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7 页

 

  这是怎么回事?为什么变成她嫁给裴绍谦?是因为她替他解围吗?

  余孟娴关在房间里想着这个问题,她并不觉得这比原先的婚配好,嫁给谁对她来说都是受到束缚,都不是她想要的自由恋爱,而且她对裴绍谦只有同情……

  余孟娴一愣,觉得讽剌,原来她心里也是在意他是傻子的,不认为自己会喜欢上那样憨厚单纯、像个男孩的男人。

  唯一确定的只有——她并不讨厌他。

  这段日子里,表面上她虽然顺从嫁人的安排,但心里还是有一丝挣扎,会希望奇迹出现,但太后这一下旨指婚,她就完全死了心,安分的等着嫁人了。

  在太后的安排下,余孟娴和余孟婷在同一日出嫁,太后为余孟娴送上许多聘金聘礼,让余孟娴嫁得风光;余孟婷则想逃婚,硬被逼着上花轿,吕氏泪涟涟的送女儿出嫁,完全没有喜气。

  余孟娴坐了一天的轿子才到礼亲王府,待拜堂仪式结束,被送入新房时,她早已疲惫不堪。

  嫁人了,她心里也没什么踏实感,心底落寞着,女孩子最期待为心爱的男人披上婚纱的这一天就这么过去了……

  “少夫人,少爷进来了。”小弥机灵的改口道。

  余孟娴隔着红盖头听到小弥传话,绞着双手,有点紧张。

  接着,在喜娘的引导下,裴绍谦用喜抨掀了她的红盖头。

  余孟娴抬头迎上那张俊秀漂亮的脸,见他的眼睛睁大,直盯着她看,她发现他的眼睛很漂亮,眼睫毛比女人还长,他像是被灌了酒,白皙的皮肤泛着酡红,看起来十分赏心悦目,这男人就是她的夫婿。

  裴绍谦盯着她一会儿后,锭开傻气的笑,“太好了,真的是你,太后奶奶没骗我。”

  嬷嬷说太后愿意让他娶喜欢的姑娘,但他很怕娶的不是她,前去迎娶时,一直想掀开她的红盖头瞧瞧,但嬷嬷有交代绝对不能失礼,他只能忍着,直到现在看清楚她的脸才松了口气。

  余孟娴脸上闪过错愕。这话的意思是……是他对太后说了什么,太后才下旨改让她嫁给他的吗?

  “为什么是我?那天只不过是替你解围而已,你原本的未婚妻是个嫡女,比我更配得上你。”

  “你比那个凶女人好上太多、太多,我要娶你,才不要娶她……”裴绍谦说完还觉得不好意思,搔了搔头。

  余孟娴看得出来他喜欢她,单单见上一面就想娶她,当时要是别的女人替他解围,他是不是也想娶那女人?

  罢了,都嫁了,在意是不是他让太后下旨指婚有何意义?

  小弥听到他说二小姐是凶女人倒是快意,故意问道:“姑爷,我们小姐也比二小姐长得美呢,你说是不是?”

  裴绍谦傻愣愣的盯着自己的新娘,今天的她上了胭脂,更像仙女了,“是!”他大力点头。

  余孟娴被他直勾勾的目光看得不好意思,白了小弥一眼。

  接下来,喜娘说起吉祥话,让他俩喝了交杯酒。

  待喜娘和丫鬟们离开后,余孟娴终于可以用桌上丰盛的酒菜了,但她并没有胃口吃,只吃几口便搁下筷子。

  今晚是洞房花烛夜,该不会真的要那个……

  余孟娴在前世交过两任男朋友,但不到半年就分了,来不及奔到本垒,今晚她该不会就要……

  或许他不会要她……不,他都生了两个孩子了,哪有不懂的道理。

  此刻,余孟娴可说是表面冷静,内心惊涛骇浪着。

  猝不及防的,一只手朝她伸来,覆上她手背,吓了她一跳,她抽起手,整个人像是炸开毛的猫儿,反应奇大的喊道:“你想做什么!”

  裴绍谦像是怕她生气,一动也不敢动。“不,我只是……只是……”

  他沮丧的垂下头,他只是喜欢她,想亲近她、碰她的手,而且今晚是洞房花烛夜,他知道要洞房,才能成为真正的夫妻。

  余孟娴看着他丧气的无辜模样,才发觉自己太激动了,或许他并没有想对她做什么。

  怎么办,她好像伤了他的心。

  裴绍谦在这时抬头看向她,余孟娴轻抽了口气,心高高的吊着。

  若他真的想圆房,她也不能拒绝……

  裴绍谦睁大一双乌黑清澈的眸看她,看了她好一会儿,将她细微抗拒的表情都收入眼里,然后朝她露出温厚的笑道:“别怕,你是我的娘子,你不喜欢,我不会碰你的。”

  余孟娴一惊,想不到他的心思挺细腻的,看出她的害怕,没逼着她洞房。她心情顿时轻松多了,放下防备,主动对他道:“你可以叫我孟娴。”

  她想,他们还不熟悉,就从认识彼此开始吧。

  裴绍谦看她释放出善意,很是开心的咧嘴笑道:“我叫裴绍谦。”

  余孟娴对他可喊不出夫君,“以后我就叫你绍谦吧。”

  “那我叫你娴儿好了,娴儿、娴儿,真好听。”裴绍谦憨憨的笑着说,重复险了好几遍她的名字。

  没有人叫过她娴儿,连祖母都叫她孟娴,余孟娴总觉得他这么叫着她时,双眼阅着灿光,让她有点难为情。

  “小少爷、小小姐,你们不能进去啊!”

  新房外传来阿智的叫声,裴绍谦马上从床上站起,把房门打开。

  诗儿和尧儿马上冲向他,一人抱着一条腿。

  “爹,诗儿要跟你一块睡!”

  “尧儿也要!”

  两个孩子抬起纯真的小脸望向裴绍谦,他们是裴绍谦一手带大的,平时很黏他,都和他一块睡,今晚却要自个儿睡,好不习惯。

  “这个嘛……该怎么办?”裴绍谦难以抗拒孩子的央求,但嬷嬷有说今晚他要和新媳妇一块睡,不能和孩子睡。

  阿智看到余孟娴,尴尬的喊了声少夫人,然后朝裴绍谦附耳道:“少爷,春宵一刻值千金,我马上把小少爷和小小姐带走……”

  余孟娴这时却摘下凤冠,拎起过长的裙摆朝他们走去,在孩子面前蹲下身道:“你们还记得我吗?”

  小姐弟怯怯的盯着她,姐姐毕竟长一岁,快一步认出,“是送荷包的姐姐!”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