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叶生不见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8 页

 

  “嗯。”一掌按住她的后脑,匆匆地在发心印下一吻,“等我。”

  那一瞬,徐茵茵忽然觉得一切都有了答案,其实根本就不用问了。

  两小时后会议结束,贺听第一时间来到了贵宾室里,当时徐茵茵正坐在沙发上看杂志、喝柳橙汁,一听到动静后立刻抬起眼,开心的笑容瞬间点亮了她的小脸。贺听忽然觉得她很像一只等待主人回家的小狗,可爱到不行。他走上前,情不自禁地揉了揉她软软的头发。徐茵茵乖乖地问:“会议结束了?”

  “嗯,你有什么事情要问我?”

  其实她想问的事,似乎已经有了答案,愤怒散去后,徐茵茵就没了勇气,“我、我想问……”

  “嗯?”贺昕从她身边坐下,一臂架在她身后的沙发背上,另一只手松了松领带。

  “我想问你……”她的声音好低。

  “什么?”贺昕听不太清。

  “能不能再给我买一些咸太妃糖……”

  贺昕眨了眨眼,“你跑来公司,就是为了问我这个?”

  “嗯。”徐茵茵对了对手指,嗫嚅道:“我真的好喜欢吃啊。”

  “原来的那些……”贺昕的表情变得有些奇怪,“都吃光了?”

  “还差一点点。”其实还有很多呢,她一直都舍不得吃。

  “好,现在就去买。”贺昕若有所思地瞧着她。

  “现在你工作都忙完了吗?”

  “嗯。”贺昕站了起来,一手插在口袋里,另一只手朝她伸来。

  “都这么晚了,还会有……”

  “不要罗嗦。”贺昕一把拉起她的小手,将她拉出了贵宾室。

  可离开公司有段时间之后,徐茵茵发现贺昕好像并没有要去买糖的意思,车子一路往公寓开去。其实也无所谓,反正她也不是真的想要吃糖了,更何况原来的还有很多。想到这,徐茵茵的目光情不自禁地落到摆在车前的那个小玩偶身上。

  车子经过公寓外的时候,贺昕停了下来。

  “怎么了?”徐茵茵眨眨眼,难道不要开进车库去吗?

  “阿阳呢?”

  怎么会忽然问这个,“我给大哥打了电话,让他先回去了。”

  “嗯。”贺昕有些头疼地拧眉。

  “怎么,你找大哥有事?”

  贺昕的眼睛看着一处,“我需要他做一件事。”

  徐茵茵更糊涂了,“什么事?”

  “把他的老妈领走。”

  “啊?”徐茵茵一愣,然后似乎明白了什么,顺着他的目光朝公寓看去,庄云眉正站在门外。徐茵茵完全没想到老妈会来这里直接领人,一时间也有些傻了。

  贺听沉吟了片刻,一踩油门,把车子开到了公寓的后面,然后熄了火,掏出手机开始发讯息。徐茵茵忍不住瞄了几眼,偷看到对话的名字后,忍不住问:“你发讯息给大哥?”

  “嗯。”

  “他一个人能搞定吗?”

  “没关系。”贺昕抿着唇,认真地编辑讯息,“我再给爸发一条。”

  求助讯息都发出去之后,两人所要做的就是等待。他们坐在车里,静静地等着救兵出现,把庄云眉领走之后再回家。

  贺昕低头拧动着车上的按钮,在挑选合适的音乐,徐茵茵则是心不在焉地拨弄着玩偶的脑袋。老妈的出现,将她之前的疑惑也勾了出来,贺昕好像不希望她回娘家?除了这个以外,更深一层的疑惑也冒了出来,徐茵茵想知道,贺昕对自己是什么态度。

  车厢里开始飘起悠扬的轻音乐,气氛静谧又安详。贺昕将头靠在椅背上,轻舒了口气,然后闭上眼。片刻后,他往旁边伸出手去,轻轻地握住了徐茵茵的手。两人的手指颤动了一下,变成十指相扣。

  仿佛有无形的力量灌入指尖,她瞧着两人交握的手,忽然有了勇气,那些情绪、那些疑虑,呼之欲出,“贺昕。”徐茵茵垂眸,凝视着两人的手。

  “嗯?”

  “你喜欢我吗?”心跳,在那一刻失去了节奏。积压在心头很久的疑问终于问出,徐茵茵仿佛被抽掉力气一样,浑身发软。可是贺昕的沉默,却令她瘫软的身体又一点点地僵硬起来,被不安与紧张充斥的心微微地收缩着,将她残留的真心也一并挤出,“我喜欢你,喜欢你很久了。所以我想知道,你对我……是什么样的感情。”

  令人窒息的静默在两人之间飘荡。就在徐茵茵快要放弃的时候,贺昕忽然开口,“我们忘记买太妃糖了,是不是?”

  这算是变相的拒绝吗?徐茵茵喉头哽咽,“是。”

  “玩偶里还剩下多少?”

  贺昕松开与徐茵茵交握的那只手,将车前的玩偶拿下来,递给她,“倒出来瞧瞧。”

  “我……”徐茵茵很想哭,她说不出来话,唇在抖,手也在抖。

  “瞧瞧。”贺昕又抬了抬手。

  徐茵茵把玩偶接过来,枢开盖子,仿佛呕气一般,把太妃糖全部都倒了出来。不过和太妃糖一起掉下来,还有两样别的东西。徐茵茵愣住了,好半天之后才把那两样东西拿了起来。贺昕一早就把它们藏在了太妃糖底下,可是她一直舍不得把糖吃光,就一直没看到。那是一张邮票,和一枚戒指,徐茵茵哭了出来。

  “这是我十三岁那年,收藏的第一张邮票。”贺昕清冷好听的声音在耳边响起,“这是我二十七岁这年,买的第二枚钻戒。而你……”他拿过那枚戒指,然后轻轻拉起徐茵茵的手,将戒指套在她的无名指上,“将会是我这一生,唯一的爱人。”

  那温柔好听、饱含深情的言语,让徐茵茵泪如雨下,感动得不能自已。

  “现在,你能明白我对你的感情了?”

  徐茵茵重重地点头,再也扼住不住自己的激动,哭着扑到他怀中,“你爱我,对不对?你爱我,就像我爱你一样。”

  贺昕用力地搂着她,他忽然很感谢徐初阳的忠告,也跟庆幸自己发现了这个事实,其实承认爱一个人的感觉,一点都不坏。

  贺昕将唇贴在徐茵茵的发心,一字一句地告诉她,“是,我爱你。”简简单单的四个字,在他念来却犹如宣誓。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