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3 页

 

  裴绍谦从没带孩子们去别的地方玩过,余孟娴也不禁心动,想着也带王爷一块去,但想到路途遥远,她便打消主意,加上她不爱太多人跟,只带了几个仆人、护卫去。

  他们这次出游,周侧妃也难得的没说什么,自从她成功的让王爷踏出房间后,她们的关系就保持着一种微妙的对峙状态,明明互相厌恶,却都不说破。周侧妃更

  像是想巩固她的势力,裴绍谦这一房想出府,或有什么动作,都会特别“关心”。

  出游的这一天,有两辆马车驶出礼亲王府,除了阿智和小弥之外,还各有两名丫鬟和小厮,以及六位护卫骑马保护着,以余孟娴和裴绍谦在王府里伺候的仆人来说,算少上许多。

  余孟娴一家四口和赵雨燕坐在第一辆马车上,孩子们都很开心,但碍于赵雨燕也在,一左一右的偎在裴绍谦身边,不太活泼,裴绍谦更不用说了,不怎么喜欢赵雨燕——块来,嘴巴还噘着。

  马车驶入了郊区,余孟娴见气氛一直冷着,叹了口气,幸好为了让这趟旅游好玩些,她早准备类似扑克牌的牌子,教他们玩起心脏病。、、、裴绍谦和孩子们单纯、玩性重,一下子就投入了游戏里,但赵雨燕有点拘谨,还分心着,频频望向窗外,余孟触直觉她有点古怪。

  “尧儿,换你娘翻牌了,快提醒她。”她可没忘了今天的任务,是要让他们母子亲近一点。

  尧儿心里只认同余孟娴这个娘,但还是听话的朝赵雨燕法法道:“娘,换你了……”

  忽然被叫唤,赵雨燕吓了好大一跳,差点跳起身,尧儿被她这大动作一吓,连忙缩回裴绍谦怀里。

  裴绍谦不太高兴,将尧儿抱上腿,不让儿子靠近她。

  “怎么了,吓成这样?”余孟娴真觉得她很不对劲,明明说要出游的是她,却心不在焉。

  赵雨燕陪不是的笑道:“对不起,少夫人,我在想一些事……”

  “那先来吃点心吧。”余孟娴取出事先备妥的寿司,想缓和气氛。

  突然间,有跶跶跶的声音传来,余孟娴顿住动作,她好像听到前方传来成群的马蹄声?

  紧接着,马车紧急停下了,随即传来一阵刀刃相击声,坐在前头的阿智掀起帘子道:“少爷、少夫人,有马贼!不过不要紧,我们有护卫保护!”

  马贼!余孟娴一震,日子过得太安逸,都忘了古代里有所谓的强盗马贼。

  真的不要紧吗?

  她偷偷掀了帘子看,看到护卫们正和马贼厮杀,六人对上数十名人马高大的马贼。

  当初她不想劳师动众,只带上六名护卫,没想到会遇上马贼,纵然护卫身手矫捷,但拚斗久了终究也会因疲累败下,该怎么办?

  “娴儿,我会保护你们的!”

  她被裴绍谦拉入怀里,两个孩子也在他怀里,她感觉到他在发抖、害怕,但他仍是努力想保护他们,真是个傻瓜。

  余孟娴背对着赵雨燕,并没看到她古怪的表情。

  如余孟娴所料,护卫打不过马贼,便要他们快点驶离,但没想到马车会那么快被拦下,车门被踹开。

  裴绍谦想跟他们拚命,被余孟娴制止,冷静的对着那长满落腮胡的男人道:“如果你们想要钱,我给你们钱,请饶了我们所有人一命。”

  说完,她将身上的钱袋扔出,阿智也将替裴绍谦保管的钱袋扔过去,赵雨燕合作的将身上的金子、手环摘下送上。

  “还真重啊!”马贼开心的放在手掌枰了秤,朝外头道:“后面那辆车也要搜,把银子都带走。”

  正当余孟娴以为他们会把钱带走离开时,马贼又道:“把这两个漂亮的小娘子带走!”

  什么?!余孟娴一吓,心脏都快活蹦蹦跳出。

  “不,不要!”赵雨燕被一把捉出去,脸上流露惊恐。

  “雨燕!”余孟娴伸长手想拉她,却也被用力拖去。

  裴绍谦从背后抱住她,马贼见状一拳击中他的脸,裴绍谦往后瘫倒,吐出一口血,孩子们吓坏的嚎哭着,余孟娴担心的想往后看,却已被拖出了马车。

  “快!”

  余孟娴和赵雨燕双双被扔上一辆牛车,双手被反绑在牛车上,一个马贼鞭策着两匹马儿拖着牛车跑,一下就不见纵影,马贼见达到目的,也快速骑着马溜走,留下一地的狼藉。

  “他们把少夫人和赵姨娘掳走了,快追啊!”阿智往后一瞧,护卫们都受了伤,追不上,他焦急得捉着发,不知该如何是好。

  “少夫人……”小弥哭得凄惨,两个孩子无助的大哭,其他人脸上都带着茫茫然的灰暗。

  怎么办?不见了……裴绍谦眼见那群人将妻子带走,真怕妻子永远消失了,无法回到他身边,一看到护卫的马,突然跃上马背。

  “少爷,您不是怕马?!”阿智惊恐的问,知道他要做什么。

  “为了娴儿,我不怕……不能怕……娴儿,我去救你……驾!”裴绍谦克服了恐惧,还提了剑,马鞭一挥,曾经骑术高明的他,由着本能驾驭马儿往前狂奔。

  在牛车上的余孟娴,双手被绑死在牛车的铁祢上,她很清楚被马贼带走的下场是什么,无论如何她都得逃走。

  她被反绑的双手在牛车上摸索着,摸到了一根铁丝,可能是从老旧的铁栏上剥落的,她握着铁丝,割着手上的绳索,因为看不到频频剌到手,疼极了。

  “割不开的……”赵雨燕见她那么努力遂摇了摇头。

  余孟娴看她一点都不挣扎才觉得奇怪,“我一定要逃走。”她咬牙道。

  割到一半,余孟娴听到后方有马蹄声追来,抬起脸来,陡地瞠大眼。

  那不是裴绍谦吗?!他不是怕马吗?余孟娴眼眶一热,蓄满泪水,他是来救她的,为她克服恐惧而来,骑马来救她!

  “竟然追来了!杀!”

  余孟娴见马贼持刀砍向他,心里紧张极了,但,是她看错了吗?她看到他拿剑反击,挡住了攻势,虽然动作不太流畅,但都准确的挡住了,他怎么那么厉害!对了,他习过武!阿智说他武功高强,他现在是靠着本能在战斗!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