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杜雅臻一副顺从的自椅子上站起,下一刻,她看准床铺位置跌过去,扶着额头道:“哎呀,我的头好晕……”

  “小姐!”小弥赶紧走过去扶住小姐,对余孟婷是敢怒不敢言,老夫人不在,小姐又要被欺负了。

  余孟婷压根儿不信她头晕,指着她命令道:“少装模作样了,快给我起来!”

  杜雅臻坐在床上,揉揉额道:“二姊,我去了地府一趟,受到了惊吓,现在仍觉得很不舒服。”

  余孟婷震惊的瞠大眼,“你说地……府”

  杜雅臻半捂着嘴,好捂住她得意上扬的唇,“你知道我看到什么吗?我看到牛头马面在拔人舌头,那是生前口出恶言的人所受的惩罚,还看到一个很大的油锅,生前心肠恶毒、做坏事害死人的人会被丢入油锅里炸……”

  “我又没想要害你!”余孟婷听得都起鸡皮疙瘩了,毕竟她年纪小,会对阴间心生畏惧,加上自己就是害她生病的元凶,心虚着,一下子就被杜雅臻糊弄了。

  杜雅臻心里一笑,故作病弱道:“那情景真是太可怕了,我只要闭上眼就会想起来……”

  “你就好好养病,暂时不用过来!”余孟婷逃命般的离开,丫鬟们也鱼贯的踏出房间。

  “小姐……您好厉害!”小弥本来还怕小姐会被欺负,结果反倒是二小姐跑了,先不说小姐是不是真的去过地府,小姐能吓跑二小姐,这可是有生以来第一次呢。

  “小弥,我以后不会再受她欺负了。”杜雅臻微笑道。

  小弥詑异得嘴巴张大着。小姐脸上虽然带有病气,但双眼很亮很有神,也不再懦弱。“小姐好像变了个人……”

  杜雅臻没有说话,既然上天给她重生的机会,无论如何她都要好好过。

  前世的她是个孤儿,从小在育幼院长大,很早就知道自己没有父母依靠,因而学会独立,不曾吵闹哭泣,她还会像个小大人般的照顾比她年幼的弟妹。

  也因为照顾小孩一把罩,她半工半读选择幼保科就读,毕业后,进入幼稚园当老师,和同事们处得很好,园长也对她照顾有加,让她觉得纵然她身为孤儿,她也可以过得很好,活出自己的一片天。

  她还计划好要在二十八岁前找到喜欢的对象结婚,建立幸福的家庭。

  但如今,她居然死了,她从没想到自己会那么早死,她的人生就这么结束……

  杜雅臻真的很想哭,但向来坚强有韧性的她,最先想到的是,她该如何活下来!

  生命得来不易,死了就什么都没了,她想活下去,前世她一个人都能活得好好的,如今身处这种艰难的处境,她同样有办法活下去。

  从今天起,她得习惯刚刚镜子里的那张脸。

  她要告别过去,忘记前世的一切,以余孟娴的身分重生。

  岁月如梭,四年过去,拥有现代人灵魂和智慧的余孟娴,如今抽高了身子,略圆的下巴变尖,变成娉婷少女,虽然称不上倾国倾城,但是长相清秀娟丽,笑起来温柔,加上个头纤瘦,第一眼给人的印象就是文文静静、娇娇弱弱的,没有杀伤力。

  若问她穿越来的这四年做了什么?开外挂加金手指,征服将军府里所有人?

  不,穿越也要低调,毕竟她是个地位不高的庶女,上头还有看她不顺眼的嫡母和嫡姊,太出风头可会遭嫉被陷害的。

  但,太不起眼也会被人恣意看轻,所以她得适时表现她的长处,例如她原本个性懦弱畏缩、上不了台面,大病过后摇身一变成为优雅的大家闺秀;她习字快,在前世学过毛笔字,写得一手漂亮好字,让祖母和将军爹爹惊艳几分,不过也仅止于此,她不能盖过兄姊们的光芒。

  然而,她这么低调求生存,想安安稳稳的过日子,余孟婷却还是不放过她。

  长大后的余孟婷是个美人胚子,公主病也越发严重,总是无所不用其极的找她麻烦,而她不想与这个嫡女硬碰硬,表面上会顺从她,但私底下阳奉阴违,用许多招数避过她,也靠着祖母的撑腰尽量甩开她的纠缠。

  她虽然是庶女,但祖母却是真的很疼她,比前世生下她后便撒手人寰的亲生母亲对她更好,只是性子太温厚,加上因嫡母的娘家对余家有帮衬作用,祖母不想与强势的嫡母硬碰硬,所以多加容忍,但祖母知道嫡母会故意扣她月钱,总会私下塞私房给她,让她很感动。

  但这些钱她都没花用,而是存了起来。现在她还有祖母可以依靠,但祖母总有一天会离开人世,她不知道她未来的命运会如何,手上多存一点钱总是好的。

  平日,她也会差小弥帮她到城里买布来绣荷包、面纱、帕子等东西,再托店家贩卖赚点钱,为了在这一世有一技之长,她的女红学得可好了。

  此刻,余孟娴正待在房里,专心绣着一条绣有HELLO KITTY图案的手帕,这只没有嘴的猫不只在她前世很抢手,在古代也卖得很好,正当她快绣好一条时,小弥匆匆忙忙地跑进了房里。

  “小姐,老爷回来了!”

  听到爹回来了,余孟娴停下手上的活,自椅子上站起,准备去大厅迎接父亲。

  她爹余健将军长年驻守边关,一个月才回家一次,虽然看在她写字漂亮的份上,终于会正眼看她,但他们父女之间仍是很不熟,所以纵然她不想去见父亲,可是碍于礼教,她这个庶女仍是得去。

  “小姐,老爷回来就急着把夫人和二小姐叫进书房里,并没有要您过去……”小弥道,接着神秘兮兮的凑近她耳边,“小姐,小弥偷听到了,老爷帮二小姐订好婚事了,听说对方是个傻子……”

  “傻子?”余孟娴很意外,别说余孟婷眼界很高,非最好的不要,她也是个有头有脸的嫡女,爹怎会将她嫁给傻子?

  “小姐,您还记得四年前大小姐原本要嫁的礼亲王之子吗?也就是太后最疼爱却早逝的宁平公主所生的小儿子裴绍谦,他在四年前的皇家狩猎时,从马背上摔下,把脑袋给摔傻了,最后婚事延宕,现在事隔四年,太后有意重谈婚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