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 页

 

  尧儿也认出来了,“真的是送荷包的姐姐。”

  姐弟俩面面相觑着,退回爹身边,问道:“爹,送荷包的姐姐怎么会在这里?”

  裴绍谦蹲下身道:“姐姐和爹成亲了,以后就是你们的娘了。”

  “娘……”诗儿睁大眼看着她,像是在看什么稀奇动物。

  尧儿也是,他想起脑海里那张模糊的娘的脸,感到困惑。

  两人从小缺乏母爱,对娘亲二字没有太多的感受。

  第2章(2)

  余孟娴将他们迷惑的表情看在眼里,不由得对孩子们生出母爱。

  在她进来前,小弥帮他打探过消息,她知道一个和离,一个娘亲不尽责,都把孩子丢给裴绍谦,也难怪孩子们对娘亲一知半解。

  “对,我以后就是你们的娘。”

  余孟娴还以为她会听见他们喊她一声娘,不知怎地,她还没生过孩子,就对当娘这件事感到兴奋期待,但孩子们只是怯生生地看着她。

  裴绍谦看孩子们不应声,为她介绍道,“这是姐姐诗儿,今年四岁:这是弟弟尧儿,今年三岁。”

  “小少爷和小小姐平时很怕生,少夫人你可要有点耐心。”阿智好意地说,接着哄着两个小孩道:“小少爷、小小姐,今天是你们的爹跟娘成亲的好日子,你们不能待在这里,我带你们回嬷嬷那里吧。”

  孩子们心不甘情不愿的被阿智牵着走,频频回头看父亲。

  裴绍谦心有不舍,但没开口要他们留下。

  余孟娴看在眼里,感觉自己似乎变成拆散他们亲情的刽子手,再想到长夜漫漫也不知该怎么过,不如……“绍谦,就让诗儿和尧儿留下来吧,我们来玩游戏。”

  当余孟娴提出时,孩子们都欣喜的亮了眼,裴绍谦看孩子开心也点了头,只有阿智错愕的张着嘴,“可是,新婚之夜不应该……”

  “不要让嬷嬷知道就好了。”裴绍谦说完后心虚的垂下头。

  阿智还能怎么办?他将余孟娴吩咐的纸和炭笔拿过来后,便悄悄的退出去,让他们一家子独处。

  “要玩什么?写字吗?”裴绍谦看到她将纸铺在地上,歪着头问道,诗儿和尧儿也纳闷的望着她,心想没有毽子、没有球,有什么好玩的?

  余孟娴拿起炭笔,在白纸上画下迷宫图,一边画一边抬头对裴绍谦道:“玩这个可以培养孩子的耐心和专注力。”

  裴绍谦听不太懂,但他看到她画了好多条路,只有一个出口时,顿时明白怎么玩了。

  小姐弟从没看过这种游戏,争先恐后要玩,父子三人轮流玩,屡屡碰壁,玩了几次才上手,新房内充满着笑声。

  之后,余孟娴又画了井字,让孩子填上圈或叉,当三个圈或叉排成一横排或一直排就算赢,这游戏可以剌激他们的脑力反应,都是很适合幼童的游戏,孩子们也玩得很开心,无形中和她拉近了距离。

  “绍谦,你在画什么?”余孟娴发现丈夫玩到一半,窝到一旁作画起来。

  “娴儿,我要画图送你,你送我荷包,我也要送你礼物。”裴绍谦憨憨笑道,又低下头继续画。

  余孟娴专心看着他作画,看到他一气呵成,行云流水的在纸上画上玫瑰、牡丹等各种花卉,还有蝴蝶、蜻蜓飞舞,画得栩栩如生,宛如花园的景象,他的素描底子真强。

  “好厉害,我好喜欢你的画!”她不禁脱口夸赞道。

  “爹最会画图了!”尧儿乐得举高双手跳着。

  “爹还会写字!”诗儿跟着弟弟一块跳,都为父亲感到骄傲。

  “写字?”余孟娴看裴绍谦仍低着头画画,在他耳边道:“绍谦,写给我看好吗?”

  裴绍谦在纸上写下余孟娴三个字,他的字就和他的人一样俊秀,漂亮得令人惊讶?,却不失阳刚,有一份力道在。

  余孟娴甚少看到男人把字写得那么漂亮又阳刚,夸赞道:“好漂亮的字!”裴绍谦仍没有抬头,更没有说话,余孟娴仔细看,才发现他耳根子红了,脖子也红了,似乎为她的赞美感到不好意思,真是纯情呀。

  “爹有教我们写字,我会写。”

  “我也会!”

  两个孩子也想表现,各自在白纸上写下自己的名字。

  虽然他们把字写得像毛毛虫,但三、四岁的孩子能完整写出自己的名字,余孟娴觉得已经很了不起了。“你们也写得很好。”

  余孟娴赞美着孩子,裴绍谦终于抬起头了,那张羞赧的俊脸可比喝了酒更加酡红美丽,他略微得意地道:“我是爹,不能成天陪孩子玩,也要教孩子才行。”余孟娴笑了,这男人哪里傻了,他学过的东西都深深记在脑子里,他不过是反应慢了点、憨直了点而已。

  “娴儿,你这里沾到炭了。”裴绍谦盯着她的脸道。

  “不会吧?”余孟娴伸手抹了抹脸。

  裴绍谦看她没擦干净,伸手轻柔的帮她擦起,余孟娴直直望入他真诚的眸底,发现他并没有吃她豆腐的意思,倒是她觉得他的手指很烫,让她的脸颊莫名热了起来。

  “好了。”裴绍谦抽回手,这下变成他的手黑了,他捉了衣服擦拭。

  余孟娴伸手摸了摸被他碰过的脸,仍觉得很不好意思。

  “爹,我也要摸摸!”

  “我也要!”

  余孟娴看着孩子讨着摸,噗嗤一笑,裴绍谦则十分公平,用干净的另一手分别摸了摸两人的脸颊。

  之后,余孟娴又教他们玩剪刀石头布的游戏,直到孩子困了上床睡觉。

  也该睡了,余孟娴慢吞吞的脱下大红嫁衣,睡在床榻的最里头,两个孩子睡中间,裴绍谦则睡在最外侧。

  裴绍谦平时都会帮孩子盖被子,也顺手帮她拉好被子。

  “不要着凉了。”他小声叮咛道,然后躺好准备入睡。

  余孟娴因他的小动作而感到心头暖暖的,再看到他连身上的红袍都没脱,想必是因为床上有她感到拘谨,笑着提醒他道:“把外衣脱了睡才舒服。”

  “是。”裴绍谦听话的脱下外袍。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