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叶生不见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4 页

 

  温热的呼吸自指间轻轻拂过,他慢条斯理地抿唇吃着,薄薄的嘴唇有意无意地蹭过她的手指。

  瞧着徐茵茵逐渐脸红的样子,贺昕忽然觉得口中的垃圾食物也变得美味起来。他忍不住捧住那只小手压向自己的脸,然后将那柔嫩手心中剩下的一点渣渣也吃光,最后,还故意探出舌尖轻轻一舔,惹得徐茵茵浑身一颤,忙把手抽了回来。

  贺昕的心情终于愉悦了一些,“柳橙汁。”他呶了呶嘴。

  徐茵茵红着脸端起一杯柳橙汁,凑到他唇边。贺昕凑近要喝,眼睛却看着她,轻饮了一口。

  啧,好烫!他低咒了一声,忍不住探出舌尖。坐在一旁的徐茵茵轻轻地笑起来,被贺昕瞪了一眼之后却还忍不住,偷偷地捂了嘴,把脸偏到另一边去笑,肩膀都一颤一颤的。他狠狠地瞪了徐茵茵一会儿,片刻后也有一抹笑意自从眼底的愠怒中挣脱出来,“不许笑了。”

  贺昕把脸凑过去,压低声音,“快,喂我吃。”

  电影看到一半多,徐茵茵却根本没注意到演什么,只顾着给旁边的贺昕喂这喂那。看到后半部分的时候,他才终于安静了下来。徐茵茵专心看了会电影,然后侧头看了眼他,这才发现贺昕正将头靠在座位上打瞌睡,嘴里还松松地咬着爆米花。

  他好像是真的累了,徐茵茵忍不住开始盯着他瞧,郑樱琪的话忽然浮现在耳畔,那就让他爱上你啊。

  是啊,只要贺昕爱上她,那么一切就都不是问题了。如果贺昕真的能爱她,那该多好,其实之前她离家出走、她闹离婚、她耍脾气,何尝不是因为期待他能注意到自己呢,不论她如何抵触、排斥,可内心深处对贺昕的爱慕却还是在的,这份从高中起就已经萌芽的喜欢不会轻易改变。

  徐茵茵看着他的侧脸,轻轻地叹出一口气来。见贺昕好像睡得很熟,她忍不住小幅度地往他身边蹭了蹭,又蹭了蹭,然后偏过头,一点点地朝他的身上靠去。磨蹭了好一会儿后,徐茵茵轻轻将头靠在了他身上,她小巧的肩膀放松垂下。

  过了一会,脸侧倚靠着的手臂忽然一抬。徐茵茵一惊,反应过来之前已经被贺昕搂住。

  他、他没有睡着吗?紊乱又急促的心跳,在贺昕的沉默之中,逐渐地恢复了节奏。她倚靠在贺昕的胸膛上,男人有力又沉稳的心跳,透过胸肌轻轻在她的侧脸鼓动。两人明明已经做过了男女间最为亲密的事情,可是这一刻,这个再简单不过的拥抱,却令徐茵茵脸红心动,没有人再去注意电影里演什么。

  徐茵茵闭上眼,忍不住也抬起手,轻轻地环住他的腰。贺昕僵了下,将她搂得更紧。

  七点整,闹铃准时地响了起来。

  贺昕瞬间睁开眼,关掉闹铃后坐起身,然后顶着一头凌乱的褐发,眼神混沌迷茫,呆愣愣地望着一处发呆,显然是还没有睡醒。

  躺在他身旁的徐茵茵翻了个身,紧皱着眉头,有些困难地睁开了一只眼,瓮声瓮气地问:“你怎么醒了?”

  “嗯。”贺昕还是有些呆滞。

  “今天是周末。”他应该是不用上班的。徐茵茵沉吟道:“不过我还要去医院值班……”

  “我已经醒了,你再睡会。”

  困极的徐茵茵没再问他醒了要做什么,翻过去继续睡,“嗯……再睡五分钟。”

  只穿了条内裤的贺昕站起身,从床尾凳上拿了裤子套上,然后裸着上身走进浴室。冷水劈头浇下,将残留的瞌睡虫也尽数赶走,贺昕迅速地冲了个澡。

  走出淋浴间后便站在洗手台前,一脸凝重地看着镜子里的自己。今天,是他们两月之期的最后一天。两个月前,他们约定如果两个月之内没有怀孕,就去离婚。

  可是自从徐茵茵去妇产医院做过检查之后,两人就默契地没再提过这件事。贺昕觉得有些事是心照不宣的,可又拿不准徐茵茵到底是怎么想的,万一她还是想要离婚呢?如果她真的带球出走,那自己该怎么办?而她究竟想要怎么办,今天应该就会有答案了,贺昕有些莫名的不安。

  他匀了匀呼吸,开始洗脸刮胡子,收拾好自己后又出去叫醒了徐茵茵。

  七点十分,徐茵茵起床,贺昕则是下楼走进厨房。半小时后,已经梳洗完毕的徐茵茵在屋里找了一圈,然后闻着一股烧焦东西的味道,一路下楼来到厨房附近。她站在餐桌的尽头,双手轻轻地扶住餐椅,扬声问:“这是什么味道?”

  “别进来。”叮叮当当的一阵响动后,厨房里传来贺昕的警告。

  “呃,你在做什么呢?”徐茵茵耸了耸鼻子,“好像有什么东西烧焦了。”

  “没什么。”贺昕的声音有些颤。

  “真的没问题吗?”

  “少罗嗦!”贺昕怒道:“不准进来,听到没有!”

  “喔。”徐茵茵没再多问,只是忍不住好奇地伸长了脖子。贺昕居然在做早餐,难道今天的太阳要从西边出来了吗!不过仔细想想也不奇怪,因为他最近反常得要命。做早饭又怎么了,贺昕还当司机,天天都接送她上下班呢。一想到这些,徐茵茵忍不住笑起来。

  十分钟后,贺昕脸色铁青地从厨房里走了出来。她的目光从他空空的双手间一扫。咦,说好的早餐呢?徐茵茵抬起眼,疑惑地看着他,“早餐呢?”

  “什么早餐?”

  “就是你做……”

  “我才没有在做早餐。”贺昕沉着脸从她身边走过,“想吃自己去买。”

  徐茵茵满头雾水地瞧着他,结果发现贺昕身上那件浅灰色的睡衣上沾了明显的油渍,而在他浓密的褐发间,还夹着一小块鸡蛋壳。几秒钟后,她才反应过来,难道他是……做家事未成?应该是作品的卖相太糟糕,所以被他直接处理掉了吧,想到这,她不由得笑得更开心。

  今天的贺昕真是好奇怪。最近他虽然会接送自己上下班,但早餐却都是她自己张罗,偶尔赶上他周末休息,而她却要值班的时候,贺昕就会帮她叫一辆计程车。可今天,贺昕不仅反常地坚持要亲自送她,还在半路上帮她买了早餐。有中有西,洋洋洒洒地买了一大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