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6 页

 

  余孟娴被他用力环抱住,暧昧的热度瞬间传遍令身,似当她听暮他幽怨的声音,她又心虚的发冷,可说是又热又冷,倍受煎熬。

  原来当时他早就醒了,听到她和余孟婷说的话。

  “不是的,我是在敷衍她,省得她来烦我。”她解释道。

  “为了不让她来烦你,你就可以轻易答应她的要求?为夫我还真是伤心。”裴绍谦语气像个怨夫,更贴近她的脸庞,当灼热的气息洒在她耳边、脸上时,余孟娴全身都酥麻乱颤了。

  “我、我不知道她会那么认真……”

  “听着,不许将我让给别人,连说说都不成。娴儿,我是属于你一个人的。”裴绍谦威胁地说,但听起来有着浓浓的宠溺。

  余孟娴心口暖暖的,在这个男人能妻妾成群的时代里,他竟对她说,他只属于她,让她感动得想哭。

  然而感动没维持多久,余孟娴涨红着脸,倒抽了口气。

  他这个色狼,竟将手探入她衣服里,隔着肚兜对她……她颤声道:“你、你在做什么?”

  “娴儿,你得弥补我受伤的心。”

  余孟娴都羞耻得想骂人了,“不,不行……”这里可不是房间里啊,这是阁楼上。

  “放心,不会有人进来的。”他在她耳边轻声哄道。

  “没有人也不行……”余孟娴都觉得身子软得像一团棉花了,他已经将手贴入肚兜里,用五指熨烫着她的肌肤,揉着……

  “爹,还有太后和老夫人都希望我们快点生孩子,诗儿和尧儿也很希望有弟弟妹妹,我们得努力点。”

  “可、可是……”也不是在这个时间、这个地点,她还没那么大胆。

  裴绍谦似乎摸透她的心思,理所当然道:“晚上还得跟两个小家伙一块睡,我什么事都没法做,得好好把握时间。”

  什么把握时间,太乱来了,也太……淫乱了。“不行……”她紧咬着唇,说不出话来了。他的另一只手探入她裙底,一路往上爱抚她的大腿,不断攀上,灵活的钻进了那最薄小的衣料里,她颤颤的发出嘤吟声。

  裴绍谦一个偏过头吻她,封住她的声音。

  余孟娴充分领教到这男人有多腹黑,下次……绝不能惹到他。

  余孟婷失败了,跑了半时辰后倒下。

  听说后来她因为体力透支,伤及身子,躺在床上静养,一直到他们夫妻离开前,都没有再看到她。

  余孟娴心想,她应该是自认为体力不佳,自动放弃裴绍谦了,也因为失败太丢脸了,才不敢见他们。

  回礼亲王府没多久,余孟娴发现自己怀孕了,王府里欢天庆地。隔个半个月,世子却在睡梦中过世了,这一喜一忧,生命的到来与逝去,令人感叹。

  世子死后,裴绍谦继位,皇上命他为钦差大臣,开始派给他一些任务。他的优异表现受人瞩目,也让人津津乐道,都说他是娶了余孟娴这个福星,才治好他的傻病,恢复昔日的聪敏优秀。太后也在余孟娴有孕后,对她更加疼爱,直说待她生下孩子后,还要帮她加晋一品。

  接着没多久,礼亲王向皇上上疏,将王爷的爵位传给裴绍谦,他认为他这个小儿子已经足以独当一面了,卸下爵位后,他想专心调养身子,过着含饴弄孙的日子。

  裴绍谦在继承新任王爷后,身分更加显贵,有关于他曾患傻病,被他的王妃治好,以及他多么宠爱他的王妃的传闻,被说书人一遍遍传述着,虽然加油添醋了不少,但十之八九都是真的,他真的是很宠爱他的王妃。

  日子也过得很快,这会儿余孟娴已经怀有七个月的身孕了,纤瘦的她吃不胖,只有那颗肚子特别凸起。

  诗儿和尧儿十分期待小娃娃的出生,成天盯着娘亲的肚皮看、摸摸娘亲的肚子,很想快点当哥哥姐姐呢。

  “娘,小娃娃住在你肚子里不热吗?”

  “娘,小娃娃会说话吗?”

  “娘,为什么小娃娃要十个月后才会生出来,可以叫他快点出来跟我玩吗?”孩子们总是有许多奇怪的问题,余孟娴都有办法回答他们。

  他们也变得很乖巧贴心,知道她挺着肚子不能跑,不会再顽皮的跑给她追,不会再将球和玩具丢在地上,害她摔跤,可把爹的嘱咐听得很清楚。

  “唉唷!”她突然弯腰抱住肚子。

  “娘痛痛吗?”

  “娘要生了吗?”

  两张小脸蛋靠过来关心问道。

  余孟娴牵箸他们,坐在舒适的软榻上,摸了摸肚子,慈爱的对他们道:“是小娃娃踢了娘,精神很好呢。”

  小家伙们也过来摸摸,“小娃娃要乖喔。”

  “要乖喔……”

  余孟娴被他们逗笑了,这两个小家伙对玩具总是喜新厌旧,但对她的肚皮可是爱不释手,每天都要摸摸。

  这时候,裴绍谦进了房,要阿智和另一个仆人将一块长板子抬进来。

  余孟娴见状,缓缓站起身间道:“这是什么?”

  裴绍谦神秘一笑,伸手指挥着将板子立在一个柜子上,接着拉下盖在上头的布,露出一幅美人画像。

  “娴儿,这是我娘的画像,一直都收在我爹的房里,我想让你看看。诗儿、尧儿,这是爹的娘,你们要叫奶奶。”裴绍谦也挥了手,要孩子们过来看。

  孩子们仰高头,好奇地看着画里的美人儿,惊呼道:“奶奶好漂亮!”

  余孟娴看着画像,不只是惊艳,已震惊到回不了神,“这位不是……”

  画像里的是她前世在幼稚园里工作,园长年轻的模样,园长是个温柔慈祥的人,知道她是孤儿没有父母,总是对她照顾有加,每逢过年佳节都会带她一起回家。

  园长和丈夫只有一个女儿,曾经不只一次地说,如果她有儿子,一定要她当她的儿媳妇。

  余孟娴侧过脸望向裴绍谦,或许,已经实现了。

  “你见过我娘?不,你是早看过我娘的画像?”裴绍谦吃惊问道。

  余孟娴俏皮一笑,“这是秘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