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0 页

 

  余孟娴低头谦虚道:“禀太后,是绍谦有耐心教导孩子,而进宫的礼仪,王嬷嬷也帮上许多忙呢。”

  太后看她不居功,满意的朝王嬷嬷点头,觉得当初指婚改由余孟娴嫁给孙儿真是正确的决定。

  一番寒暄后,苏公公领着礼亲王一行人入席,没人发现周侧妃的脸色异样阴沉。

  皇后和太后从头到尾都没有看她儿子一眼,只关爱裴绍谦一家四口,明明她的儿子才是最优秀的。

  “今天的比试你可不能输,知道吗?”周侧妃朝身边的儿子叮咛道。

  “娘,放心吧,我有准备。”裴绍义说得敷衍,直盯着余孟娴的身影,流露出邪气。

  宴席上,桌上摆满珍馐佳肴,文武百官一一坐定,礼亲王一行人坐在离皇上、太后最近的位置,众人一边享用美食,一边欣赏舞姬献舞,好不热闹。

  用完膳后,转移阵地到户外,开始举行各种比试。

  皇上和太后、皇后以及众嫔妃坐在临时搭建的华丽楼台上观赏比试,宫女们站在他们背后拓扇子为他们消暑,文武百官则坐在台下。

  首先是骑马比赛,参加的贵胄之子陆续进马场,裴绍谦并没有报名,和妻儿坐在座位上观赏,这时两个衣着华贵的男人走了过来,后方还跟着好几个护卫,阵仗颇大。

  “二皇子、四皇子……”

  裴绍谦喃喃说道,余孟娴抬头对上,和他一块离开座位,朝两人行礼。

  “绍谦,这就是你娘子啊,长得这么可人,莫怪太后和皇上那么夸赞了。”二皇子打量着她,虽不如他宫中的美妃有姿色,但也是有气质的小家碧玉,可惜已经嫁为人妻了。

  “二皇子美言了。”余孟娴说着客套话,不喜欢他看她的风流眼光。

  “弟妹,我们和绍谦是表兄弟,他之前骑马出了意外退婚,后来纳了妾室又休了,现在看到他有好姻缘,我们很为他高兴。”四皇子亲热的搭上裴绍谦的肩膀。

  “谢四皇子关心。”余孟娴看出这人目光没那么真诚,还把退婚的事说出来,让人觉得是在幸灾乐祸。

  二皇子接着把目光投向裴绍谦,狡黠道:“绍谦,你今年还是没报名竞马和狩猎赛,也是,你很怕马吧?这样不行喔,不能一直逃避下去。”

  “逃避下去的话,你一辈子都骑不了马的,难道你想一直让人看笑话吗?”四皇子也不怀好意道。

  裴绍谦脸色带有为难。“二皇子、四皇子,我……我……”

  “今日是太后的寿辰,你是太后最疼爱的金孙,你可要表现给她瞧!”

  “你爹身子不好,如今好不容易进宫,你难道不想让你爹开心吗?”

  余孟娴看他们不断的用言语剌激裴绍谦,硬逼他上场,难怪他不爱进宫了。她想帮他解围,但对方是皇子,她不好多说什么,而且,他不能永远靠她,他得靠自己扭转颓势。

  她教了他许多,要他学会冷静,慢慢想出答案回答,她相信他办得到的。

  裴绍义在另一桌,看到裴绍谦被两个皇子找麻烦,走过来为弟弟说话,以显示自己的优秀。“二皇子、四皇子,我四弟惧马,你们就不要为难他了,我会连他的分一块努力的,好让我爹引以为傲。”

  二皇子和四皇子根本不把裴绍义看在眼底,又对裴绍谦开口,“哪能怕这种事呢?绍谦,你可得去克服。”

  “是啊,多骑几次就不怕了。”

  他们嫉妒裴绍谦,嫉妒他受到太后和皇上的看重,风采盖过他们两个皇子,尤其以往只要皇宫举行比试,都是他赢得头彩,教他们眼红,也因此裴绍谦变成傻子后,他俩找尽机会作弄他。

  过去受到欺压胁迫,裴绍谦都会紧张得说不好话,不知如何应答,但余孟娴教他先闭上眼,深呼吸三次,然后再张开眼,将他们当成无足轻重的西瓜,这样就能冷静下来。

  “二皇子、四皇子,我确实怕马,无法参加,但我非常期待看到你们的表现,请你们多多努力。”说完,他掰开肩上的手。

  二皇子和四皇子没想到他会冷静果断的拒绝,还掰开他们搭在他肩上的手,顿时都傻住了。

  “二哥,谢谢你帮我。”裴绍谦转头朝裴绍义感激道。

  裴绍义脸上有着错愕,“你怎么会……”回过神,假意真诚道:“不会,我会连你的分一起努力的。”

  末了,裴绍谦走到妻子身边,一副很欢喜想讨她摸的样子。

  “你做得很好。”余孟娴对他竖起大拇指喊赞。

  裴绍谦也跟着竖起大拇指,然后牵起她的手回到座位上,和孩子们说说笑笑的。

  二皇子和四皇子见了没趣,竞赛也快开始,便走人了,而裴绍义则一脸疑惑,想不透裴绍谦怎么突然变灵光了?

  结果,裴绍又因为分心,在竞马比赛里落得最后一名。

  周侧妃感到脸上无光,真想大力拧他的耳朵。

  第二回合的狩猎赛,必须骑着马射猎物,裴绍义一只猎物都没猎到,周侧妃气得想捶他。

  第三回合是射箭比赛,裴绍谦开始薪露头角,射了十箭,箭箭正中红心。

  余孟娴真想欢呼,当初她想挖掘他的才能,想着他除了画画写字外,还会什么技能,阿智说他文武双全,很会射箭,只是摔马后疏于练习,于是她趁着进宫前的时日,让他好好练习。

  孩子们被下人高高抱起,放在肩上观看,大喊着爹爹好棒。

  裴绍谦的表现令人刮目相看,与擅射箭的太子并列第一。

  而裴绍义只射中三箭,名次殿底。

  接下来是自由赛,可展现自己的拿手本领,裴绍谦选择作画,画出他心目中慈祥又亲切的太后。

  太后非常感动,热泪盈眶,裴绍谦也获得最大的掌声。

  余孟娴看到他表现那么好,胸口激动的狂跳,眼眶发热,流下感动的泪水,深深的以他为荣。

  裴绍谦像是感受到她的注视,回望她,然后一步步走向她,恨不得马上回到她身边。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