就是被他撕烂。

  贺昕真是没有想到,徐茵茵居然会和他耍手段。是他把这个蠢丫头教得太好了呢,还是在一起的时间太久,自己的智商也被她拉低了?竟然真的被骗到了。他可是贺昕,牛津商学院的传奇,欧洲商圈有名的金融鬼才,居然被一个高中毕业都有困难的笨蛋骗了。这样的事,在贺昕二十七年的生命中,还是第一次发生。

  他,被一个女人给甩了,而且没有预兆,也没有理由。徐茵茵只给他留下一张字条,然后就消失了。这还真是……可笑至极!

  什么叫“我走了,不要找我”啊,这算什么,拍狗血电视剧吗,这场婚姻是她求自己给她的,离婚协议书也还在他的手上,所以这个女人有什么资格玩失踪。在他这里,徐茵茵只可能被扫地出门,却不可以离家出走!

  啪的一声,贺昕用力地将桌历拍到桌上。微微起伏的胸膛,表示着他正努力将几乎破体而出的怒火缓缓地匀出去。这时,内线电话忽然响了起来。贺昕顺势将桌历扫到一边,又冷静了一会之后才接通了电话。是的,他可以接电话、可以开会、可以出差,一切都很正常,因为徐茵茵那个笨蛋,根本没有影响到他。

  打电话来的是尤成汉,他用法语打了声招呼,充满磁性的嗓音里带着慵懒的笑意。

  “尤成汉,天天撂法语很有趣吗,可不可以拜托你搞清楚自己的国籍。”自以为已经冷静下来的贺昕瞬间又黑了脸,因为听到法语他就会想到巴黎,而巴黎……

  “嘿,这是怎么了?”他哪有天天撂,上一次说法语,还是半年前找了个法国妞时的事呢。

  “我不想听到法语。”

  “不想听到,为什么还要去巴黎呢?”

  停顿一秒,声音顿时冷了三分,“你调查我?”

  “No,这不是调查,是关心。”虽然在过去的一星期里,贺昕没有任何异常,可身为他十几年的好友,尤成汉还是察觉到有些不对劲,“更何况,据我所知,公司目前没有安排你出差。所以这次的巴黎之旅,又是一场说走就走的旅行?”

  旅行?应该算不上,因为他此行的目的就只有抓人而已。在徐茵茵刚刚失踪后,他只给她打了通电话、发了条简讯。她没有回,意料之中,贺昕也没多纠缠。接着他发简讯给徐初阳,同样的言简意赅,同样没有得到回复。

  接下来贺昕没有再联络谁,因为他已经可以确定这对兄妹正在一起,不然自家小妹不见了,徐初阳这个做大哥的没道理一点反应都没有,所以她一定是在徐初阳那里。

  经过调查,贺昕知道徐初阳最近一个月都在巴黎忙开分店的事情,看样子徐茵茵应该也在巴黎。得到这个结果之后,贺昕又强逼着自己等了几天,在确定那个笨蛋完全没有回来主动承认错误的自觉之后,才订下了明天飞往巴黎的机票。

  不过这些事,贺昕并不打算让尤成汉知道,“是。”

  “那你请假了没有?”

  贺昕无声地翻了个白眼,懒得和他多说,“我现在请。”

  “喂!”

  “还是说,你更希望我现在直接辞职?”

  “哇哦,别这么激动嘛。”隔着电话线,贺昕也可以像想到他微摊着双手、满脸痞笑的欠揍样,“我只是想说,既然要旅行,怎么不通知我一声呢。这种事情,我向来不会缺席的,虽然最近事情多,可仔细想想,在这个小破公司里,哪天事情不多。与其闷在这里透支生命,倒不如去巴黎找我的哈尼玩一玩。”

  尤成汉的哈尼有很多,不过他现在口中的这一位,应该是半年前的那位法国妞。

  “等下我让助理调整好日程,最好能订到你的那班飞机……”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