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叶生不见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1章(1)

  凌晨中的巴黎,夜色半退,显得那么宁静,夜深人静。

  高楼林立、街道宽阔的第十三区尚未苏醒,清淡的晨雾包围了大街小巷,从不远处的义大利广场,到呈星状放射出的六条大道,一切都显得灰蒙蒙的。

  咖啡机的提示音拉回了徐初阳一直黏在窗外的视线,他给自己倒了一杯浓浓的咖啡,精致的白瓷杯上飘出晨雾般的热气。

  倒满一杯后,徐初阳又回到了客厅。

  一切都和他进到厨房煮咖啡之前一样,徐茵茵还在机械地往烤焦的吐司上抹花生酱,而摆在餐桌上的手机也依然安安静静地躺在桌角。徐初阳在她对面坐下,目光自徐茵茵和手机之间一荡,轻啄了一口热烫的咖啡后,才开口,“茵茵。”

  “嗯?”心不在焉的眼还黏在那萤幕朝下放的手机上。

  “太多了。”

  “什么?”呆呆地挪回视线,手下的动作也停了。

  徐初阳淡笑不语,直接伸手将她指间的餐刀抽出来。徐茵茵一惊,垂眼一看才发现自己几乎把半罐花生酱都抹到了一片吐司上,轻咒了一声糟糕后,便无精打采地将厚厚的吐司放回到盘子里,小巧圆润的肩膀十分泄气地垂下来。

  “在等谁的电话吗?”

  徐茵茵有些不甘心地再看了眼桌角的手机,违心地说:“没有。”

  “嗯?”

  轻轻巧巧地一字反问,就击溃了某人的伪装,“哥……那个,贺昕有联络你吗?”徐茵茵抬头。

  虽然没有直接承认,可不管是问出口的话,还是充斥在那清丽眼眸中的不安,都已经明确地告诉徐初阳,自家小妹是在等贺昕的电话。他神色如常地点点头。

  “什么时候?”徐茵茵立刻眼睛一亮。

  “两天前。”

  “他说了什么?”

  这样的对话,在这几天里已经重复了无数次。而两天前那条简讯的内容,他也不只一次地说给徐茵茵听了,可她还是要问。徐初阳满脸的无奈,好脾气地再次重复,“他问我知不知道你在哪里,我没有回复。”

  “唔……”轻咬了下红唇,不死心地又问:“昨天呢,昨天他有联络你吗?”

  徐初阳摇摇头。

  轻垂的眼睫遮住了徐茵茵光芒惨澹的眸子,“哦,这样啊……”也就是说,从昨天到现在的十几个小时里,贺昕既没有联络她,也没有联络大哥。除了两天前那通被自己挂掉的电话和不痛不痒的两条简讯外,他什么消息也没有。

  在我发火前,你最好自己回来。他在简讯里这样说。到了这种时候,居然还这么高高在上,徐茵茵当然没有回,之后就再也没接到他的简讯。不过老爸的简讯倒是接到了一条,问她这周末要不要回家吃饭,看来贺昕也没有把这件事告诉爸妈。

  不过这样子真的正常吗?今天是她来到巴黎的第四天,再加上浪费在飞机上的那二十个小时,徐茵茵整整消失了将近五天,可是贺昕,她新婚才半年多的丈夫居然冷静得不像话。想想也是好笑,因为怕他误会自己遭遇不测,徐茵茵还特意留了字条,没有说出走的原因、没有说去哪,就是为了傻乎乎地强调一下自己离家出走的事实。

  可他真的在乎吗?现在看来,何止是出走前留字条的行为可笑,她绞尽脑汁所想出来的大计划,根本从头到尾都是个笑话!其实根本不用费尽心思地从他身边逃走,只要开门见山地说自己想要离婚就好了,反正他也不在乎,所以肯定会同意。

  “茵茵?”徐初阳第三次开口。

  “啊?”她终于回神了。

  “你又出神了,在想什么?”

  徐茵茵没有隐瞒,将自己刚刚所想到的统统说给大哥听。她本来是期待大哥可以和自己一起讨伐贺昕的,可没想到徐初阳却没有立刻搭话,反而是静静地盯着她瞧。

  在那极具标志性的招牌笑容下,难以忽视的凝重感在悄然涌动,“茵茵,我想,还是要再问你一次比较好。”

  她没有说话,乖乖地等待大哥发问,黑润水灵的眼中满是心虚。

  “你和阿昕真的是假结婚吗?”

  几个星期前,他接到了一通电话,是徐茵茵,她哭着求自己帮她。在徐初阳的追问下,徐茵茵不得不对大哥坦白,原来她和贺昕的婚姻其实只是一场交易而已,因为不想再继续被逼相亲、不想在父母的安排下嫁给陌生人,所以徐茵茵才会拜托贺昕和自己假结婚。

  “当然是真的。”徐茵茵点点头,“要不然,正常的丈夫怎么会在妻子消失这么多天后还不闻不问。”

  连她自己都没有发觉自己口吻中的埋怨。徐初阳若有所思地望着她,并没有评价好友的绝情行为,而是紧接着就抛出了第二个问题,“可现在,你不想再继续这个婚姻了?”

  徐茵茵还是给了他肯定的回答。

  “理由?”这是他第二次问。

  “我们……我们两个人的差别太大,没办法生活在一起。”

  徐茵茵匀了匀气,将已经烂熟于心的台词再度搬出来,虽然向大哥坦白了假结婚的事,可对于离婚的真正理由,她却不能说出口。虽然大哥看起来总是笑咪咪的,很好说话,可如果被他知道贺昕曾经说过那样的话,那么他们两个肯定连朋友都没得做了。徐茵茵不想把事情闹得难以收拾,她只是想要离婚而已。

  “那当初为什么要选择和他假结婚?”其实到现在,徐初阳还是有很多事没有搞明白。最开始知道这件事时,正在巴黎处理分店事宜的他本想立即飞回台湾,可没想到徐茵茵却拦下了他。她说自己正好想暂时离开台湾静静心,所以拜托徐初阳帮忙订一张半个月后飞巴黎的机票,还哀求他不要告诉贺昕。

  来到巴黎后,徐茵茵一直都坐立不安、精神恍惚。她糟糕至极的状态,令徐初阳觉得小妹话中的真实性有待考究,所以他给了徐茵茵几天冷静下来思考的时间,而自己也正好利用这几天来好好观察一下这对契约夫妻。而昨天,在通过调查得知贺昕已经订了最近期的机票打算飞来巴黎后,他觉得是时候找小妹聊聊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