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叶生不见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5 页

 

  徐茵茵抱着满怀的早餐,“这、这也太多了。”

  “吃不下就丢掉。”车子缓缓地停在了医院大门口,贺昕看她一眼,“拿不了吗?我帮你送进去。”

  “不用、不用。”徐茵茵连忙拒绝,她可不想让同事看到。

  贺听没再坚持,而是迅速地开门下车,然后绕到徐茵茵的那一侧,帮她拉开了车门。

  徐茵茵一脸错愕地走下来,狐疑地瞧着他,“我、我去上班了,拜拜。”说完转过身,仍旧维持着讶异的表情。

  可她刚刚走开一步,忽然听到贺昕喊她,“徐茵茵。”

  “嗯?!”她才转过身,就感觉到一片黑影逼来。接着脸颊被人捧住,贺昕的吻毫无预兆地印了下来。这是一个十分干脆俐落的吻,又快又准又响亮,仿佛是一记盖章。重重地一吻后,他毫不留恋地放开手。

  徐茵茵捂着嘴,震惊地瞧着他。他……他今天是不是吃错药了?连忙环顾四周,发现已经有人朝这边看来。她的脸瞬间变红,“你……”

  “去上班吧。”贺昕若无其事地后退几步,他倚靠在车门上,对她挥挥手,“我晚上来接你。”

  一定有问题,是发生了什么事吗?徐茵茵这样想着,可是后来一工作,便把早上贺昕的古怪给忘记了。

  晚上下班的时候,贺昕的车子准时出现在医院大门口,与她结伴出来的同事羡慕地亏了她几句,然后纷纷笑着散开了。

  徐茵茵上车之后,发现车前多了个玩偶,用手一戳,脑袋还一晃一晃的,很可爱,“这是今天新买的吗?”

  贺昕偏头看着自己那侧的后视镜,神色古怪地说:“朋友送的。”

  “噢。”又是朋友送的?他的朋友可真好。

  车子在红灯前停下,贺昕看了眼徐茵茵,发现她正拨弄着玩偶的脑袋,玩得不亦乐乎。“咦,这还有个盖子?”徐茵茵发现了有些不对劲,用手将某处枢开,然后呀了一声,“里面有糖。”

  “是吗。”贺昕启动车子,悄悄扫去一眼。

  “嗯嗯,还是咸太妃糖呢。”徐茵茵拿出来一颗,剥了颗放到嘴中,“你买的?”

  “都说是朋友送的了。”贺昕忙收回目光,有些焦躁地说:“谁会买这种东西。”

  徐茵茵嚼着糖笑。

  “笑什么?”

  “没什么,糖好甜。”徐茵茵又剥开一颗,递到贺昕嘴边,“你尝尝。”

  贺昕抿着嘴斜她一眼。

  “尝尝嘛。”

  他滑开目光,面无表情地张开嘴。徐茵茵心满意足地收回手,又给自己剥了一颗,然后一面吃,一面忍不住侧头去看贺昕,暗自琢磨着他今天到底是怎么了,而且最近的他,为什么对自己这么好?徐茵茵痴痴地瞧着他,心想如果可以一直这样下去就好了。她收回目光,忍不住摸了摸自己的小腹。

  “徐茵茵。”

  “嗯?”

  “要不要去看电影?”

  “唔,不要了吧。”徐茵茵摇摇头,“电影院的座位太挤了,以后我们租片子回家看。”

  贺昕点点头。隔了不到半分钟,又说:“那要不要出去吃饭?”

  “不要,闻到餐厅的味道我会……”徐茵茵目光一闪,小心地说:“我会不舒服。”

  贺昕愣了一下,又点点头,“那要不要……”

  “贺昕。”徐茵茵打断他,忍不住问:“你今天怎么了?”

  贺昕握着方向盘的手一紧,“没事,我能怎样。”他不着痕迹地吸了口气,拧眉白了她一眼,“快吃你的糖,一会就到家了。”

  “喔。”徐茵茵伸手去拿糖。

  “不过不准全吃光。”

  “我又不会蛀牙……”她嘀咕了一声,不过再拿了一颗后,便把盖子盖上了。

  接下来,贺昕再没有什么反常举动,去附近的半品斋打包了几份饭菜之后便载着她回了家。

  第9章(1)

  吃过饭、洗过澡之后,徐茵茵裹着毯子赖在床上,像个蚕茧一样只露出个头,面前摆着原本放在车上的那个玩偶,她没有再吃里面的糖。

  贺昕洗完澡走出来的时候,就看到徐茵茵正伸着一根手指,小心翼翼地拨弄着玩偶可以晃动的小脑袋,傻兮兮地笑。

  “很冷?”贺昕顺手抄起空调遥控器。

  “不要调。”徐茵茵滚过来,“调高我就热了”

  怀孕之后的她,冷一点也不舒服,热一点也不舒服;吃多了难受,饿到了也难受。徐茵茵都不敢想自己的肚子真的大起来之后会有多么的难伺候,不过幸好,贺昕好像还没有嫌弃她。

  徐茵茵滚到自己的位置上,看着贺昕把玩偶放到床头柜上,然后躺上来,她扭过去,拿起平板。

  还没来得及打开,平板就被旁边的男人抽走了,“不许看,有辐射。”贺昕凑过来,将裹在毯子里的她搂到怀里。

  男人热烫的体温与有力的心跳,即便是隔着几层单薄的布料,却仍能清晰地传来。徐茵茵乖乖地由他搂着,眼睛无意地落到床头柜上的电子闹钟上,十一点五十分,红色的数字上面是今天的日期。她茫然地瞧着,好半天之后轻轻地蹙了蹙眉,那个日期好像是……

  两人静静地拥抱了十分钟,将近十二点的时候,贺昕忽然开口,“你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那一刻,他的心跳有些加快。

  徐茵茵看着闹钟上的日期,想起来了今天是两月之约的最后一天。所以这才是贺昕反常的原因吗?为什么?他为什么不直接戳破她怀孕的事情,这样按照合约,他们就不可能会离婚了。贺昕为什么不说,难道他在等着自己的态度?难道他愿意尊重自己的选择?徐茵茵的心跳莫名其妙地乱了节奏,和他的交融在一起。今天的贺听,是在讨好她吗?

  徐茵茵的眼眶忽然湿了。她静默了好久,贺昕也没有说话。

  “今天……”贺昕吸了一口气,然后搂紧她。

  徐茵茵将胳膊从冷气毯里伸出来,按住贺昕的手臂,笑了笑,“今天不是星期天吗?”贺昕身子一僵,紧搂着她的手臂松了松。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