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分床五年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五年后

  马瑞森一向不看影剧新闻,除非是和屠筱晴有关的,而这一会拿在他手中的报纸,已经快要被他给揉成一团了,他知道报纸上的消息真实性通常都不高,但是这一则专访……

  屠筱晴要退出演艺圈了在她的事业如日中天的时候

  今年才二十八岁的屠筱晴在访问中表示已有倦勤之感,再加上五年的经纪约已快要到期,而她当年之所以会选择进入演艺圈,是因为要用签约金来偿还父亲的债务,而今她名、利都有了,所以她想要选择另一条路走,一条平凡的路。

  他虽然不想承认,但看完报导后,有好长一段时间他觉得脑中一片空白。

  而后他的脑海中又浮现那一年很甜蜜、很单纯的夫妻生活,虽然丈母娘和他们一起住,但他们总是能偷到属于两人的幸福时光。

  四目相交温馨的瞬间、十指紧扣的甜蜜、一句温暖的关怀,就能让他们开心许久。

  当初她在化妆品专柜站柜,他在朋友的咖啡店里打工,两人因为她来买三明治和咖啡而结识,以外表而论,他们真的是天造地设的一对。

  第二次她再来买三明治和咖啡时,他就开口约她去看电影了,她考虑了三分钟,确定了他的诚意与真心,终于点头答应。

  接着他们开始谈恋爱,感情稳定后,他很快跟她求婚,她也答应了,于是两人公证结婚,婚后他不想让她单亲的母亲担心,于是搬去与她和丈母娘同住。

  他从来没有见过她的父亲,可是她父亲的债务却莫名落到她身上,她不得不扛起来……

  难道这就是五年前她坚决要离婚的真正原因?

  他误以为她是一个爱慕虚荣的女人,没想到她是有不得已的苦衷,所以一直以来都是他错怪她了?思及此,他突然觉得自己这五年来的埋怨、痛苦根本都是白挨的。

  火速按了内线电话,马瑞森口气烦躁的把秘书叫进办公室。

  “总裁。”秘书琳达的口气显得有些小心翼翼,总裁一向都很淡定、冷漠,怎么这一会像是家里失火了一般浮躁不安。

  “淡水那个建案,代言人确定了吗?”他急切的问。

  “都交给拍摄的广告公司去处理了。”

  “我要屠筱晴。”马瑞森强势的命令道。

  “总裁,这意思……”琳达不是很明白。

  马氏地产一向是以建案的高品质与完美性来宣传,不怎么在乎是找哪个明星来代言,所以都是拨给信任的广告公司一笔预算,交由他们全权处理。

  “我要找屠筱晴来为淡水的建案代言。”他很明确再次说明,表情居然还浮现一抹兴奋。

  “总裁,屠筱晴是大明星,这预算……”

  “多少钱我都花。”马瑞森豪气的道。

  “但是报上说屠筱晴好像要引退了。”

  “只是好像!”他有点不悦了,瞪着秘书说,“那表示还没有,这可以成为她的引退前的代表作,你认为呢?”

  “是的,总裁。”琳达马上应道,她不过是个区区的小秘书,哪敢反对总裁大人的看法。“我马上去进行。”

  “多少钱都没有关系。”马瑞森微微勾起除了他自己,其他人都无法理解的笑意。

  琳达领命快速离开办公室,可却忍不住边走边想,真奇怪,总裁看起来好像对即将引退的大明星屠筱晴很有兴趣,可是不是传出总裁要和百货千金文美玮订婚吗?

  这究竟是怎么回事啊?

  通常在拍广告之前,屠筱晴都会先了解一下产品,代言人可是要为自己所代言的东西负起法律责任,不能随便乱来,虽然经纪公司会先替她过滤,但是她的个性一向谨慎,所以她也会做做功课,好好研究一下对方的产品,再决定要不要答应接下代言。

  可如今当她看到可能是她引退前最后一支广告的脚本时,马氏地产总裁的名字是马瑞森,她着实吓了好大一跳。

  应该只是同名同姓吧?

  当年是她主动要求离婚,更过分的是她没有勇气亲口告诉马瑞森,还要透过经纪人钱慧转告,所以对于他,她一直感到歉疚,而且老实说,她至今仍放不下对他的感情,现在看到一模一样的名字,让她的心忍不住狠狠一揪。

  为了把状况弄清楚,免得到时有什么尴尬场面,屠筱晴抓起脚本,就冲到经纪公司老板的办公室里。

  一见到金鸡母现身,包圣刚马上从办公椅起身,迎上前去,讨好的笑道:“大美女,你怎么来了?”

  俊帅的包圣刚看起来像是个不学无术的花花公子,但其实很有生意头脑,工作时也是百分之百的投入,而且他对于感情相当执着,一颗心早已放在某个女人身上了。

  他和钱慧直到现在仍不放弃,努力劝屠筱晴打消引退的念头,还开出更优渥的合约,希望她回心转意。

  “我可以不接这个广告吗?”屠筱晴把她收到的拍摄脚本塞到他手中。

  “怎么了吗,是不是有什么问题?”包圣刚不解的问道。

  她不知道该怎么说,她根本无法断定马氏地产的总裁是不是她前夫。

  他见她表情有异,便拉着她的手臂,一起坐到沙发上,耐心温和地道:“这间房地产广告的质感一向很高,很多女明星都乐意接,甚至要用抢的,搞不好等你拍完,建商还会送你一间。”他不是花言巧语的男人,但是他很懂得哄女人。

  屠筱晴只是干笑,没有回应。

  “如果你还是不想接,我也不会勉强你。”包圣刚正色的说,“以你的决定为主。”

  “你认识马瑞森这个人吗?”她突然很严肃的问。

  “没见过面,只知道他在房地产界非常低调,几乎都不露面的。”他虽然交游广阔,但也不可能认识每一个人。

  “你知道他多大年纪吗?”屠筱晴又继续追问。

  “不老吧。”依照包圣刚的了解是这样。

  “不老?”她无法接受这样的回答,在她精致的脸蛋上,露出不太开心的表情。“那是几岁?”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