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2 页

 

  “爹,不累的。”余孟娴真不习惯爹这么对她笑,觉得古怪不自在,说完这句话,便不知该说些什么。

  余健也是不自在,平时他对这个庶女漠不关心,现在要对她示好可别扭极了,也不知该说些什么。

  裴绍谦见父女俩互动冷淡,主动开口道:“其实小婿此次前来叨扰几天,是对岳父有个请求……”见岳父望向他,他故作钦佩地道:“岳父骁勇善战,在沙战上克敌无数,小婿真想听听岳父说些带兵打仗的事,这可不是每个人都能幸运听到的。”

  “好、好,都说给你听!”余健听到此言,振奋大笑,也一边仔细端倪起这个女婿来。

  他只有在小女儿出嫁的那天见过他,当时觉得他憨傻,如今却觉得他像换了个人似的,气质迥然不同,玉树临风又谈吐优雅,让他心里可真惊艳。

  吕氏早双眼发直的盯着裴绍谦看,瞧那谈吐、那姿态,哪有一点呆傻,简直是天上谪仙,优雅翩翩。

  “你们赶了一天的路,今晚我要厨子煮些美食帮你们接风。”她讨好地道,说完,没忘了要好好巴结余孟娴,上前握住她的手亲热道:“孟娴,你虽不是我生的,但娘可将你当成亲生女儿般看待,看到你丰腴些了,日子过得好,又看到你有那么好的夫婿,娘真是放心了!”

  余孟娴看丈夫把爹哄得高兴,心想都让他负责应对就好,岂知嫡母会转向她说了这番话,害她鸡皮疙瘩掉了一地。

  在她记忆里,嫡母从没给过她好脸色,还恶毒的逼她下嫁让她心冷,她完全不知道,如今她和爹怎么会对她态度大变?是因为她被封为诰命夫人,绍谦看起来也不傻了,想讨好她吗?

  暗忖着,她瞥到躲在爹和嫡母后方的余孟婷,与她对上眼。

  余孟婷臭着脸,不肯上前打招呼。

  余孟娴也没理她,牵着诗儿和尧儿来到爹娘面前道:“快叫外公、外婆。”

  “外公、外婆。”小姐弟乖巧喊道,模样伶俐又可爱。

  “好、好!”余健被他们这句外公射中心房,大喜的摸摸他们的头。

  “哎呀,真可爱,养得细皮嫩肉的。”吕氏也夸奖的伸出手摸摸他们的小脸蛋。

  两个孩子原本也乖巧的让大人摸,突然不知怎地,双双往后退,躲到她和裴绍谦后面。

  “怎么了?”余孟娴困惑的望向孩子,当她发现孩子们害怕的盯着余孟婷看时,她才知道原因。

  余孟婷欺负过他们和他们的爹,小孩子是最单纯的,喜欢一个人会表现出来,讨厌一个人也会记恨。

  余健发现孩子们怕的是二女儿时,猛朝她一瞪,一副她惹人厌的模样。

  “我又没做什么……”余孟婷冤枉嚷道,想瞪孩子,却对上裴绍谦的眼,看清了他眼底的憨傻不见了,气质变得优雅出众,打他一进大厅以来,说话也很得体,活脱脱像换了个人似的……但这怎么可能?他明明就很傻……

  孩子们会记恨,裴绍谦当然也会,他忘不了当初她是怎么在众人面前羞辱他、惹孩子哭的,他在初踏进大厅时就看到她了,心里满是厌恶,但他都忍下来了,装作没看到她。

  “岳父、岳母,我带了一些薄礼来,希望你们会喜欢。”

  裴绍谦又道,当总管让下人们将一盒盒礼品搬进大厅里打开时,可令人眼睛大亮。

  岂是薄礼,盒子里装着各式各样的珠宝翠玉簪子,还有各式绫罗绸缎、古董花瓶、灵芝药材,还有平时难以见到的夜明珠,粒粒散发着璀灿白光,吕氏可喜爱得心脏都快停了。

  “这布料真美啊!这些簪子也好美,还有夜明珠……真漂亮呀……”

  “这几疋布料和簪子是太后赏赐给娴儿,娴儿特别为你挑的。”裴绍谦道。

  “真的吗?孟娴,娘真是太高兴了,真是谢谢你!”吕氏望着这些礼物,心里哪还有过去对她的嫌恶,她老脸抖动厉害的朝她感激道。

  余孟娴敷衍的笑了笑,偷偷瞪了丈夫,她哪有特别为她挑,那是因为太后送太多,分了人还剩很多,放着也浪费,干脆拿来送礼。

  裴绍谦看到妻子偷瞪着他,笑得可愉悦,玩起劲了,看到岳父着迷的望着一只古董花瓶,他取来道:“岳父,小婿知道你有搜集古董的喜好,好不容易弄来的,希望你喜欢。”

  余健老脸露出感动的表情,“这可是真品啊!绍谦,你真有心。”

  裴绍谦故作诚恳道:“不,我做的不算什么,岳父、岳母才是我最感激的人,因为你们辛苦养育娴儿,把娴儿教养得那么好,我才能娶到如此贤妻,这真的是我修了八百年得来的福气。”

  余健和吕氏都听得轻飘飘、乐陶陶。

  “别这么说,我们孟娴是多亏嫁给你,才能被封为诰命夫人。”

  “是啊,我们孟妈能嫁给你,才是修了八百年的福气!”

  “岳父、岳母,我发誓我会疼爱娴儿一辈子,天塌下来,我也会为她挡着保护她,不会让她受委屈。”裴绍谦望着他们,信誓旦旦道。

  余孟娴知道他是故意说给他们听的,但仍是忍不住感动。

  裴绍谦看余健和吕氏都听得动容,得意地朝妻子一笑,像在对她邀功。

  余孟娴睨了他一眼,又笑了,他说过要让她风风光光的回娘家,让她娘家人知道,她嫁得很好、很幸福,这一刻的她,真的很风光、很威风。

  余孟婷看到爹娘那么讨好他们两人,那男人明明是个傻子,竟能说出这么一番话来,她真是看不下去了。

  她往前踏上几步,左右看了看礼品,数落道:“这布料是不错,不过怎么都是这些颜色,太老气了,不适合我做衣服……还有这簪子,现在早不流行了……”

  “孟婷,你在胡说什么,这些可是太后赏赐的!”吕氏变了脸色,太后送的东西岂能批评,余健更怒得涨红了老脸。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