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叶生不见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4 页

 

  与此同时,总监办公室,九楼的工作画面此刻正通过遥控飞机上的摄影镜头,出现在一台电脑的萤幕上。

  尤成汉懒洋洋地赖在转椅里,一双桃花眼饶有兴趣地盯着电脑瞧,握着操控杆的手不停转动,熟练地控制着飞机。

  飞机穿过异常忙碌的办公区,来到会议室外。他凝神看了一会,确定原来是贺昕正在主持公司这一季度的财政会议。大萤幕右下,有个人正站在讲台后做报告。贺昕坐在会议桌最前面,优雅从容地翘着二郎腿,慢悠悠地晃动着转椅,资料被他摊放在膝盖上,但他的眼睛却看着别处。

  尤成汉扭动了一下操控杆,遥控飞机在会议室外绕了一圈,透过另一面玻璃墙,发现了贺昕正在看的人。

  “嘿,有意思。”尤成汉嘀咕了一句,腾出一只手拨了九楼主管的电话,“是我。打开会议室的门。动作轻一点,把我的飞机放进去。”

  “0.K.”

  好,这下也可以听到声音了,尤成汉挂断电话,开始看热闹。财务工作汇报仍在继续。五分钟后,汇报结束,贺昕终于收回目光,合上了资料站起身,他走到讲台后,开始进行总结。当那清冷低沉的男性嗓音在室内飘起的时候,所有人的注意力就都被俘虏了。

  看似一直走神的贺昕,神色自若地站在台后,侃侃而谈,字字铿锵,准确指出报告漏洞的同时,又游刃有余地提出自己的意见,逻辑清晰缜密,每一句话都说得无懈可击。

  没有人能够把目光从他身上挪开,贺昕无疑是个拥有强大吸引力的男人,不论是他俊朗完美的外形,还是他的聪明,全都让人无法抗拒。所以会议上的每个人,都在认真地盯着他瞧,除了角落里的某人除外。

  在所有人的注视中,贺昕回头看了眼萤幕上的幻灯片,不疾不徐地说:“至于战略型资本运营和价值型股权管理……”一面说一面转过头,然后忽然就没了下文。他似乎是看到了什么,眉心一紧。

  “喂,我都看到了。”

  看到了,看到什么了?简简单单的一句话,立刻令会议室的气氛变得紧张,大部分人都变了脸色。端坐在会议桌旁的两行人,穿鞋子的穿鞋子、收手机的收手机,所有的违规行为全部以雷霆之势消失了。

  不过贺昕似乎还是不满意,俊脸上的阴云更浓了,“不准吐,听到没有。”黑眸一睦,像是警告,“吞下去。”

  这是新的财务指示吗?不准吐、吞下去,这算是什么金句啊?

  忽然,会议室的角落里飘出唔唔的呻/吟,大家不由自主地循声望去,顿时明白了贺昕话中的意思。只见原本被安置在那里的小女人站起身来,抿着嘴、鼓着脸,满脸痛苦地摇头。

  贺昕抬手指向她,声音稍高了些,“我让你吞下去,不准……徐茵茵!”

  她抓起会议桌上的一个杯子,将嘴里的那口药汁吐了进去,杯子的主人看傻了眼。“不行、不行,实在太苦了……”徐茵茵又对着杯子啐了几下,可无论如何也除不掉满嘴的苦涩。她抬起头,对着会议室另一头的贺昕抱怨,“这么苦又这么多,要喝掉一整碗根本就不可能嘛。”

  刚刚在贺昕的监视下,她硬着头皮才喝掉大半碗。可当他开始会议总结时,徐茵茵实在受不了了,虽然只剩下一口,可那口药汁漾在嘴里,却怎么都咽不下。听她抱怨完,其他人又转过头,看向贺昕。

  “说谎。”

  徐茵茵呋了一声,“不信你尝尝看。”

  “那是专门配给你的。”他才不会尝,每次徐茵茵喝的时候,贺昕光是闻到那又苦又涩的味道,就已经恶心得不行了。

  “那我也不要喝。”

  贺昕唇角一勾,明显是不信,“你每天都这样说。”但却从没坚持到底过。

  “这次我是认真的。”

  “难道你昨天不够认真?”

  “我每天都很认真!”徐茵茵不由得跳脚,“只是你……”

  “我怎么样?”

  只是你每天都在用各种下流手段来逼我喝这所谓的补药!徐茵茵涨红了脸,“你……”

  她没有把话说完,气呼呼地将空药碗随手一放,“你……你还要不要好好开会,学长付你薪水,就是让你在工作时间处理私人问题的吗,拜托有点职业操守好不好。”

  贺昕脸色一沉,“你好像很为他不值?!”

  冷寒的戾气在眼眸中心凝聚成漩涡,即使是相隔了一张长长的办公桌,可徐茵茵还是从他身上感觉到了熟悉的怒气。徐茵茵本能地畏惧,声音顿时低了三分,“我没有这样说。”她眼珠一转,立刻转过身去,“算了,懒得和你吵,我……”

  “徐茵茵。”她的手落在门把手上,贺昕眯了眯眼,“你忘记自己和我保证过什么了吗?”

  第5章(2)

  保证,她才没有保证过什么!贝齿紧压着下唇,就算有,那也是迫于无奈。贺昕太无耻,自己也太没用,竟然在床上、在最神智不清的时候,答应了那样过分的要求,什么叫在怀孕前不准离开他的视线范围,凭什么!再说她根本就不想怀孕。

  贺昕的专制激发了徐茵茵的叛逆,虽然多数情况下,她都不敢违抗,可离婚的欲/望却是越来越强烈。

  徐茵茵咬了咬牙,伸手拉开门。

  清冷低沉的男声轻轻飘过来,像是一双无形的手,拉住她的脚踩,“不许离开。”

  “腿长在我身上。”厚厚的玻璃门被拉开了一条缝隙。

  “你敢!”

  “我……”粉嫩的指尖已经触碰到了冰冷的金属把手,片刻后,才刚错开的门缝又重新闭阖。徐茵茵泄气般地转过身,愤怒至极,“可是你在开会啊。难道一定要让我真的二十四小时都不离开你的视线吗。”

  她好气,气贺昕的专制,更气自己的胆小。过分,真是太过分了!这个恶劣的男人,不仅限制她的人身自由,还要逼她去喝那些有助于怀孕的滋补中药。贺昕说得很清楚,他想让她怀孕。徐茵茵简直不敢相信,为了不离婚、为了可以一直名正言顺地占有她的身体,贺昕居然可以做到这一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