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0 页

 

  裴绍谦看到她神色慌乱,又勾起冷笑,“他们都承认是你拿钱要他们做的,天鹰帮的杀手也已承认是你聘请他们杀我的,他们那里也有一份你画押的合同……”

  “不,不是我!”周侧妃跳起身,朝他疯狂地大吼,脸上精致的妆容早被大粒冒出的热汗晕染了。

  接着,又有几个人踏进大厅,都是平时待在周侧妃身边伺候的心腹丫鬟们,周侧妃捂着胸口退后一步,有不祥的预感,“你、你们怎么全来了?!”

  她们都心虚的垂下头,不敢看她。

  裴绍谦替她们回答,“她们都认了,这些事都是由你主导的,有的人亲眼看见,有的人则是帮你传递消息,都是最有力的证人。”

  要周侧妃的人出面作证并不难,人都是见风转舵的,她们自会看情势,而且她们也很清楚主子的脾性,有可能会被捉来顶罪,不如投靠他。

  赵雨燕更想将功抵罪的讨好裴绍谦,站出来指证道:“夫君,当年我会赃栽肚子里的小孩是你的,也是周侧妃要我这么做的,说二少爷要是认了孩子,这种丑事会让他当不上世子,要我先嫁给你,日后她会想办法让我改嫁给二少爷!”

  “你说什么?!尧儿是……”礼亲王一脸震惊,大骂周侧妃。“荒唐!你怎么能做出这种事!”

  裴绍谦敛下眉宇,他告知父亲许多周侧妃背地里做的事,但没有提及这件事,因为他早将尧儿当成自己的亲生儿子了。

  “是娘,所有事都是娘做的,我什么都不知道……不知道……”裴绍义忽然发出恐颤的声音。

  周侧妃狠瞪儿子,用力打他的肩膀,怒叫,“混帐,养你都没用了,我做的这一切都是为了你啊!”

  “为什么要这么做?世子之位就那么重要吗?你连我都想害,在补药里也加了药,存心想让我虚弱到下不了床?”礼亲王站起身,悲痛的对她道,双眼充满对她的不谅解。

  周侧妃抬高头,讽刺道:“不然我还剩下什么?十六岁见到你的第一面我就心仪你,可你却选了姐姐,姐姐死后,我终于如愿以偿的嫁给你,就算你是对我娘家愧疚才娶我,心里只有姐姐也没关系,我忍!之后你娶了宁平公主,我也忍,因为你不得抗旨!接着你又娶了林姨娘,我更忍,因为这代表你并没有特别喜欢我们哪一个……

  “可是,你最后竟背叛姐姐,爱上那个贱人,只专宠她,心里只有她!你还想让她的儿子当世子,这我不能忍了,我必须除掉他!会对你下药,也是因为我对你死了心,你卧病在床,我才能掌握这个家的实权啊!哈哈!”

  说到后来,她狂笑着,一双眼布满血丝,充满怨恨。

  礼亲王浑身一震,步伐踉跄的往后一退,跌坐在椅子上。

  裴绍谦和余孟娴两人震惊对看,这因爱生恨的痛,竟让周侧妃被权势蒙蔽了心。

  “你应该恨不得休了我吧,想把这事禀报给太后,让她知道我的心肠多么狠毒、下令砍了我吧!”周侧妃又开口,眼里有着疯狂。

  礼亲王对她是既怨恨又愧疚,盯着她看了许久,最后凝重道:“这种家丑绝不能传出去,休了你太后也会起疑的,你所做的事,我可不想闹得天下人皆知,丢尽我的脸。”

  周侧妃显得有些惊讶,她竟还能当他的妻子?

  “你明日就搬到尼姑庵吧,终身侍奉佛祖,用你剩余的日子赎罪。”

  这等于是将她打入冷宫,永不相见。周侧妃动也不动,流下泪,现在她才知道她还爱着丈夫,有爱才有恨。

  礼亲王看着二儿子,对他又气又失望,“我在西北有块地,你就到那里住个几年,你在外头闯了那么多祸,给我好好吃苦反省。”

  “爹,那里很荒凉啊,都是田地,一家店都没有,我一天都活不下去……”

  “我就是要你自己种菜种田过活,而且不能带下人去伺候,好好学会吃苦耐劳!我会派人监视你,不做好,你这辈子就待在那里吧!”

  接着,一干帮着周侧妃做事的人,都受到轻重不一的惩罚。

  最后,礼亲王将处置赵雨燕的权利交给儿子。

  赵雨燕跪在地上,满脸惶恐。

  裴绍谦居高临下的对着她道:“虽然你在最后反省了,但仍是活罪难逃,我无法原谅你想杀害娴儿。你在王府签的是十年卖身契,如今还剩四年,我会下休书给你,真正降你为奴婢,安排你到别院工作,等四年约满后,你就是自由身了。”妾本是奴婢,他是一时心慈才给赵雨燕特殊待遇,没想到她竟是如此心肠恶毒!

  余孟娴走向她道:“你是尧儿的娘,如果到时候你想见尧儿,再来找我吧。”

  赵雨燕痛哭出声,生下儿子后,她满脑子只想守住裴绍义这个男人,从没用心照顾过亲生儿子一天,这女人把她的儿子视为己出疼爱,她怎么能厚着脸皮再出现,干扰他们夫妻和尧儿的生活。

  “我不会再出现了,我没有资格当尧儿的母亲,尧儿就拜托你了……”赵雨燕啜泣道,满室只剩下她的哭声。

  裴绍谦悄悄牵紧妻子的手。

  一切都结束了,他终于报完仇了。

  惩处了周侧妃和裴绍义后,礼亲王的心情一直很抑郁,幸好有两个可爱的孙子陪伴,加上他体会到人世无常,每天都会多花些时间陪伴缠绵病榻、时日不多的长子。

  周侧妃母子的所做所为,当然成了王府里的秘密,事关礼亲王府的名声,没人胆敢外传,但由于裴绍义在外头闯过不少祸,他的销声匿迹,在他常去的赌坊和花街里流传着他遭人暗杀,或得了花柳病等死等传闻。

  之后,王嬷嬷看裴绍谦夫妻感情稳定,无须她挂念,便安心的告老还乡。

  接着,是余孟娴回娘家的日子,出发的那天晴空万里,孩子们也一块去,这是他们第二次出远门,上一次遇上马贼没玩到,这次小姐弟脸上都充满期待,在马车里鼓噪着,安静不下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