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叶生不见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5 页

 

  一想到这些,徐茵茵的畏惧又变成了愤怒,方才那双并不敢握住门把的小手,用力地攥在一起。

  她前一刻的妥协,令贺昕脸上的戾气稍退,“开会和你并不冲突。”

  “那你现在在做什么,讨论财务问题吗?”

  “如果你有乖乖喝药,现在所有的财务问题都已经说完了。”

  这个男人总是有道理可讲!徐茵茵气结,忍不住转身拉开门,她才不怕他。

  泄愤般的大力,令那扇对开的玻璃门在她离开后还在惯性下开开阖阖。整个会议室都陷入了死一般的寂静,所有人都在看着那扇门,没人敢去看贺昕的脸色。

  一分钟后,他沉声开口,“散会。”

  会议室的门再度被用力推开,贺昕脸色阴沉地走出来,身后尾随着那架亮红色的遥控飞机。他摸出口袋里的手机,俐落地按下了办公室的电话,接通的瞬间便劈头问道:“她回去了没有?”

  电话那头的何玥在心里头嘀咕了一句谁,不过并没有傻得问出口,而是很快就自行悟出了答案,“徐小姐还没有回来。”朝办公室和电梯口分别看了眼,她才给出答案。

  “打电话给一楼柜台和门口警卫,让他们看紧了,不许放徐茵茵出去。”贺昕站在电梯前,用力按向上楼按钮,“如果她先回了办公室,你知道该怎么做。”他拧着眉,忍不住又按了几下,满脸毛躁,“另外,她是贺太太,不是什么徐小姐。”说完便挂断了电话。

  何玥擦了擦头上的冷汗,立刻跑到电梯前等着。几分钟后,电梯门滑开,一脸恼意的徐茵茵正站在电梯里。

  与此同时,贺昕还在十楼的电梯外,瞪着电子显示幕上不断跑动的数字运气。数字停在十三上,几秒后,缓缓变成了十四。

  该死!在心底低咒了一句。他到底在干什么,徐茵茵想要离婚,那就随她去好了!反正现在的她既不乖又不可爱,只会一味地惹自己生气,所以还有什么好坚持的。不论这段婚姻的主动权在谁手里,他要的只是舒心、闲适,既然徐茵茵不能给他这种感觉,那就应该滚得远一点。可是……贺昕用力地攥紧手机,可是他想要她。

  不管她是乖巧还是叛逆,只要她还是她、她还是徐茵茵,贺昕就不想放手。

  手心里的手机一震,他连忙接起来,“她回来了?”

  “阿昕,是我啦。”尤成汉的声音。

  贺昕啧了一声,“有什么事一会再说。”

  “欸欸欸,不要挂!”

  口吻里的不耐都要溢了出来,“干什么?”

  “你朝左上方看。”与他相反,尤成汉的声音里带着笑。

  贺昕下意识地瞥去一眼,稳稳停在半空中的遥控飞机正在眼前,袖珍的螺旋桨飞速地旋转,发出细小的嗡嗡声。他敏锐地发现,在飞机的前端安装了针孔摄影机。

  明白过来的瞬间,手机那边的尤成汉也轻轻笑开,透过摄影镜头和他打了声招呼,“嗨。”他的冷静超出了尤成汉的预期。

  “变态。”只骂了这么一句,贺昕便收回目光,可飞机上的数位摄影机让他脸色更黑。

  “这怎么能叫变态呢。”尤成汉不太高兴地辩驳,“老子曾经曰过,不出户,知天下,说的就是我。”

  “没空和你废话,挂了。”

  “除了废话,我还有重要的事和你说呢。”

  贺昕把手机从耳边拿开,“没空听。”

  “有关茵茵的,也没空听?”

  重新将手机贴上侧脸,“你又要搞什么鬼?”

  “还需要我搞鬼吗。”尤成汉啧啧叹息,“你现在已经一团糟了。”

  很显然,会议室的争吵,尤成汉全部都看到了,“你……”

  “所以我只是想帮你而已。”

  电梯终于停在十四楼,贺昕大步走出去,遥控飞机也跟了进来,“你能帮我什么?!”口吻嫌弃。

  “能帮你什么。”尤成汉夸张地笑了几下,“拜托,我泡过的妞比你集邮册里的邮票还多。”

  “不要拿你的那些女人来和我的邮票作比较。”贺昕立刻黑脸。

  “好吧、好吧,那我们拿你的女人和你的邮票来比,这样总可以了吧?”

  贺昕无言。

  “你是集邮的行家,当然知道这是一件多么考验耐心的事情,就那么一张小小的纸片,连怎么插进册子里都有一大堆的规矩。稍有差池,哪怕只是力度重了那么一点点,就会把一张价值连城的邮票变成垃圾。”抱怨够了后,他终于说到重点,“女人呢,也是一样。”

  贺昕举着手机穿过办公区,朝自己的办公室走去。

  “你春风化雨,她们就是天使;你疾风暴雨,她们就是恶魔。”

  办公室外的何玥瞧见贺昕后,立刻站了起来。贺昕的目光从她身上滑开,看向守在门口到两个男职员,看样子何秘书一个人搞不定徐茵茵,所以拉来两个职员帮忙。

  用手势示意他们离开后,贺昕缓步走到门外,看到里面的女人正站在小型高尔夫球场旁,毫无章法地乱打。

  手机那头的尤成汉还是在对他作情感辅导,“欲速则不达,这个道理,我想你应该明白。就像你不希望毁掉一张宝贝邮票一样,如果不想失去茵茵,你最好换个方式留住她。”贺昕默不作声地看着办公室里的徐茵茵。他想失去她吗?不,一点都不想。

  透过电子银幕,尤成汉啧啧称叹地欣赏着他的侧脸线条。突出的眉骨、纤长的睫毛、挺拔的鼻梁,不得不承认,自己这个挑剔又难搞的好友确实拥有一副好皮囊。不同于他的性感、徐初阳的温厚,还有罗格的儒雅,他的俊美十分纯粹,就算抛开身材与气质不谈,那张脸还是无可挑剔。不管他站在哪里,都完美得像幅画。

  这时,画中的王子忽然看过来,那双漂亮的眸,透过摄影镜头对上尤成汉的眼。

  “听到我说的了?”他扭动操控杆,让飞机飞得低了些,猖狂地飞到贺昕的眼前,“所以说呢,你……”话音未落,就见贺昕对着镜头忽然出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