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0 页

 

  “绍谦?”

  余孟娴感觉他用力抱紧她,频频在发抖,像是被方才的情景吓着了。

  他该不会是吓得软腿,才抱住她往下滑的吧?

  一群下人赶了过来,“四少爷、四少夫人,你们有没有受伤?”

  “四弟,你要不要紧?”裴绍礼和裴绍义也赶过来。

  赵雨燕将闯祸的丫鬟捉来跪下,丫鬟哭着道:“四少爷、四少夫人饶命,我只是想玩玩看,没想到会射歪……”

  “人命关天,真是太胡来了!带去打十个大板再发落!”裴绍义怒道,命令下人将丫鬟押走。

  “绍谦,站得起来吗?”余孟娴担心地问道。

  裴绍谦抬起头来,失措道:“我脚……扭到了。”

  余孟娴傻住,有几个丫鬟还偷笑出声,场面变得无比尴尬。

  裴绍义假意横瞪过去,朝仆人道:“还不快去叫大夫来!”

  裴绍礼道:“二哥,我会一点推拿,不如我扶四弟回房就行了。”

  “也好,麻烦你了。”

  余孟娴让小弥拉她起来,裴绍礼也和阿智一人一边搀扶起裴绍谦。

  裴绍义没跟着去,看着裴绍谦被扶着走的背影,一脸的匪夷所思。

  难不成……不是装的?

  一回房,很神奇的,裴绍谦就说他的脚好了,不需要推拿,裴绍礼便先走了。

  余孟娴仍是担心丈夫,为他倒了杯热茶压压惊,还觉得奇怪,他明明有武功的,看到那箭射来,怎会吓得腿软跪下?

  裴绍谦在喝了茶后,瞄了她一眼,似看出她的疑惑,故作垂头丧气道:“娴儿,对不起,我居然吓得腿软了,忘了怎么使功夫救你,你一定觉得我很没用吧……”

  余孟娴看丈夫这般自责,心生疼惜,“你不会没用,你只是一时忘记武功,就像你学射箭一样,只要勤快一点学,就会慢慢记起来的。”

  看到她没有笑话他,还鼓励他,裴绍谦阵底一暖。

  “娴儿,你真的……不在意我是个傻子吗?”他敛下眸,怯懦道。

  余孟娴蹙起秀眉,真不爱听到他说这种话,义正辞严道:“你不是傻子,你只是反应慢一点而已。你是孩子们的爹,是孩子的榜样,你很会写字,也很会画图,你要对自己有信心。”

  裴绍谦眸底越发灿亮,凝聚着更浓烈的情意。

  “可是某一方面,你就真的太傻乎乎了,那些女人对你有二心,要亲你你就让她亲,要你教射箭你就教,你怎么都不懂得拒绝……”余孟娴抱怨起来,愈想愈气,干脆跟他说清楚。

  “绍谦,我是不会让你纳妾的,赵雨燕她比我早来,又是尧儿的娘,我不能要你休了她,可是在我之后,你绝不能有其他女人!”

  听到她的宣言,裴绍谦震撼道:“娴儿,你吃醋吗?你喜欢我?”

  余孟娴一怔,那双眼饱含着强烈的希冀,让她的心纠结。

  她不是都说喜欢他了,他还不明白吗?

  也对,她怎么忘了,他那么呆、那么迟钝,一定要说得很清楚啊……

  她涨红了脸,低下头骂道:“你这个傻蛋,我就是喜欢你啊,要不我干么要急着跟你洞房,那么不害臊的想勾引你……你都不懂,真是傻……”

  裴绍谦听到她的表白,心口跳着,全身热腾腾的,像是有什么在心里快要爆开了,狂喜不已,握住她肩膀道:“娴儿,你喜欢我,是对男人的喜欢?”

  余孟娴不明白他怎会这么问,他认真的样子看起来也不像平常的他,但她太害羞了,并没有多想,猛点头。

  “你喜欢我,喜欢到想为我生孩子?”

  余孟娴真是无地自容了,捂着快滴出血的脸道:“我都说得那么清楚了,你就别再问了……”

  裴绍谦眸底燃着两簇炽烈火苗,拉开她捂着脸的手。

  “娴儿,我好高兴你是真心喜欢我……娴儿,我真爱你。”

  他俯首吻了她,再也无法克制心中快胀破胸口的情意,以及那强忍了许久许久对她的澎湃欲望。

  装傻的这几天,他一直都害怕着,怕察觉到她不爱他,只是同情他;看到她有意和他圆房、勾引他,充满爱意的向他告白,他无法自持的吻了她,但怕是嬷嬷和太后带给她的压力,怕她不是自愿,他不敢真的要了她。

  今天看到她为二娘找来的女人吃着飞醋,他虽说是心花怒放,但心里仍存着不确定,还想看到她表示更多,直到听见她对他说这么一番话,他才确定,她是真的爱他。

  就连箭朝他射来,他谎称自己是吓得腿软跪下,她也没笑他窝囊,不在意他无法保护她,只在意他会不会纳通房丫头。

  她是真的爱他这个傻子,这世上,只有她傻到会爱他这个傻子。

  而射箭的意外,当然不是真的意外,是预谋,裴绍义会突然说要比射箭,恐怕是从赵雨燕口中得知他会武功一事,想试探他是不是恢复正常了。

  在娴儿还没来之前,裴绍义就先找他过招了,故意从背后攻击他,想试探他的身手,他故意被他扭痛手;接着当那支箭朝他射来时,他明明可以轻松闪过,或扣住那支箭,却装作吓得腿软跪下。

  在当了傻子清醒后,他才知道,原来他也是有心机、懂得算计人的。

  从小到大,他受到皇上、太后,还有父母兄长的宠溺疼爱,心性纯良,从没有过害人之心,个性也不骄不矜,待人谦恭有礼,但在经历这四年的人情冷暖后,他完美的面具崩裂了,他不再是个圣人,他的恨、他的怨、他的恶意,身为人会有的各种阴暗面都浮现出来。

  而他原本以为自己是个正经人,在妻子面前装傻后,他才发现,原来他骨子里有着恶劣的因子,喜欢捉弄她,看她傻乎乎的模样,愈玩愈上瘾。

  他真正看清了自己,过去的他是个被礼教束缚住,活在自己美好的世界里一半的他,现在释放出阴暗、狡猾另一面的他,才算是完整的他。

  裴绍谦无法再思考了,更热烈的吻着她,全身滚烫如火,身体的每一寸都在呐喊着想占有她,他迫不及待想让她成为他的女人、成为他的妻,下一刻,他横抱起她上床。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