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叶生不见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1 页

 

  “他哪里是喜欢小孩。”徐茵茵枢着杯角咕哝,“他分明是想利用孩子把我捆在他身边,让我没办法和他离婚。”

  “什么,你要离婚?”

  这是郑樱琪第一次听徐茵茵提到离婚的事。从假结婚到离婚,郑樱琪都是被蒙在鼓里的,现在徐茵茵不小心说漏嘴,就索性把事情全都说出来了。这些事情、这些情绪,都在心里压了太久太久,她确实很需要找个人好好地倾诉一下。说完之后,徐茵茵不可避免地被骂了。

  “这些事,你居然现在才告诉我!”

  “假结婚、离婚协议,徐茵茵,你到底还有多少事情瞒着我?你还有没有把我当成闺密?徐茵茵,你好过分……”从手术室到办公室,郑樱琪的嘴巴就没有停歇过。

  骂够了之后,身为闺密的她就该出谋划策了。郑樱琪先是喝了口茶润润喉咙,然后余怒未消地扫了眼灰头土脸地徐茵茵,没好气地说:“话说回来,如果真的怀孕了,你打算怎么办?”

  “我……我也不知道。”

  “打掉吗?”

  徐茵茵一顿,思考了半天之后,摇摇头,“不要。”她不会舍得。

  “那你还要离婚吗?”

  “如果我在两个月之内怀了孕,那贺昕一定不会离婚的,我爸妈也不会……”

  郑樱琪打断了她,“你错了,其实这些都不是问题。婚姻是两个人的事,更是两个家庭的事,难道只是因为贺昕不想,你们就离不了吗?就算有协议又怎么样,你们真的有勇气把那份协议递交给法庭?拜托,法官会笑掉大牙的。”

  “那、那什么才是问题?”

  “只要你想离婚,一切就都不是问题。”郑樱琪微微向前倾身,精致艳美的小脸上有笑意浮现,“所以重点就在于,你想吗?”

  “我……”徐茵茵目光闪烁。

  “你真的想要离婚吗?”

  徐茵茵的呼吸有些紊乱,不安地看着郑樱琪,“我……”她想吗?她真的想离婚吗?

  “其实你不想的,对不对?”郑樱琪坐直身子靠向椅背,轻轻一叹,“你爱他。”

  “可他不爱我。”就算她不想,可那又有什么用,贺昕不爱她,就算她不提出离婚,他们的婚姻也不会长久。

  “那就让他爱上你啊。”

  徐茵茵愣怔地抬起眼,眸底已经渗出了水雾,“可我该怎么做,才能让他爱上我?!”

  “这就要问你自己了,不是吗。”她的泪令郑樱琪心生不忍,忍不住从办公桌后站起身,伸手抽出她一直紧紧抱在怀里的保温杯,向来干脆的嗓音难得温柔下来,“先去医院做个检查吧,我会帮你请假。”

  徐茵茵安静了很久,最后,她终于是轻轻地点了点头。

  半品斋外,徐初阳正在和一个年轻的女人交谈。

  那个女人个子高挑、气质冷艳,举手投足间尽是高高在上的傲慢,简直就是贺昕的翻版。而贺昕自己却是全然不觉,透过车窗远远地扫去一眼,便简单判断出对方肯定又是市里某个富豪的女儿。他将车子开到路边停下来,很不识时务地按了两下喇叭。

  徐初阳闻声看过来,浅浅一笑,他侧头又对富家女说了几句话,对方略有些不耐地摆摆手,转身便走了。她踩着高跟鞋穿过马路,上了一辆蓝宝坚尼。

  听到自己的车门被拉开,贺昕才把目光收回来,不太高兴地瞥了眼徐初阳的那张笑脸,“你怎么不去搭她的顺风车?”

  “她太凶了。”

  “所以我很温柔?”

  徐初阳没有接他的话头,笑吟吟地报出了个路名。

  “你的车呢?”

  他慢条斯理地绑好安全带,“送去保养了。”

  “你又不只有一辆车。”

  “全部都送去保养了。”徐初阳侧头看他一眼,笑得很开心,“这样才有优惠。”

  贺昕翻了个白眼,其实他还想问他为什么不搭计程车的,现在想想还是算了,根本不用问,肯定是因为枢!贺昕没再说话。略有些尴尬的静默飘荡在车子里,虽然已经知道之前徐初阳的所作所为只是对自己的试探,虽然动手之后两人又见过几次面,虽然连他给徐茵茵喝的补药都是徐初阳找来的,可现在他们单独碰面时,贺昕还是会有点不自在。

  不过徐初阳倒是显得从容多了,“茵茵最近怎么样?”

  “她很好。”

  “怀孕了没有?”

  他问得还真是直白。其实在贺昕从徐家接回徐茵茵的那天,徐初阳曾给他发过一条简讯,主要的意思就是告诉他这是最后一次机会,如果不能造出人来的话,那么离婚肯定是势在必行了。也是通过那条简讯,贺昕才知道原来徐初阳一直是站在自己这边的。

  “还没有。”

  “哦?”他的目光,有意无意地落在贺昕身上的某处。

  贺昕顺着他的眼一眼,立刻怒了,“看什么!”

  “没什么,好好加油吧。”

  徐初阳将目光滑开,笑咪咪地看向他,“这可是你唯一的希望了哦。”

  “少罗嗦了。”贺昕一脸毛躁。

  徐初阳徐缓地收回目光,没有再说什么。其实当他主动上门抢人的时候,徐初阳就已经很确定了,贺昕很在乎徐茵茵,要不然他不会费尽心思地把她绑在自己身边,这样强烈的占有欲,只能是出于爱。可徐初阳又知道,即便他问,贺昕也不会承认的。可是他能明白,徐茵茵却不一定会明白。

  “阿昕,对茵茵好一点。”

  贺昕拧眉,“又想对我讲道理了。”

  “这不是道理,而是忠告。”

  “我不需……”

  “如果你真的不需要,那事情也不会走到今天这一步了。”

  贺昕攥紧了方向盘,陷入了沉默,一会他终于问:“你想说什么?”

  “我想说,你们是否会离婚,怀孕只是一种方式,人才是根本。”透过车窗,徐初阳看着前面的公路,声音柔缓,“茵茵不够聪明,她只能看得到表面的东西,却看不透人心,所以有些事、有些情感,你不说,她就永远都猜不到。”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