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6 页

 

  裴绍谦愤怒不已,他的生母早死,他一直将二娘视为亲娘孝敬,他不明白为何二娘要这么栽赃他,是怕二哥做的丑事一传开,会当不上世子吗?

  这念头一闪过,裴绍谦眸底一骇,脑海里像闪过什么画面。

  他想起来了,他曾经有一次偷听到他们母子说话,说赵雨燕怀的这个孩子,会害裴绍义当不了世子。

  还有更早之前,在他坠马前,他在马背上看到插着一根银针,就是那针让马儿发狂,将他甩下的……

  该不会……他们母子为夺世子之位想害死他?!

  裴绍谦不禁心寒彻骨,这些年来他虽受太后、父亲宠爱,但从不曾有过想当世子的野心,他们若真的为夺世子之位想杀死他,他实在无法原谅。

  裴绍谦心有多痛、多恨,对余孟娴的爱就愈深、愈无法自拔。

  在他变成傻子,承受各方耻笑羞辱时,只有他的娴儿不笑他,还替他解围,在他心目中她就像个仙女。

  她也像个娘亲一样疼爱他的孩子,真心待他,拉近他和他爹渐渐疏远的距离,还保护他不受欺辱嘲笑,鼓励他鼓起勇气对抗,展现他的才艺,赢得他人的敬重。

  她是如此温柔,不求回报的对他付出,疗愈了他被家人伤得支离破碎的心,让他感觉到温暖,所以,他永远都不会放开她的。

  她也是他最强大的支持,只要有她在身边,他就能够韬光养晦,咬牙苦忍的继续扮傻……

  他要秘密调查当年他摔马的真相,查出与二娘相关的证据,一报这四年来害他摔成傻子的仇,也一举揪出二娘邪恶的真面目,让爹看清楚这女人的野心,将她这威胁拔得干干净净。

  除此,他还得小心赵雨燕这女人,不知她是否和二娘勾搭上?

  这次他们在出游中遇上马贼,妻子险些被掳走,虽然赵雨燕也一同被掳,但他总觉得事有蹊跷,赵雨燕说要亲近孩子本就是一件奇怪的事,这次她提议出游就遇上马贼,未免也太凑巧了,他一定要调查清楚才行。

  而在他决定继续扮傻追查真相时,他也要以他憨傻的面貌面对妻子。

  在她刚踏入房间,他安静的看着她时,一直在思考一个问题,在他过去是傻子时,她爱他吗?

  他很清楚,她是迫于太后的旨意才下嫁给他的,新婚之夜也害怕他碰她,向来都是他努力的在讨好她,而她对他的好,或许是出于同情,也或是将他当成家人的保护,那并不是爱情。

  可是当他喊了她的名字,看到她潸潸流泪,说出她有多么害怕他死去,在他怀里哭得那么惨烈,他又燃起一线希冀——她对他真的没有爱吗?

  他得在她面前扮傻,才能剥开她最底层的真心……

  第6章(1)

  裴绍谦夫妻出游遇上马贼坠谷一事,礼亲王怕太后担心,一直等到裴绍谦清醒之后,才将这事禀报宫里。

  太后心疼金孙,风风火火的在第二天来到礼亲王府,那一箱箱运来的珍贵药材让人看直了眼,足以证明裴绍谦有多么受到太后的偏宠。

  太后驾到时,余孟娴正在为裴绍谦包扎换药,一时失措不知该做什么准备,所幸太后一切从简,要她无须遵守繁文缛节,也让跟来的宫女、侍卫全都待在寝房外,房里只有他们夫妻,以及太后和王嬷嬷四个人,可以说些体己话。

  裴绍谦头上包着厚厚的布巾,伤得颇重,得疗养多日,太后恩准他不用下床,还和他一块坐在床榻上,两人看起来就像是一般寻常人家的祖孙。

  “唉,伤口那么大一个,一定很疼吧!”太后轻抚着他头上的布巾,那对修剪过的凤眉微微蹙着。

  余孟娴心虚的低下头,伤口没那么大,是她听到太后来了,想快点包好,不小心包得太大包。

  “太后奶奶,我可厉害了,我骑着马,拿着那么长的剑,左砍右砍,把那些马贼都打倒了!”裴绍谦说得洋洋得意,好不威风。

  太后被逗笑了,一旁的王嬷嬷也笑了,接着太后认真的问道:“你不是怕马吗?怎么敢骑马?你以前学过的那些功夫都记起来了?”

  裴绍谦憨笑的搔搔头,“我也不知道,我只是想救娴儿……”

  太后对着余孟娴笑道:“你瞧,绍谦为了你,什么都不怕呢!”

  “是,太后,绍谦他……真的很英勇。”余孟娴羞窘地回道,又想到什么忍不住道:“我想他并没有忘记武功,只是生疏了,只要像射箭那样勤加练习,一定会恢复成以前那样厉害。”

  说完,她看到太后和王嬷嬷都笑着看她,好像她说了什么让她们感动的话。裴绍谦也深情望着她,虽然他平时总爱这么看她,但她总觉得不太一样,他的眼神变得更加幽深、更加灼亮,露骨又认真得让她心直打颤。

  不知怎地,在他清醒过来的这两天里,他偶尔会有这样的眼神,然而正当她想看清楚时,他又憨憨的笑了,与以往没什么不同。

  余孟娴迷惑了,是不是她想太多了?

  “那些马贼竟敢伤哀家的金孙,一定要捉到他们才行!”太后又开口,充满怨怼。

  “太后,这事王爷有交代官府去捉了,相信很快会捉到那帮人的。”王嬷嬷回道。

  听到马贼两个字,裴绍谦眸底阴恻恻的,垂下了头。

  没有人注意到他变安静了,太后接着嘱咐余孟娴道:“孟娴,绍谦就交给你照顾了,你可得多辛苦些了。”

  余孟娴听到太后在对她说话,回过神忙道:“不,不辛苦的,这本来就是我该做的事,太后,您就别太担心了。”

  “太后曾奶奶!”

  门外传来稚嫩的声音,下人们带着诗儿、尧儿来了。

  “哎呀,哀家的两个小宝贝快来!”

  两个孩子缓缓走向她,毕竟没跟太后长住,没那么亲,但太后很慈祥,总是差人送来小玩意,他们自然也是喜欢太后的。

  太后抱了抱他们,颇有深意的望向余孟娴。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