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叶生不见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3 页

 

  贺昕没有回答她,而是转身离开。

  这一路的风驰电掣,把徐茵茵的怒火都晃没了,她思索了一下,恍然大悟道:“啊,你是落下什么东西忘记拿了吧,那你可以叫我在车里等嘛。”何必费事把她抱上来呢。一面念叨着一面跟着贺昕来到两人的卧室,她站在门边看了看,还是觉得离他远一点比较安全,“唔,我去楼下等你好了。”

  没等她走到电梯处,贺昕就折回来了。他很快就走到徐茵茵身边,一手提着一包东西,一手攥住徐茵茵的皓腕,朝小客厅走去。

  “喂,你这又是要去哪?”腕上的力道,令徐茵茵有些惊慌,“我们要下楼去医院了啊。”

  “我说过,你没必要去医院。”头也不回地将她拉回小客厅,毫不留情地甩到壁炉前。

  “我觉得很有必要,只有做过检查,你才肯相信我没有怀孕。”

  贺昕置若罔闻,走到壁炉旁在弄着什么。

  “你该不会是反悔了吧?!”没得到回应的徐茵茵一面揉着手腕,一面担心地走上前,“你刚刚都和我爸妈保证过了,只要没有怀孕,我们就离婚,都已经讲好就不能反悔了。虽然我不知道你到底在打什么主意,但我劝你趁早放弃,因为我很清楚自己没有怀孕,只要检查结果……呃,你干什么?”

  贺昕从包包里抓出几盒东西丢到壁炉里去。

  徐茵茵忍不住好奇走上前,然后瞬间瞪圆了眼。保险套,零散的与整盒的,全部都被他丢进壁炉。在她从惊讶中抽身前,贺昕又从包包里抓出来几个瓶装的药盒,拧开盖子后,把药片哗啦啦地也倒进去。

  徐茵茵捡起药盒一瞧,是避孕药,“你这是……要做什么?”徐茵茵有些慌张。

  “看不出来吗,都烧掉。”最后,将几根买来备用的验孕棒也丢了进去。

  “为什么要把这些东西都烧掉啊?”

  顺手将清空的袋子丢到一边,贺昕拍了拍手,看向她,“徐茵茵,经过最近的事情,我还以为你变得聪明点了。”缓步走到壁炉侧面,一只手轻搭在书架上,掌侧便是启动壁炉的按钮,闲适优雅的动作却并不能柔化他的表情,幽冷的黑眸锁住徐茵茵茫然的小脸,“一定要让我解释得那么清楚?”

  按下按钮,身侧的壁炉倏地钻出了火焰来。

  徐茵茵被吓了一跳,看看壁炉,又看看贺昕,下意识地后退。

  “不准跑。”

  眸子一紧,迸出的威胁令徐茵茵下意识停下来,她觉得有些怕。最近的贺昕变得好奇怪,以前他高傲冷漠,眉梢眼角总是堆着挑剔和讽刺,虽不易接近,却不会让徐茵茵觉得畏惧。可现在的他,那看似平静,总是面无表情的俊脸上,却总是有令人心慌的森寒闪过。

  他已经在朝她走过来了,徐茵茵紧张得后退,身侧的炉火将她的脸烘出了一层汗,“根本就没什么好解释的吧。我们已经说得很清楚了,只要我没怀孕……”

  “没有怀孕又怎样?”

  这是什么意思?徐茵茵似乎察觉到了什么,下意识地驻足。抬头的瞬间,却见贺昕已经在自己眼前站定。

  “我现在就可以让你怀孕。”

  直到那一刻,徐茵茵才领悟到,自己被骗了!

  第5章(1)

  温柔明丽的太阳雨终于停了下来。艳阳依旧高照,窗上的水渍很快就被细风吹干,除去公路上残留的水洼外,没人看得出刚刚才下过一场小雨。失去了雨水的阻挡,越发刺眼明烈的阳光全部被隔绝在窗帘外面。充满暖色调的小客厅里,不合时宜的炉火烧得正旺。

  热,真的好热。胶着在一起难舍难分的两个人,虽然不着寸缕,却依旧大汗淋漓。

  ……

  疲惫带走了羞赧,徐茵茵抬起汗湿的眼睫,发现对方也在看着自己。他的眸幽黑如深夜,晃动的炉火跳跃在瞳仁中央,却匀不出丝毫热度。

  两人对视了几秒,贺昕压下来,“徐茵茵。”口吻有些咬牙切齿,他又恨又无奈,“如果可以的话,我真想把你也丢到壁炉里烧掉。”

  “烧、烧掉?”理智与心神显然没有接轨的徐茵茵有些伤心,却还是没有忘掉一直心心念念的那件事,“不用这么麻烦,只要离了婚,你就不用再见到我了。”既然已经讨厌到想把她丢进壁炉了,那为什么一直不同意离婚呢?

  贺昕忽然闭上眼,挫败又愤怒地沉吟,徐茵茵有些被吓到。

  眼眸再度睁开的同时,有力的掌也从下向上袭过来,掌心抵着她的尖下巴,修长的手指几乎包住了她的半张脸,强大的力量从他的指尖灌入脸颊,传来难忍的酸痛。他的声音又沉又重,咬牙切齿,恶狠狠地令人颤栗,“不准再说那两个字。”

  他没有咆哮,可是徐茵茵知道他发火了。之前不管有多气,他在徐茵茵面前,总是从容的、闲适的,甚至是有些恶毒的,总是能够用最轻、最软的字句直戳对方的痛处。可是现在,贺昕终于被徐茵茵激怒了。离婚这两个字,就是点燃他的导火线,令他所有的伪装全线崩溃。

  脸颊被捏着,她只能哼吟,却说不出话来。

  “我不准你再说,听到没有,我不准。”

  “唔唔……”徐茵茵皱着脸,眼泪都痛出来了。

  贺昕气得眸子发红,吼间滚出粗重的灼热喘息,掌间柔软的触感令他的手腕有些抖。徐茵茵痛得扭来扭去,这个男人要把她的脸捏碎了!恐惧缠住心脏,无助的手附上他骨节清晰的手背,拉又拉不开,只能胡乱地点头,嗯嗯嗯地叫个不停。

  见她点了头,贺昕终于松开了手。

  ……

  叮的一声响,电梯停在了九楼。

  光滑如镜的电梯门向两侧滑开,一台亮红色的遥控飞机慢悠悠地晃了出来。工作人员似乎已经对这位访客十分熟悉,对它在办公区自由穿梭的行为完全视而不见,全都埋头工作,甚至比它出现前还要认真。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