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叶生不见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6 页

 

  被一双大手罩住的镜头开始剧烈晃动,透过长指的缝隙,尤成汉可以看到贺昕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上飘满了邪恶表情。下一瞬,镜头又是一阵猛晃,接着便闪起了雪花。贺昕走到被他拽到地上,还在嗡嗡抖动却没办法飞起来遥控飞机前,抬脚一踩。

  耳畔是尤成汉心疼的大叫:“嘿,贺昕,那个飞机很贵的……”

  “我挂了。”贺昕将手机从耳边撤走,挂断后看向一脸震惊的何玥,“过来收拾好,扔到尤成汉办公室去。”

  在办公室里的徐茵茵,听到身后响起的动静,令她敏感地回头,看到闯入者的一瞬间,她立刻举起了手里的高尔夫球杆,如临大敌般的愤怒与警惕,将她纤细漂亮的脸部线条映出了几分生硬。

  这不是贺昕想要看到的表情,他想看她笑,就像以前那样,带着五分害羞、三分小心,还有两分胆怯飘浮在那张可爱娇柔的脸蛋上,甜美诱人得就像一块糕点。而且对贺昕来说,她比糕点要美味得多。

  可不知从何时起,那样的表情就不见了。面对他时,她只有抗拒。尤成汉的话还未从脑海中散去,贺昕莫名地焦躁起来。

  第6章(1)

  在门边驻足片刻后,贺昕便大步走上前。徐茵茵的目光紧黏在那拉扯领带的手上,握住高尔夫球杆的小手不断地收紧再收紧。他扯领带做什么,脱西装外套做什么?难道又要在办公室里……

  在她警惕的注视中,贺昕在沙发前停步,将外套随手丢到沙发背上,“不用这么紧张,我不会碰你。”

  他将领带完全抽掉,然后坐下来,垂眸瞧着绕在指间的条纹领带,似乎在思考着什么。半分钟后,贺昕才发觉自己的那句话没有得到任何回应,忍不住抬头望去,只见徐茵茵还攥着高尔夫球杆站在原地,他拢眉,“没听到我说的吗。”

  “听到了。”徐茵茵一脸的认真,“可我才不要信。”贺昕在她这里,一点可信度都没有。

  “你……”训斥的话滚到舌尖,却又被贺昕用力地吞了回去。他咽下一口气,转过头来闭上眼稍作调整,再抬眼时,表情已经柔和了不少,“我没骗你。坐过来,我们谈谈。”尤成汉的那番话,让贺昕觉得或许真的应该注意一下自己的做法了。

  “谈什么,你肯定是在骗人。”

  “我说,我没有骗你。”

  “不可能,你之前说过,如果我敢偷偷跑出你的视线范围,就一定不会放过我的。”她刚才可是明目张胆地从他眼前跑掉了。

  思至此,徐茵茵不禁第一万次后悔,逃掉之后为什么不直接离开呢,竟然还傻得想要回办公室拿包包,结果一回来,就被秘书小姐扣住了。不过她也不是傻瓜,已经用电话向大哥求救,所以现在她要做的就是尽量拖延时间,等大哥来救她。

  “既然知道,你为什么还要跑?”

  “我早就应该跑了。”只是因为太胆小,所以始终鼓不起勇气,“反正我是绝对不会跑过去让你教训的,而且你也不要过来啊,我有武器,你要是再敢强迫我,我一定会用它狠狠地敲你的头!”说着,还做了个敲的姿势,“狠狠的!”

  贺昕愣怔地瞧着她,有些生气又有些无奈。或许尤成汉说得没错,一味地专权强制,根本绑不住徐茵茵,“好,那你就站在那里,拿着你的武器,听我说。”

  他的妥协令徐茵茵一愣,不过很快就又警惕起来,“你要说什么?”

  “我先问你,是不是仍然坚持要离婚?”

  坚持吗?是坚持的,但是当初一心要离婚的初衷却已经变得模糊,贺昕娶自己的理由都变得不再重要,现在的徐茵茵只是为了离婚而离婚。她始终呕着一口气,不想让贺昕一直摆布自己,可她并没有搞清楚,自己内心深处究竟是不是决定要离开贺昕。

  只停顿了几秒,她便给出答案,“当然了,我都说过很多次了……”

  贺昕忍不住抬手打断她,眉宇间是难掩的不耐。离婚这两个字,他并不想再从徐茵茵的嘴里听到,“你不用再说一次。”暗自匀了匀气之后,才再度开口,“看样子,我们两个人的想法都没有改变。到目前为止,我仍是不想离婚。”

  那他们还有什么好谈的啊?

  徐茵茵刚想说话,却听到贺昕又说:“不过我决定要退一步。”

  “退一步?”眨眨眼,“怎么退?”

  怎么退?完全是临时起意的贺昕思考了几秒钟,才又开口,“再给我两个月的时间。”

  “两个月?”徐茵茵就像是个复读机。

  “如果两个月之后,你还是没有怀孕,那我们就离婚。”

  徐茵茵放下了手里举着的球杆,看起来有些糊涂,“这个条件看起来也很不公平啊。”他们明明早就可以离婚的,是他撒谎使诈才把她从家里拐了出来,接着不但没收她的手机,还每天二十四小时地盯着她,不许她向家里求救,更不许她去医院做检查。

  但是现在她已经向大哥求救了,所以还有什么好怕的,徐茵茵仿佛有了些底气,轻轻抬了抬下巴,“所以我为什么要答应你?”

  贺昕身子一斜,优雅地倚靠在沙发扶手上,比女人还要纤长的睫毛下,一双黑晶石般的眼阵中有寒光轻闪,“因为你要是不答应,那么我就按以前的方法来办。”他轻笑的表情,比之前的面无表情更让人恐惧,“而且我敢保证,不出一个月,你就会怀孕。”

  好吧,这才像是他做的事,“照你这样说,反正我都会怀孕,反正我都没办法离婚,那这算什么让步啊。”

  她倒是变聪明了,贺昕滑开目光,有些漫不经心地摆弄着指间的领带,边想边说:“如果你答应,这两个月里,我不会强迫你上床,就算上了床,是否要做措施我也会询问你的意见,而且只要你乖乖管住嘴巴,我也不会干涉你回娘家。两个月后,你要是没怀孕,我们就去办手续。”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