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5 页

 

  一查之下,她才发现婆子、丫鬟都被周侧妃的人收买了,周侧妃身边的人在前一晚悄悄潜进他们房里调换贺礼。

  马车被破坏,负责照顾马儿的小厮承认是他做的,但余孟娴觉得他动机不足,反倒是有人看到周侧妃身边的人拿了钱给他,让人起疑。

  最古怪的是,这两个嫌疑重大的人很快被周侧妃发落了,是送去官府还是哪,她并不清楚,线索就这么断了,无法查下去。

  倒是她请小梅、小狗子、阿好婶他们以后别再散播谣言,他们挨不过良心谴责说出是周侧妃给他们钱,要他们这么说的。

  余孟娴当初嫁来礼亲王府,就觉得周侧妃有问题,这王府也有问题,没想到都是周侧妃一手主导,是看裴绍谦变得憨傻好欺负吗?

  王嬷嬷并不知情,叹息说自从王爷病瘫在床后,王府就是周侧妃掌权,因为管理得好,周侧妃处事又圆滑,没人看出她真正的为人。

  王嬷嬷想告知太后处理,但一来余孟娴没证据,又怕周侧妃会找人顶罪,反倒让她和裴绍谦以后的日子难过,她便说要自己处理。

  首先,余孟娴以四少夫人的身分帮裴绍谦建立威严,告诫下人不准轻视裴绍谦,同时也柔言相劝,裴绍谦待他们不薄,要他们做好分内的事。

  至于周侧妃的所做所为,她怕裴绍谦得知后单纯的心灵会受伤,并没有特别对他说。

  紧接着,余孟娴有更重要的事要做,她要帮礼亲王调养身子。

  周侧妃敢这般欺凌裴绍谦,就是仗着王爷生病无法管事,要是王爷的身子能好起来,和裴绍谦之间的父子关系变好,就能削弱周侧妃的势力。

  就是今天了,她要展开她的反击。

  一早,她和裴绍谦带着两个孩子来到王爷的寝房请安。

  裴绍谦呆站在寝房门口,局促不安道:“我真的可以吗?”

  娴儿告诉他,爹不讨厌他,不认为他是个傻子,是下人胡乱说的,还说今天她要安排他和爹说说话,让孩子们和爹亲近点,可是,他怕自己做得不好……

  “可以的,你只要像平常那样说话就好了,王爷会理解的。”余孟娴为他打气,裴绍谦这才安下心来,绽开笑容。

  余孟娴见孩子们也有些不安,弯下身对他们说:“爷爷生病了,一个人很孤单,需要你们陪……你们能不能陪爷爷玩?”

  孩子们想起她说过,爷爷并不讨厌爹,爷爷是喜欢爹的,遂乖巧的点了头。“真乖,我们一起进去吧。”余孟娴让小弥和阿智留在寝房外,和裴绍谦一人牵着一个孩子踏进王爷的寝房。

  公公身体不好,余孟娴平常只会和裴绍谦来请安,这次难得带着孩子一块来。

  周侧妃并不在,余孟娴早打探好趁这时候来的,礼亲王正巧醒来,听到他们来了,忙着要仆人扶他到外室,裴绍谦也快一步去搀扶,扶着父亲坐在舒适的长榻上。

  之后他呆站着,不知该做什么,余孟娴朝他使了眼色,他看到丫鬟端来洗脸水,连忙顺手拿起水盆里的毛巾,将之拧干。

  “爹,我来帮你擦脸吧!”他殷勤的说着,见父亲没有拒绝,轻轻为父亲擦起脸来,露出满足的笑容道,“擦干净了!”

  礼亲王看着他的小儿子,自从妻子过世后,他就偏宠这个小儿子,彷佛看着他,就能看到他母亲的身影,但自他病了后,就不知不觉和小儿子生疏了,今日小儿子前来为他洗脸,让他意外又开心。

  “谦儿,你真贴心。”

  裴绍谦放下毛巾,搔了搔头,“爹,你喜欢,我天天给你擦脸。”

  礼亲王脸上充满欣慰,又拍了拍他的手道:“谦儿,我听说了,你在你林伯伯的寿宴上题字,表现得好极了,爹以你为傲。”

  裴绍谦一直以为爹是嫌他笨的,听到爹赞美他,他好高兴。“爹,下次我写字给你看吧!”

  “好、好……”

  父子俩间的隔阂,在说上几句真心话后就消失了。

  看到这一幕,余孟娴也为他高兴,弯身催着两个孩子道:“你们不是想跟爷爷说话吗?”

  “真的吗?过来爷爷这里。”一早有儿子替他擦脸,还能看到两个可爱的小孙子,礼亲王心情大好。

  诗儿、尧儿主动走向他,诗儿仰高头好奇问道:“爷爷,为什么你的头发是白的?”

  “因为爷爷老了。”礼亲王笑着摸摸诗儿的头。

  “白色的,好漂亮。”尧儿伸手捉起爷爷的头发。

  “尧儿,不可以。”裴绍谦阻止道。

  “没关系,真可爱,小力点……”礼亲王笑呵呵的求饶道。

  这时,有人端早膳进来,余孟娴看了下菜色,微蹙秀眉,病人不宜一大早吃那么丰盛的食物。

  “爹,下次我做个清粥小菜给您吃吧。”

  “也好,我都腻了。”礼亲王点头说好,又忙着阻止孙子拉他胡子。

  余孟娴看公公和孩子玩得起劲,顺着这和乐的气氛道:“爹,用完早膳后,我们一起到外头走走吧。”

  说完,她朝丈夫眨眼,裴绍谦赶紧附和道:“是啊,爹,晒太阳最舒服了,一起出去走走吧。”

  余孟娴还朝窗子方向走去,打开紧闭的窗。

  丫鬟为难道:“少夫人,不成啊,周侧妃嘱咐过,不能让王爷吹到风。”

  “又没什么风,只是让空气流通罢了。”周侧妃这样做,真的是为王爷好吗?余孟娴回头朝礼亲王道:“爹,屋子通风,人才会舒坦,也要多出去晒晒太阳,身体才会好,一直躺在房间里,心情不好,身体怎会好?”

  余孟娴早问了家里的大夫有关公公的病情,公公患的是消渴症,也就是现代的糖尿病,糖尿病不光只是吃药控制,还得有正常的作息、适当的运动,吃也要注意,这病才能控制好。

  裴绍谦也挺聪明,学着余孟娴朝她眨眼,也朝两个孩子眨眼,孩子们马上领会道:“爷爷,出去玩……爷爷,出去玩嘛……”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