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2 页

 

  余孟娴被他亲过的地方都一片酡红了,她深吸了口气,努力想转移他的注意力,“不行,你还没回答我,你是不是……”

  裴绍谦继续为所欲为,大手在她身上游移着。

  “是不是……”余孟娴都忘了要说什么,脑子都成浆糊了,“妖孽……”她气恼地喃道。

  听到这声妖孽,裴绍谦轻笑了声,变本加厉的想转过她的脸,封住她的小嘴,吻得她神魂颠倒。

  就在这时,房门外突然传来阿智的声音——

  “不好了!少爷、少夫人,伺候王爷的下人来通报说王爷昏倒了,这会儿正在让大夫把脉!”

  此话一出,裴绍谦脸色一凛,和余孟娴对看了眼,赶紧整理衣衫,前往礼亲王的寝房。

  当他们抵达时,大夫早诊完脉离开,礼亲王已经醒来,由周侧妃服侍汤药。

  裴绍谦看到父亲醒来了,松了口气,上前关心问道:“爹,你怎么会昏倒?”

  周侧妃抬起头,含怨地睇着他们夫妻道:“大夫说他太累了,体力不支。绍谦,你爹身子本就弱,每日都出去吹风走动,日子久了当然受不住,你真不该纵着你妻子的。”

  他们夫妻俩受宠,余孟娴又受封诰命夫人,周侧妃近日打压不了他们,这回可真是找到机会数落他们了。

  礼亲王骂道:“胡说什么,是我看书看太久,头晕了,别大惊小怪。”

  周侧妃没敢再说什么,却仍是不满的瞪着他们夫妻看。

  不,余孟娴发现她瞪的是她,那样子像是千错万错,都是提议要王爷出去走动的她的错。

  她可真无奈,平日运动只是增强免疫力,又不代表就不会生病了。

  “唉,不喝了,最近老要我喝这个,苦死了……”

  “王爷,这可是我娘家的偏方补药啊!你身子虚就是补药喝得不够多,得多喝点才有作用,来,再多喝一口吧。”周侧妃好声相劝道。

  礼亲王拗不过妻子的好意,只好喝了。

  裴绍谦不发一言的盯着这一幕,目光落在父亲脸上,不知在思索什么,眸底化为一片黑,深不见底。

  当余孟娴看到他这么深沉的眼神时,心底不由得一颤。

  接下来,裴绍谦提出希望由妻子亲手准备膳食的要求,余孟娴不懂他为何这般要求,好像怕有人会下毒,但他又不愿多作解释。

  余孟娴心里的疑问愈来愈大,认为丈夫肯定藏着天大的秘密,她曾私下去问裴绍礼,问丈夫的傻病是不是好了,或瞒着她什么事,裴绍礼脸色怪异的推说不知情,她一看便心知肚明。

  为什么他愿意告诉三哥,却不愿告诉她呢?余孟娴心存怨慰。

  之后夜里,她每次醒来都见他不在床上,以为他去茅厕,却去了半个时辰没回来,不知是悄悄去了哪里,她受不了了,决定主动掀开他的假面具。

  隔天,她故意假睡,听到他下床的窸窣声,悄悄披了件外衫跟着他走,走到裴绍礼住的院落,差点因为他脚步太快跟丢了,幸好她看到前面的屋子有灯光,还从半掩的窗子里看到他。只见裴绍谦的表情出奇认真,完全没有一点憨气,而屋子里还有好几个她不认识的人。

  “好,继续查下去……”

  “这件事也查下去。”

  他在说些什么?是在调查什么?这、这是怎么回事……

  余孟娴太震惊了,双脚不由得往后退,发出了声音。

  “是谁在外面?”

  余孟娴吓了一跳,从窗口闪开,天啊,他那扫来的眼神好锐利。

  那完全不是他!她确信,那憨厚老实的模样不是他,这才是他的本性!

  裴绍谦踏出屋子捉人,以为是被周侧妃的人跟踪了,脸色一沉,在看到倚在窗子边的妻子时,吓了一跳。

  “娴儿,你怎么在……”

  但他也不意外,她一直都在怀疑他,还去问了三哥,她迟早会知道的,只是他没想到她会在今晚跟踪他而来。

  余孟娴双眸含着委屈又愤怒的泪,质问道:“裴绍谦,你到底是谁?从你撞到头后,就变成让我捉摸不透的陌生人了!你明明都不傻了,为什么还要瞒着我,把我耍得团团转,很好玩吗?”

  过去的他在哪里呢?她喜欢的那个温柔善良、傻里傻气的他呢?到哪里去了?天啊,她好想念!

  “娴儿,我很抱歉,我们回去再说,我会向你解释的……”裴绍谦早知她会生气,却没想到她气到眼睛都红了,让他心疼又心惊,想上前想牵住她的手,她却不让他牵,迳自往前走。

  他心里很不安,往前追,用力牵住她,不敢松开。

  她看起来温温柔柔的,个性可不柔弱,没那么好哄。

  余孟娴看到他就气,可又甩不开他的钳制,真可恶。

  就这么半推半就的,余孟娴被带了回去,她坐在床上,就等着他解释,看他要怎么说得让她心服口服。

  裴绍谦双眸坦诚,对她开诚布公道:“娴儿,如你想的,我撞到头后傻病就好了,我会继续装傻下去是因为,我得查出是谁害我变成傻子的。”

  “什么?!你是被害的?!”余孟娴倒抽了口气,真不敢相信。

  裴绍谦抡着拳,眼神锐利,“在我摔下马时,我看到马背上有根针,有人蓄意所为,好让马儿发狂。”

  “是谁想害你?!”余孟娴跳下床,捉着他的前襟问道,语气很激动,本来对他的不谅解都转化成滔滔怒火,想知道那个加害他的凶手是谁。

  裴绍谦将周侧妃母子想杀害他的嫌疑说给她听。

  余孟娴听了完全吓到,呐呐道:“我知道周侧妃会故意欺压你,却没想到她还想要了你的命!”

  裴绍谦苦笑道:“我也没想到,从小待我如子的二娘,会为了让二哥当上世子而想除掉我,又怕二哥和赵雨燕偷情的丑闻传出,故意将赵雨燕肚子里的孩子赖给找……”

  余孟娴再次收到惊吓,她知道赵雨燕和他二哥有一腿,却不知道连尧儿都是他二哥的。“你知道尧儿不是你的儿子,可你还是把他当成儿子养?”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