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7 页

 

  “幽会?”她摸不着头绪。

  裴绍谦脸上带有羞意,搔搔头道:“三哥说的,一男一女在一起就是幽会。”余孟娴盯着他,好笑道:“幽会是还没成亲才叫幽会。”

  裴绍谦想了想,好像是这样,但他不管,“可是,我想跟你在一起,没有爹,没有诗儿、尧儿,没有绍礼,没有阿智、小弥、嬷嬷和其他人,只有我们两个人。”

  余孟娴不可思议地望着他,难不成,他对她也有占有欲?

  这么想时,裴绍谦突如其来的将头枕在她腿上,吓了她一跳,“绍谦,你……”

  “三哥说可以这么做。”裴绍谦有点心虚,但还是做了。

  余孟娴简直不敢相信,“你到底都跟三伯聊些什么啊?”

  真看不出来,三伯这个斯文人骨子里很闷骚,而这男人,看起来很老实,可是偶尔也会做出赖皮的事!

  余孟娴想起几次裴绍谦做坏事时心虚的表情,不由得噗哺一笑。

  “好舒服,娴儿的腿软软的。”裴绍谦见她没生气,放心的闭上眼道。

  也不用说出来。余孟娴没好气地想,看到他的头发都飞到脸上了,微笑的替他拨好。

  腿上的男人一动也不动,睡得像天使,以为他睡着了,她有感而发道:“绍谦,你知道吗?我本来要嫁的不是你,是另一个男人。我二姐不甘愿嫁给你,竟和娘联手陷害我,逼我嫁给一个大我三十岁的县令……”

  余孟娴一说完,裴绍谦睁圆眸看她。

  “绍谦,你不是睡着了?”

  裴绍谦蹙起俊眉,“娴儿,你娘家人欺负你?”

  “呃,这个……”

  “你娘家人欺负你?”他追问。

  “呃,也不是所有人都欺负我,我奶奶很疼我的。”

  “你娘家人欺负你,那我要……”

  余孟娴看他想爬起来,活似想找她娘家人算帐,连忙按下他的头,“听我说完,我本来很怨她们的,当太后指婚时,我更觉得嫁给你跟那个人没有两样,可后来我才发现我错了,你们不一样,你比那个人好多了,嫁给你真好,我很庆幸我嫁的人是你。”

  才刚说完,腿上的男人又想起来,余孟娴这回来不及按下他,他已抬起上身转向她,双手分别按在她身侧的草地上,异常认真的望着她。

  头一次,她说嫁给他真好,他好高兴。

  “娴儿,我不会让你后悔嫁给我的,我会当好你的丈夫保护你的!欺负你的人,我都会给他们好看的!”

  余孟娴心坎一震,有股暖流滑过。

  和他成亲以来,每天他总会带给她一点点感动,一点一滴融化她的心,今天他说的这句话,更直直的打动她的心,让她泫然欲泣。

  待在娘家的这几年来,虽然她有老夫人的保护,但大半时候都是她一个人面对困难,久了其实她也是会疲累的,也需要有个男人保护她。

  裴绍谦是待她很好、很疼她,能给她一个温暖的家,但因为他性子不成熟,无法给她女人需要的安全感。

  这一刻,当他说他不会让她后悔嫁给他,他会保护她时,她确确实实的感受到他想守护她的决心,让她相信他是个可以依靠的男人,能放心的将自己的下半辈子托付给他。

  “娴儿眼睛红红的,是想哭吗?”裴绍谦靠向前问道。

  “我没有要哭……”余孟娴回过神,才发现他靠太近了,脸对脸的几乎能嗅到彼此温热的气息,她直盯着他那双带着忧心,单纯又漂亮的眸子。

  毫无设防地,她的魂似被他这双单纯的双眼吸纳进去,也像是被他身上独特的男人气息迷惑住,她的心跳无法克制的加快,脑袋混沌发热……

  再靠近一点的话……他会亲她吧……

  “没有想哭就好。”裴绍谦生性单纯,也没想太多,在说完后,重新躺上她的腿。“娴儿的腿儿软软的……”他打了呵欠,闭上眼就睡。

  余孟娴呆了好久好久,有点搞不清楚这是什么状况,心里也一阵空荡荡的,像是他没吻她,她很失望?

  她猛拍拍脸,不敢再多想。

  接着,她感觉双腿被他枕得有点发麻了,可是她却不想叫醒他,满脑子都是他说要保护她的承诺,让她心头暖暖的,想多宠这个男人一下。

  就让他多睡一会儿吧。

  凉亭里,周侧妃和她的儿子裴绍义,正隔着一段距离观察他们这一家子的和乐。

  周侧妃平时脸上总是带着温柔的笑,可这一刻她精致的妆容上只有阴沉。

  “那个女人费尽心思让王爷踏出房,还亲自下蔚做膳食,希望王爷的病养好,到底是在打什么主意?”

  除此之外,她还知道她私下调查贺礼被掉包以及马车损坏之事,大力整顿府里轻视裴绍谦的下人,真让她难以想像,一个才十五岁的闺秀有此能耐,当然,她什么都查不到,没有证据证明是她指使的,只是,王爷的病一天天好转,确实对她没好处。

  她恨她的丈夫,他心里没有她,只有宁平公主,当初还信誓旦旦的说他心里只有她死去的姐姐,故意冷落宁平公主两年,最后还不是迷上那女人,宁平公主一去世,他更是悲痛欲绝;而他当初娶她不过是对于她娘家人的愧疚,娶林氏也只是为了证明他不会移情宁平公主。

  她不是没努力过要让丈夫爱上自己,但经过这么多年,她早就死心了,看清楚只有金钱权势才是最重要的,随着丈夫病倒,她终于当上礼亲王府的当家主母,他可得一直病着,她才能一直掌权。

  儿子更是她唯一的依靠,亡姐所生的世子长年卧病在床,日后肯定由宁平公主所出的嫡子裴绍谦继位,丈夫的心都被那女人夺走了,她无法眼睁睁再看着那女人的儿子成为世子,比她儿子还风光。

  所以四年前,她才要人在马背上动手脚让裴绍谦摔马,她真恨不得他摔死,就跟他那碍眼的娘一块死,她早想好,只要他一死,她便说服丈夫向皇上上疏,让儿子继承世子,虽然她儿子是庶子,但依丈夫和皇家的好关系,皇上应该会允准,没想到裴绍谦却没死!不过他摔成傻子更好,可以任她搓圆捏扁,突显她儿子的优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