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9 页

 

  “裴绍义,放开她!”

  裴绍谦从后方施展轻功追来,他踩在半空中,步伐很轻、很快,有如鬼魅。裴绍义一看到他追来,冒着冷汗的跑更快,但其实他已经没力气跑了,听到四周有人围过来的脚步声,他知道自己被包围了,逃不了了。

  裴绍谦那清明锐利的眼神、不凡的身手,也让裴绍义无法再欺骗自己,他不再是昔日的傻子。

  既然逃不了,裴绍义干脆一不作、二不休的拿余孟娴当人质,挟持在胸前,质问他道:“裴绍谦,你是何时恢复正常的?”

  裴绍谦停下轻功,站在他面前,低低一笑,“从你用箭试探我时,要演戏骗你很简单。”

  原来,从那时候就……裴绍义愤怒的瞪凸眼珠子,“你竟然骗我……为什么你不继续当傻子?从小到大,不管我再怎么努力,大家称赞的都是你,你永远将我的光芒盖住……裴绍谦,我恨你……”

  “所以,你和你娘在马背上放了针想害我?”裴绍谦眸底一凛。

  裴绍义心虚,又随即狠下心,“只要你不追究过去的事,答应把世子之位让给我,我就不杀她。”

  裴绍谦唇边漾着冷笑,朝他迈出步伐。

  “不要过来!你不怕她死吗?”裴绍义警告道。

  裴绍谦继续往前走,眸底映入妻子红肿的脸,满是心疼的更加快脚步。

  余孟娴遭挟持着,却异样冷静,没有一点反抗,因为她知道,她的丈夫会从裴绍义手中平安救出她,她不以为惧。

  “你疯了,她真的会死……”裴绍义怕得要死,拖着她往后走。

  裴绍谦依旧往前走,没一点犹像,他对自己的武功很信心,他不会让他动她一根寒毛。

  正当裴绍义想更掐紧余孟娴脖子威胁他时,突然膝盖一剌痛,酸软的往下滑,原来是裴绍谦朝他踢了石子,接着迅雷不及掩耳的飞来,将余孟娴救出,再狠狠揪住裴绍义的前襟,用力猛打。

  “裴绍义,你竟敢捉走我的女人!”他愤怒道,拳头不断砸下。“这些年来,我一直都真心将你当成哥哥,你竟为了这世子之位,枉顾兄弟之情想杀我……”

  一拳又一拳,裴绍义嘴里吐出鲜血了,他的心肺疼着,手也发红疼着。

  “裴绍义,你和你娘真的是……”

  太让他心寒,太让他伤心了。

  裴绍义已被他打得晕了过去。裴绍谦拳头颤抖着,他还无法消气,他全身都是恨。

  余孟娴从背后抱住他,慰抚他的心。“好了,都没事了……”

  裴绍谦情绪平静了下来,松开手上捉着的人,裴绍义砰的一声倒地。

  接着,裴绍谦转过身,余孟娴忽然腿软,瘫倒在他怀里。

  其实她很害怕,怕极了被裴绍义捉走,她用尽了全力抵御他……现在回到丈夫身边,她终于安心了。

  裴绍谦抱紧她,知道她吓坏了,也累坏了,亲吻了她的额,在她耳边温柔低语道:“娴儿,我们回家吧,回去我们的家……”

  裴绍谦手势一比,有两个暗卫将裴绍义扶起,也一并捉住他躲在草丛里的手下。

  接下来,该算总帐了。

  第9章(1)

  当裴绍谦救回余孟娴,将裴绍义和一干杀手捉回来的消息传回礼亲王府时,周侧妃险些晕了,她没想到她的计划失败了。

  随着裴绍义在稍晚后清醒,礼亲王命所有人到大厅,周侧妃更是惊悸万分。她想让儿子当上世子的美梦早飞了,现在她怕的是,她重金聘用的杀手会将她抖出来,要是将她供出来,她就完了……

  不,只要她不承认就好了。

  大厅上,裴绍谦夫妻和赵雨燕、王嬷嬷以及三房都来了,裴绍谦原本要让余孟娴在房里休息的,但她认为她是家里的一分子,坚持前来。

  一会儿,裴绍义被两个仆人扶来大厅,他脸上鼻青脸肿的,还有着内伤,仆人一松开他,他迅即无力的跌坐在地上,看到娘亲,爬向她求道:“娘,救我……”

  周侧妃虽气儿子色欲薰心坏了她的计划,但也不能任由儿子被严惩,她跪下地恳求丈夫。

  “王爷,都是我教子无方,才会让他犯下这种事,都是我的错,请你对绍义从轻发落……”

  礼亲王坐在主位上,怒不可遏的指着她问罪,“只有这样而已吗?你还帮绍义收烂摊子,帮他还债!除此,你还做了许多泯灭良心的亏心事!你想杀绍谦,故意害他摔马!你想杀孟娴,找了人充当马贼捉她!二十四年前,你也在补药里加了药,害死了宁平公主!就连今天,你原本也有计划派杀手杀他们的不是吗?你简直是罪该万死!”

  王爷是真的什么都知道了?!周侧妃脸色惨白,全身发着剧烈的哆嗦,瞪向赵雨燕。是她,她知道不少事,肯定是她背叛她说出去的!

  “不,王爷,冤枉啊,我没有杀人,又没有证据证明……”周侧妃洒泪当场,演得真像一回事。

  “别再狡辩了,二娘,你要证据,我有。”裴绍谦从座位上站起身,高高在上的冷睇着她。

  被他这么冰冷的看着,周侧妃心生惧意。

  不会的,不可能有证据的……

  裴绍谦冷笑,走到她面前,从袖子里取出一包药粉和两张纸条,“看清楚,这是从你房里搜出来的补药,只要请太医来检验就知道你在里头加了什么;另外,这是当年你叫人在我的马匹上放针,事后为那人写的推荐函,你答应他只要他办好事,就会给他钱,还会安排他到杨州府衙谋工作;还有这是你与天鹰帮签的合同,上头有你的亲笔笔迹,在你的柜子里找到的,罪证确凿。”

  周侧妃冷抽了口气,瞳孔失神,一下下的颤着唇,“不、不是我……”

  “证人,我也有。”裴绍谦朝阿智使了眼神,阿智立即从门外带来两个人。

  当周侧妃见到那两个人时,吓得心魂都飞了,竟是当年在裴绍谦骑的马匹上做手脚的小厮,以及替她开药方,让宁平公主虚弱而死的大夫,她明明都帮他们改名换姓,要他们离开这里,岂知都被找到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