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叶生不见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2 页

 

  贺昕不语,眉头始终紧锁。

  “不要用错误的行为方式,来扭曲了自己的真心。”徐初阳其实觉得他满亏本的,明明很在意、明明费尽了心思,可徐茵茵却总是看不到他的心意,总是想要逃跑。他们一个嘴硬、一个糊涂,却偏偏走到了一起,真是让旁观者都跟着一起累。

  贺昕没有回答,但徐初阳猜他已经能够明白了。两人没有再交谈。抵达目的地的时候,他从口袋里拿出了两张电影票,“免费送你哦。”

  贺昕瞪了他一眼,又看了看被他放到车前的电影票,没吭声。

  “希望下次再见面的时候,我已经当舅舅了。”

  第8章(1)

  哒、哒、哒,车子里很静,静得能听到秒针转动的声音,一格一格,当转完最后一下的时候,时针喀地一下指向了七。贺昕掏出手机,迅速地拨出了一个电话号码,然后一手扶在方向盘上,拇指下意识地敲击着,黑眸则是一眨也不眨地盯着街对面的医院大门口。

  嘟、嘟、嘟、嘟、嘟……直到嘟声全部响完,贺昕才挂断了电话。居然没有人接,他伸出揉了揉唇,忍不住又打了一遍,然后再打一遍,再一遍……连续打了五通,结果都是一样。贺昕有些愤怒地将手机丢到副驾驶座上,目光扫过摆在车前的电影票时,怒火更盛,他就知道徐初阳出的全是馊主意!

  对徐茵茵好一点,他要怎么好?这才给她点自由,这女人都敢不接自己电话了,亏他还想特意接她下班,想一起去看场电影的……贺昕沉默了片刻,又把手机拿了起来,重新拨了个号码,这次只响了几下,对方便接通。

  “喂,你好,这里是贝尔医院。”

  “我找徐茵茵。”

  “徐护士现在不在,请问你是哪位?”

  贺昕没有回答,直接问:“她下班了?”他刚刚一直盯着大门□,没见她出来啊。“徐护士今天请了假,中午就离开了。”

  请了假,中午就离开了,她去哪里了,难道又玩离家出走吗?贺昕立刻紧张起来,立时就打了电话给徐初阳。

  “这次我真的是无辜的。”电话那头的徐初阳显得很无奈,“你忘了吗,半小时前我们才分手。”

  “真的不是你?”贺昕还是不太信。

  “如果我们现在面对面的话,你一定可以看到我在举着三根手指发誓。”

  贺昕的眉心拧得更深,“那她能去哪里?”请了一个下午的假,又不肯接他的电话,不管怎么看,都像是再次出走了。

  “阿昕,你放松点,我觉得茵茵不会走的。”仿佛能猜到贺昕的想法,徐初阳出声安抚,嗓音柔和却又携着点凝重,“如果她有什么想法,一定会先来找我商量。这样,我现在打电话跟爸妈问一下,说不定她回家了。”

  “等你消息。”

  贺昕挂断电话后,就一直僵坐在车里,向来聪明的大脑似乎有些停摆。

  几分钟后,手机就又响了起来,一接通就听到,“她没有回家。”

  贺昕握紧了手机,从坐椅上直起腰,“我去找郑英杰。”

  “你要报警?可是就算茵茵失踪了,也要超过二十四小时,警局才会立案。”只是一个下午没联系上徐茵茵而已,他居然就想要去报警?徐初阳有些无奈,“不过你提到郑英杰,我倒想起来一个人。他的妹妹不是和茵茵很要好吗,也在宠物医院工作,说不定她……”没等徐初阳说完,贺昕就已经挂断了电话。

  他开门下车,气势汹汹地闯进贝尔医院,然后找到了正在帮臭鼬做阉割手术的郑樱琪。

  “她在哪?”

  夜晚的街头,细雨纷飞。

  徐茵茵坐在医院附近的公园长椅上,细密的雨丝从夜空上洒向大地,沿着遮雨棚斜斜飞下,在眼前形成细细的水帘,映在路灯暖黄色的光芒里犹如牛毛。夏天的雨夜,还是冷得让人发抖,雨不大,她也没有被淋湿,可在夜雾的浸泡下,还是感觉浑身湿漉漉的。她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拿着医院的诊断书,若有所思地望着雨幕。

  是不是连老天都不愿意她和贺昕离婚呢?居然在这样齐全的避孕措施下,也能让她怀孕。可是就像琪琪所说的,只要她不愿意,就算怀上了孩子,也照样可以和贺昕离婚,只是状况会比现在还要麻烦一些。可是徐茵茵不想坚持了,不管是因为在潜意识里并不想离婚,还是因为不想面对麻烦的局面,总之,她觉得还是不要离婚了。

  更何况,她肚子里的孩子需要一个爸爸,不知不觉间,雨已经停了。

  夜风渐起,搅着残留在遮雨棚上残留的雨水迎面吹来。徐茵茵看了眼腕表,然后抬手抱紧了手臂,是时候回去了。可回去之后,她该怎么面对贺昕,又该怎么说自己怀孕的事?她垂眼看着自己的脚尖,陷入了思考。

  不久后,有清晰的脚步声传来,由远及近,又急又快却没有失去节奏。徐茵茵抬眼望去,讶异地看着那个男人快步走到自己面前,然后站定。他浓眉微拧、薄唇紧抿,幽黑的眼眸深处有强烈的情绪在翻涌着。身上的衬衫被汗水和雨水浸透,微微凸显出来的健硕胸膛在微微起伏着,自鼻翼间呼出的气息紊乱又灼热,看样子是一路快走而来。

  “你、你怎么来了?”

  徐茵茵蓬松柔软的发被湿气润得软趴趴的,狼狈地附着在那张瘦削苍白的小脸上,她就这样抱膝而坐,微仰着脑袋,傻兮兮地瞧着他,就像一只被遗弃在路边的小狗。

  贺昕低头看着她,已经酝酿了一路的咒骂与训斥悉数堵在喉头,哽了半晌后,“我一直在找你。”

  四十分钟前,贺昕开车到了郑樱琪所说的妇幼医院里。

  然后从里到外找了个遍,最终才在医院附近的公圜里找到徐茵茵。这一路上,有无数个念头与揣测从他的心间闪过,徐茵茵有没有检测出怀孕?如果她怀孕了,可是不想要怎么办?她会不会做傻事?贺昕觉得她肯定是怀孕了,并且肯定是不想要,要不然她不会一直不接自己的电话。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