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5 页

 

  但她仍是脸皮抽动的挤出笑脸来,“还有这个也很好玩喔!”

  两个孩子互看了眼,尧儿道:“我有东西送你。”

  “真的吗?”余孟婷一喜,她的苦心总算没有白费了。

  尧儿蹦跳着,向婆子要了一个盒子,不知从里头拿了什么,藏在手心里,走向她。

  诗儿也一脸神秘,紧跟着弟弟走。

  “要送我什么?”余孟婷亲切地弯下身,朝尧儿张开手。

  尧儿将东西放上。

  余孟婷心想,大概是弹珠之类的小玩意吧,岂知低下头看清楚,竟见一条蚯蚓在手心上蠕动着,吓得她花容失色,尖叫一声将手上的蚯蚓用力丢出去,“哇啊啊——”

  “她看起来很害怕。”诗儿歪头道。

  “爹说,她来缠住我们的话,就捉最大只的送她。”尧儿可是彻底执行爹爹说的话。

  余孟婷被一只蚯蚓整惨了,恨死那两个小鬼,放弃哄他们,改从孩子的爹下手,想想,只要裴绍谦迷上她,非娶她不可,不就得了?

  她故意等到余孟娴到余老夫人那里,只有裴绍谦在房里时找上门,还找理由将守在房外的阿智等下人遣到别的地方去。

  裴绍谦前来开门,他一身月牙色襦衣,衬托出他的俊秀斯文、飘逸出尘,教余孟婷看得如痴如醉。

  “二姐,有贵事吗?”看到她,裴绍谦眸底闪过一抹不明阗黑,但很快又消失了。

  “裴公子,我想为昨天的事向你道歉。你远道而来,我竟对你失礼,没有好好的招呼你,又批评你送的礼物……所以,我煮了甜汤想来赔罪。”余孟婷朝他拓动着眼睫,频送秋波。

  裴绍谦将她的心思看在眼里,含笑道:“进来吧!”怎么说他也是她妹婿,这声裴公子意图真明显。

  余孟婷暗自一喜,孤男寡女的本该避讳同处一室,但他却让她进房间了,显然是对她也有意。

  她踏进房里,将甜汤放在桌上后,温婉细声道:“裴公子,请你吃看看,或许不若我妹妹煮的好吃,可是这碗甜汤装着我满满的心意……”

  说着,她微抽了口气,因为他把门掩上了。

  “真是多谢二姐费心,其实昨天的事我不在意。”裴绍谦关上门后,朝她走来,饱含深意道:“不过,我很好奇,二姐送甜汤来,真的只是为了道歉吗?”

  余孟婷的心慌乱起来,心跳如雷,怕是被他看穿目的,但想到他都掩上门了,不避讳和她独处,她还担心什么?她干脆直接表明吧。

  她走向他,靠他靠得极近,双手亲热的贴着他的胸膛,朝他抬起娇美如花的脸蛋道:“裴公子,我们曾是未婚夫妻,却无缘结为夫妻,我为此感到遗憾,更为我们第一次见面时,我对你口出恶言感到后悔……我希望裴公子能给我机会,让我待在你身边,我和孟娴是姐妹,她也希望和我一起伺候公子……你也别叫我二姐了,将来这称谓也得改了。”

  说完,她偷观着他的反应,发现他没有推开她的意思,心脏扑通狂跳着,心想他肯定也想要她。

  当她的手碰触到他时,他眸底闪过厌恶,在望向她时又蕴着温柔道:“二小姐,老实说,我第一次见到你时,也觉得你很美。”

  余孟婷闻言大喜,“真的吗?”

  裴绍谦温柔的眸底悄悄覆上一层冰霜,落下刻薄字句,“可惜你比不过娴儿,她一个人可以抵好几个你,我娶了你,没有好处。”

  余孟婷震骇得脸色一变,他说什么?她比不过那个女人?她捉紧他前襟,激动道:“我长得比她美,怎会比不过她?”

  裴绍谦泛起冷笑,“不过是一副臭皮囊,你比不上她的好体力。”

  “啥?”体力?

  “我有两个孩子,他们正值活泼好动、精力旺盛的年纪,要管教他们,可得有很好的体力追他们、陪他们玩。我爱孩子甚于自己,如果做不到这一点,我娶你进门也无用。”裴绍谦说得正经八百,然后故意叹息道:“看来,只有娴儿做得到……”

  “我也可以做到!”凭什么她会输给那个女人!

  “你要怎么证明你做得到?”裴绍谦眸光狡黠一闪。

  “这……”余孟婷一怔,她哪知道要怎么证明?

  裴绍谦脸上带有感动道:“娴儿当初为了陪孩子们玩,每天都跑好几里的路,才练得一副好体力,我真的很感激她为我的孩子付出那么多。”

  “我也有一副好体力!”她才不会输她!

  “真的吗?”裴绍谦欣喜,眸里带着殷殷冀盼。

  被他这么看着,余孟婷心都融成春水了,“当然可以,我有体力跑上半个时辰。”

  “半个时辰而已啊……”裴绍谦脸上有着苦恼。

  “一个……不,两个时辰!我可以证明给你看!”余孟婷撂下大话。

  第10章(2)

  就在当天下午,裴绍谦拉着余孟娴爬到一座小阁楼上,这座阁楼是将军府里最高的地方,足足有四层楼高,从这儿眺望下去,可以观看府里的全貌,有人在屋檐外做些什么都一览无遗。

  “绍谦,你带我来这里做什么?你怎会知道这里?”余孟娴以往心情不好时,总会来这小阁楼看风景,但得爬上四层楼梯,还挺累的。

  “小弥说在这里可以看得最清楚。”

  “要看什么?”

  裴绍谦淡笑不语,牵着她的手走到窗边,“你看,那里。”

  余孟娴顺着他所指的方向看去,看到有个姑娘绕着庭院的外围跑,瞧那身型还有服饰,还有一群丫鬟跟在她后头跑,她诧异喊出,“是余孟婷,她干么跑步?”

  裴绍谦唇角浮起微笑,“为了证明比你有体力。”

  “体力?”啥?

  裴绍谦将今天余孟婷找上他的事都说给她听。

  余孟娴错愕的张着嘴,久久才出声,“好过分,你竟这么整她!”两个时辰等于四个小时,像在跑马拉松,余孟婷一个千金小姐哪有办法这么跑!

  裴绍谦一个使力,将妻子推往窗边,从背后抱紧她,在她耳边幽怨地道:“比不上你过分,娴儿,你竟想把我拱手让人,答应跟她共事一夫。”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