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5 页

 

  “绍谦,你不能死,不能留下我跟孩子……我们还没洞房,我还没为你生下孩子,你不能死……绍谦、绍谦……”

  余孟娴恸哭着,在她小时候知道自己是被丢在育幼院的弃婴时、在她发现自己穿越时空成为一个十岁小孩时,都没有这么凄惨的哭过,她自认为自己很坚强,可是现在……

  “来人啊,救命!救命啊!”她抬高头,拚命的喊救命,希望有人听到能来救他们。

  不知唤了第几次,唤到喉咙都干了,终于听到回应声。

  “少爷!少夫人!你们在哪里?”

  余孟娴清楚的听到附近传来阿智的声音,一定是阿智知道他们跌落山谷,下来救他们了。

  “阿智,我在这里!救命啊!我在这里!”她拔高沙哑的嗓子喊道。

  裴绍谦缓缓睁开眼,一双黑眸异常清明,环顾四周,发现这是他的房间,他正躺在自己的床上。他想爬起身,后脑勺一阵疼痛袭来,让他又瘫回床上,他伸手往后摸,摸到厚重的布巾,想起自己撞伤了头。

  咿呀一声的推门声传来,有人进来了。

  余孟娴先进来,小弥和阿智手上各端着粥和脸盆跟在后面进来,搁下后,她要他们先离开,然后拧起水盆里的毛巾,想为裴绍谦擦擦脸。

  裴绍谦昏迷的这三天,都是她替他洗脸、擦身,不假他人之手,当然连喂米粥和汤药都是她亲自喂的。

  余孟娴拧好毛巾后,转向床榻,竟见裴绍谦不知何时睁开眼,试图想坐起来,她惊喜的将毛巾放下,连忙快步去搀扶。

  太好了,他终于醒了!

  “绍谦,你有没有哪儿不舒服?头很疼吗?”她关心的直问道,以为他会憨傻的安慰她他不疼,他却只是沉静的望着她,一个字都不说。

  他是吓坏了吗?

  余孟娴心疼着,轻摸着他的脸庞,细喃道:“都是我害的,你才会受伤……我来帮你擦脸吧。”

  余孟娴拿了毛巾从他的额头擦起,温柔仔细的擦着,对上了他那乌黑的瞳仁,不知怎地,她觉得他有些不太一样。

  太安静、太沉稳,不知在深思什么,他以前不会有这种眼神的,他心里想什么都会写在脸上,他头这——撞,是出了什么问题?

  电视里的人物车祸撞到头都会有一些后遗症,他该不会……

  ……她不能胡思腾想,他只是吓坏了,说不出话来。

  余孟娴帮他擦好脸,端过煮得软烂的粥。“先喝点粥暖暖胃,待会儿我再到蔚房做点好吃的,再叫爹和孩子们来看你。爹很担心你,每天都会来看你好几次,见到你醒来了,肯定很高兴。”

  说完,她用汤匙舀起粥,低头吹了吹,怕太烫烫着他。

  裴绍谦看着她这温柔体贴的动作,没有移开眼神。

  “好了,乖,张口。”这三天她喂他喝粥,他总会无意识的吐出来,她都会称赞他乖,哄着他张口喝下,他这一醒,她还改不过来。

  听到这一声乖,裴绍谦眸底像闪过什么,不过还是听话的张口喝下。

  余孟娴看他吃下,又舀了口,吹了吹,喂他喝下,脸上流露出对他的无比柔情。

  裴绍谦也像真正感到饿了,愈吃愈快。

  吃下大半碗后,她将碗搁在桌上,用帕子帮他擦擦嘴。

  裴绍谦看着她温柔的替他擦嘴,毫无预警地,他沙哑开口了,“娴儿。”

  余孟娴不由自主的流下泪,发愣了好一会儿,才确信他真的开口说话了。

  他刚醒来,她不想在他面前哭,可是她忍不住了。

  “太好了……绍谦,你都不说话,我还以为、以为你失去记忆把我给忘了,电视里都是那么演的……”

  她说什么电视,他又听不懂。余孟娴真觉得丢脸,抹去泪,笑着对他说:“你平安无事真是太好了,我去带孩子们来,也叫阿智去通知爹……”

  余孟娴一转过身,就被裴绍谦拉住,往他怀里撞去,贴紧他的胸膛。

  “娴儿,别怕,没事了……没事了……”他哄着,在她背后轻拍着。

  偎入他暖炽的怀里,听到他一声声没事了,余孟娴想起他为了救她,冒险骑着马奔来,想起和他一起坠谷,他头破血流的躺在她腿上,她高喊着救命的一幕幕,

  她不再压抑的痛苦出声,“我真的很害怕啊!很怕你的血会流光,很怕你会死……”

  裴绍谦听到她哭着说,也想起当时她被掳走的情况有多危急,他整颗心都乱了,顾不得怕不怕马,骑了马就追向她。

  幸好,他有追上她,才从那帮人手上救出她,虽然他为此跌得头破血流,差点没命,但也因此让他的傻病都好了,回忆起过去种种一切。

  他想起四年前坠马之后,他当了四年的傻子,从此命运丕变,被外人耻笑,大好前途毁于一旦,连在王府里,都活在下人窃窃的嘲笑下。

  从小到大,他一直当自家是权贵人家中少见的父慈子孝、兄友弟恭家族,这四年来,他也用这双眼看清楚了真相。

  贺礼被调换以及马车被破坏之事,并不是第一次发生,这四年来,陆续发生过许多类似的事,例如厨房送来的食物馊掉,或他新制的新衣被虫子咬坏,如今回想起来,都与二娘有关,且只要二娘接手处理,犯案的人都会被她赶出王府,不了了之,她聪明的将证据和证人都藏起来了。

  妻子似乎是不想让他知道人心险恶,隐瞒了二娘有嫌疑之事,但他多少听过阿智、小弥背着他谈及此事,过去他犯傻没有想太多,但现在他都明白了,知道二娘做这些事是在欺辱他、打压他。

  二娘还栽赃他和赵雨燕有染,其实尧儿是他二哥的孩子吧!他曾看过他们私会,二娘却和赵雨燕一同诬赖孩子是他的,趁他熟睡时,制造他和赵雨燕同床共枕的假象,再安排下人撞见,让爹信以为真。

  当时他想澄清,却不知该如何证明自己的清白,赵雨燕肚子里的孩子因此变成他的,久而久之,他对孩子有了感情,便也默认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