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叶生不见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1 页

 

  气氛简直尴尬到了极限,徐茵茵的脸早就红透了,根本都不敢去看大家的表情。

  可偏偏贺昕还不肯放过她,轻易地拨开她的小手,然后一脸认真地说:“我没有胡说,难道你忘记了吗,那晚我们并没有做任何安全措施。你知道的,我一直很小心,要不是那天你主动勾……”嘴巴又被一双恼羞成怒的小手给捂住了。

  “还说!”啊啊啊,在爸妈与大哥面前说这种事情,真是太丢人了!

  贺昕没有再拨开她的手,虽然嘴巴被捂住,可一双迷人的眼眸里却迸出恶劣的愉悦。这下徐茵茵更肯定了,他是故意的,他就是故意要让自己难堪!羞愤至极的她不由得更用力地去捏那张俊美无俦的脸,“你要是再胡说,我就、我就……”

  黑眸半弯,隐在阵底的光芒微闪,像嘲笑,又像是警告。

  徐茵茵下意识地没有说完。

  倒是庄云眉,似乎有些看不惯他们扭在一起吵,忍不住又咳了几下,拧眉训斥:“茵茵,不要闹了,回去坐好。”

  “可是,妈……”妈妈警示的一眼,令徐茵茵吞回反抗,心不甘、情不愿地放开了贺昕。

  贺昕动作舒缓地整理了一下西装,幽深的目光却始终追随着她,修长的指无意识着摩挲着伤口未愈的唇角,因为被她用力地按过,现在又开始隐隐作痛。

  似乎察觉到他的注视,徐茵茵坐回到地毯上后,忍不住朝他看了眼,正巧猫见他正用手指在抚摸唇角。那轻轻抚唇的动作,令徐茵茵的脸更红了。

  起居室里恢复了静默,庄云眉脸上的尴尬逐渐被凝重取代,她反覆端详着女儿与女婿,不知该如何发问。

  片刻之后,始终安安静静地窝在一旁看书的一家之主,终于合上厚厚的书本,慢吞吞地取下眼镜,看向贺昕,“怀孕这种事,不可以随便拿来开玩笑。”

  “爸,我没有开玩笑。所以我才说,茵茵有可能怀孕了。”

  “什么叫可能,没有怀孕就是没有怀孕,哪里有可能这一说。你根本就是在乱讲……”

  贺昕目光一滑,看向红着脸争辩的徐茵茵,“那晚的事,也是我随便乱讲的?”

  猛然哽住,徐茵茵紧咬着下唇,不知道该怎么回答。

  见她语塞,贺昕趁机道:“所以我有理由怀疑你已经怀了孕。”

  始终沉默的庄云眉一脸严肃地看向女儿,首次发问:“他说的是真的?”

  “我、我……”大哥与老爸都朝她这边看过来了,她该怎么回答?说是假的?可那明明是撒谎,那晚她确实主动地勾引了贺昕,而他们也确实没有做任何安全措施,不过她要怎么承认这种事嘛。徐茵茵不想撒谎,却又羞于承认。

  纠结了好一会后,她捂着脸头痛地沉吟,然后又猛地甩开手,“这也不能证明我怀孕了呀!”说完之后小脸一白,后知后觉地反应过来,自己已经间接地承认了贺昕的说法。

  她的回答,令佯作淡定的庄云眉忽然觉得血气上涌,眼前发昏,身子微微一晃,藉着丈夫的安抚才稍稍冷静下来。镇静片刻之后,她再度睁开眼,先是瞪了徐茵茵一眼,然后看向贺昕,“茵茵现在并没有任何妊娠反应,所以说……”

  “受孕过后,如果不刻意留意,那么大多数孕妇最快也要在三十到四十天后才有反应。”那天将徐茵茵送回家后,贺昕一直在寻找可以把她接回来的正当理由。搜肠刮肚想了几天后,他才找到怀孕道个绝佳的借口,并且在之后作足了功课,提前已经想好了所有的说辞。

  所以不管徐家人怎样问,他都有自信对答如流,“所以说没有反应,并不代表没有怀孕。”

  “即使是这样,如果茵茵下定决心要离婚,怀孕也并不能改变什么。”庄云眉口是心非地说。在得知女儿很可能怀孕之后,她的决定也开始摇摆不定了,不过即便如此,她也不希望贺昕太得意,以为这样就可以挟制住谁。

  “那么离婚之后呢?”贺昕提出最关键的问题,直戳庄云眉的痛处,“茵茵就再也不结婚了吗?”

  又是一阵难捱的静默。

  “你以为我的女儿离开你,就再也嫁不出去了?”

  “不,我只是不认为她还会嫁得更好。”

  庄云眉不再说话了。贺昕强大的自信令她不悦、愤怒,却无言以对,因为他说得没错,一个单身妈妈的处境,要比一个离了婚的单身女人还要艰难。

  贺昕直接将大家的静默当成了默许,一抹得意浮上俊脸,“所以在确认她是否怀孕前,我们不会离婚。”

  徐茵茵终于忍不住又站了起来,“你不能这样!”现在相比于离婚,她更气的是贺昕居然给她扣上了怀孕这顶帽子,还在大家面前提到了那一晚的事,让她的脸都丢尽了。所以绝对不能让贺昕的诡计得逞,离婚,一定要离婚!

  贺昕抬头看着她,“我是为你负责,也是为孩子负责。”

  “根本没有什么孩子!”

  “有没有孩子,检查过后才能下结论。”

  “你……”徐茵茵一咬牙,转而看向妈妈,“妈,你不会听他胡说的,对不对?”

  庄云眉犹豫了一下,刚要开口,却听到始终坐在一旁保持沉默的徐则礼忽然再度开口,“不要吵了。”平素温和宽厚的男声里,夹杂了几分难得的厚重与低沉。

  徐茵茵不甘心地闭上嘴,看向爸爸的目光里满是期待。贺昕、庄云眉也看过去,连一直低头切苹果的徐初阳,也抬起了头。徐则礼浸泡在大家的视线中,气质秀雅、容貌清俊,鬓间微微染上的白色,为他的英俊平添了几分成熟稳重,“茵茵,和贺昕回去。”

  “爸!”徐茵茵不敢相信地尖叫。

  “老徐,你这是……”连庄云眉也讶异地开口。

  第4章(2)

  “都不要再说了。”徐则礼拎着手稿从沙发上起身,那双皱纹微显的黑眸,无声无息地锁住贺昕。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