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6 页

 

  礼亲王碰到孙子撒娇就没辙了,想想媳妇说的也对,忙点头道:“好、好,都听你们的。”

  “不成,王爷体虚,容易疲累,不仅不能吹到风,要是热着了,身子也会不适的。”周侧妃反对的声音从外室门口传来,接着一脚踏进来。

  她转向余孟娴,一副语重心长道:“孟娴,你不知道,王爷的身子不比寻常人,可禁不起一点折腾,待在房里休息是最好的。”

  余孟娴迎向周侧妃,眸底闪着精明,开口说服她,“二娘,爹体虚,容易疲累,是因为没有动的关系,只要别太过度,稍微到外头走动,对他身体是有益的。”

  “爹……爹怕热的话,我可以帮爹撑伞,不会让爹热着!”裴绍谦接在妻子后面道,这还是他第一次开口违逆二娘。

  “我也是!我会帮爷爷遮太阳。”尧儿举高手道。

  “我、我……倒茶给爷爷喝!”诗儿道。

  礼亲王看儿子和两个小孙子那么贴心,对着周侧妃道:“难不成我剩余的日子都得躺在床上吗?成天躺着,身子就会好吗?我宁可去做开心的事。”

  余孟娴趁胜追击道:“二娘,等出太阳,天气就会变暖和,不怕着凉,在树下乘凉,也不会热着,而且有孩子们陪着爹,爹心情自然好,心情好,这病就会好转,生病也要用心医,大夫开的药可不是仙丹哪。”

  闻言,周侧妃那保养得宜的美丽皮相瞬间刷黑。

  余孟娴看出她的愤怒,总算是露出真面目了。她锭开微笑,笑得甜美,“二娘自然也希望爹身子变好,是不是?”

  周侧妃盯住她,黑瞳里隐隐含着一丝狠劲。

  余孟娴没有退缩,挑战她权威的等待她回应。

  两人对峙着,空气中似有劈哩啪啦响的火光。

  终于,周侧妃开口了,那假意的笑脸看起来有些扭曲,“那好吧,你们夫妻可得照顾好王爷。”

  第4章(1)

  这天,礼亲王在裴绍谦的搀扶下,走出屋子,晒了太阳,和孩子们一块走了一小段路,回房后没有任何不适,心情还愉快得很,晚上很好入睡。

  周侧妃见状,没理由再说什么,余孟娴便和礼亲王约定,每天早上孩子们习完字后,会陪他出去走走活动筋骨,下午三点间,则陪他喝喝茶,她会特别为他做适合他吃的点心。

  礼亲王在养成每日走动的习惯后,神奇的体力竟变好了,较不易染风寒,府里的仆人们都啧啧称奇,说新嫁来的四少夫人比大夫还厉害。

  今天风和日丽,礼亲王走了一段路后,便在树下休息,吃着余孟娴为他准备的水果和饼干,谨慎起见,随行的丫鬟还备了扇子、伞和厚衣,就怕天气突然坏了。余孟娴陪着礼亲王在树下乘凉,裴绍谦和裴绍礼陪着诗儿、尧儿在空地上玩踢

  球、捉鬼的游戏,只见两个大人都喘吁吁的躺在地上了,两个小的还精力旺盛,一人一手的拉起他们的爹想再玩。

  “爹,当马儿!当马儿!”

  裴绍谦求饶道:“去……去找你们三伯伯。”

  孩子们转而朝裴绍礼走去,拉着他。

  “三伯伯当马儿!当马儿!”

  裴绍礼不忍拒绝孩子,努力趴着当马,让尧儿爬上背坐好,却爬了几步就倒了,一动也不动。

  “马儿跑不动了!三伯伯真没用!”

  “尧儿,不能老实说,三伯伯会难过的。”

  孩子们的童言童语惹得众人大笑。

  余孟娴在一旁陪着礼亲王乘凉,气氛热闹又温馨,她忍不住也笑了。

  在前世,她是个孤儿,虽然身旁围绕着许多对她好的人,但,回到家她却是孤伶伶的,一个人过日子,现在她有个疼她的丈夫、一对可爱的子女、和蔼的公公和好相处的三伯,一家人聚在一起欢笑,她觉得自己好幸福。

  “好了、好了,别压着你们三伯伯丨二裴绍谦连忙将两个小家伙从三哥背上捉起,小家伙们一落地,立刻跑去找爷爷。

  “来吃点心了!”余孟娴递上三明治和茶水给丈夫和孩子们。

  孩子们在发泄完精力后也饿了,吃得满嘴都是,她帮他们擦擦嘴。

  “娴儿,我也要……”裴绍谦也凑上嘴巴要擦。

  余孟娴顺势帮他擦嘴,无意识这动作她做得极为自然,她早习惯打理完两个小的,再打理他,浑然不觉两人的举动在旁人看来有多亲密。

  “四弟和弟媳感情真好。”裴绍礼一脸欣羡。

  “绍礼,你娶了妻,就不用羡慕别人了。”礼亲王笑道。

  “是啊,三哥,三娘也说过要给你娶媳妇呢,你都不要,说什么要等考取功名,你考了那么多年也没考上。”

  裴绍谦直白地说,害得裴绍礼尴尬的爬爬发,“呃,我一定会考上的……”他苦着脸,忙挥手道:“欸,娶妻可麻烦了,饶了我吧!我这人最不爱被管了,一个人想去哪就去哪,多自由啊!”

  所有人听了都哄堂大笑。

  余孟娴看他这副敬谢不敏的模样,也笑了笑。

  裴绍礼不是世子,也不如裴绍谦受宠,更不是身为当家主母的周侧妃所出,在王府里,可说是被极度忽略,没有存在感的人。

  但在余孟娴看来,他是存心低调的,极享受这种不被关注的轻松日子。

  裴绍礼发现她正在看自己,像是怕被她看穿了什么,故意笑道:“弟妹,你得救我,只要你赶紧生个孩子,就不会有人注意我的婚事了。”

  余孟娴尴尬的涨红脸,但她不慌不忙的将三明治夹入盘里,放在他面前道:“三伯请吃吧。”

  “是想塞我的嘴吗?”

  此话一出,大伙儿都笑了。

  余孟娴回过神来,就见丈夫盯住她,不知在想什么,接着他朝她走来,捉住她的手往另一个方向走。

  “绍谦,你要去哪里,大家都在……”她转过头望向孩子。

  裴绍谦拉着她来到前面一棵大树下坐下,余孟娴不明所以,看他鬼鬼祟祟的探向四周,然后神神秘秘的对她说:“娴儿,我们来幽会。”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