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3 页

 

  余孟娴真的晕了,她送的宝玉明明是真品,怎么会变成假货?

  “有没有搞错,居然送大人假货,真是丢人!”

  “该不会是人太傻,被骗的吧?”旁人祭私语着。

  裴绍谦都听进耳了,从以前到现在,也不知听过多少次别人笑他傻子,他都尽量不去在意,但这次二娘特别嘱咐要他好好表现,他不能失礼,不能让礼亲王府丢脸。

  “大人,请相信我,我没有买假货……我也不知道为什么真的会变成假的……我很抱歉,我……我……”裴绍谦努力想替自己辩解,却拿不出强而有力的说词,到最后只能我个不停,双眼失措瞠大着,看起来就是吓傻了。

  “看起来就像个傻瓜啊!”

  “可不是……”

  余孟娴见丈夫陷入惊慌失措,周围的人纷纷窃笑着,她赶紧出面为他解围道:“礼亲王府与大人相交多年,没道理会买假货送大人。大人,是我们原本送的那块松柏宝玉被掉包了,我们不知是何人想陷害我们,但我们真的没有恶意欺骗大人之心。”

  瞧裴绍谦慌乱成这副德行,他的媳妇也出声说话,林侍郎知道他再刁难就变成他欺负人了,好歹是好友的儿子和媳妇,该给他们台阶下。

  “罢了,我相信是出了什么差错,请入座吧。”

  但,任谁都看得出林侍郎心情不好,太扫兴了。

  余孟娴看到裴绍谦自责着,知道不能就这么算了,否则会成为他心里的阴影,让他以后做事都畏畏缩缩的。

  这时,余孟娴看到有人送上亲笔提的匾额,灵机一动道:“大人,我们是真心来向您贺寿的,出了这种事我们也觉得歉疚,不如让我夫君做个补偿,题个字为您庆祝生辰吧!”

  林侍郎听得意外,摸起胡子思索。

  裴绍谦张大眼看她,不敢相信她说了什么。

  余孟娴袖下的手握紧他的,“绍谦,你最会写字的不是吗?就照平常练字那样写吧!”

  裴绍谦望着她,又望了望她握住他的手,她那柔软温热的小手,让他慌乱的心渐渐平静,接着,他松开她,朝林侍郎道:“大人,让小侄为您题字祝贺吧。”

  林侍郎见他们夫妻如此有心,命人端来笔墨。

  周遭仍有人讪笑,不时传出“傻子会写字”等嘲笑的话,然而当裴绍谦落笔的那一刻,所有人都屏住了气息。

  裴绍谦写得一手好字,落下的“寿比南山、福如东山”是再普通不过的贺词,

  但这八个字写来优雅漂亮,又不失劲道,当下令众人惊艳。

  林侍郎见了十分感动,“这字……真怀念啊,跟你以前写的一样漂亮……不,是更好看了,这几年来你肯定很努力的在练字吧!你做的很好,这是最好的贺礼了。”

  说完,他望向余孟娴,又朝裴绍谦道:“绍谦,你真是娶了个能干的好媳妇,那么会帮你设想,你可要好好待她。”

  被赞美了,裴绍谦欢喜的望向余孟娴。

  余孟娴也被赞美了,略带羞龈的回以微笑,暗自庆幸过了这一关。

  在看见裴绍谦当场写下受主人家称赞的一幅好字后,众人皆不敢再偷偷嚼舌根了,裴绍谦也找回自信,接下来在宴席上的表现稳重大方、应对得体,这次裴绍谦代表礼亲王府前来祝贺,总算没有失了面子。

  第3章(2)

  午后,他们搭着马车回府,外头正下起毛毛雨,这样的天气最适合午睡了,裴绍谦早垂着脑袋闭眼睡着了。

  余孟娴精神倒好,沉思着贺礼被掉包的事,是下人的恶作剧吗?谁有那么大的胆子?

  突然间,马车整个往右斜倾,余孟娴尖叫一声,往裴绍谦的方向滑去,裴绍谦伸手抱住她,将她的头按入怀里护住。

  马车及时停住,阿智打开车门道:“少爷、少夫人,你们有没有受伤啊?真糟糕,马车的车轮坏了!我把您们拉出来。”

  两人踏出马车后,原本想搭上仆人坐的那一辆马车,但车轮也明显受损,恐怕半路会坏掉,眼见雨势愈下愈大,四周偏僻没有商家,一行人只好往前面的破庙去躲雨。

  破庙荒废已久,早已没有供奉神明,小弥和阿智清理了下,为主子找了块干净的地方坐,其他人也随地坐下休息。

  余孟娴坐在一堆茅草上,对方才的意外还心有余悸,因为天冷,她忍不住环抱手臂取暖,裴绍谦望了望四周,眼一亮,往某个方向走去。

  小弥看着外头的大雨,搓了搓冰冷的手,“看来这雨会愈下愈大!真倒楣,两辆车居然都恰巧坏了,那么旧的马车早该扔了……”

  “等雨小一点,我再去外头看看有没有路过的马车能帮忙,或请人载我去附近商家租马车。”车夫道。

  阿智脸色古怪道:“我刚刚看了两辆车的车轮,车轮上都有被刀子划过的痕迹……”

  小弥倒抽了口气,“该不会我们把马车停在林府,被谁破坏了?”

  “可是我一直都待在马车内呀!”车夫不解道。

  “那就是在王府里被……”阿智嚷道,对上余孟娴沉思的目光,噤了声,而小弥也不敢说话,他们没想过府里有人那么恶毒。

  余孟娴又想起贺礼被掉包的事,更认定肯定有人在背后搞鬼。

  是谁做的?为什么要这么做?

  故意调换贺礼让裴绍谦蒙羞,还破坏马车让他们无法回府,要是马车早一步坏掉,他们就有可能无法准时赴约了,好似有人不希望他们顺利行事。

  “娴儿,我捡到好多木块,可以帮你生火取暖!”裴绍谦不知他们在说什么,默默的收集四周散落的小木块、小木屑,抱到余孟娴面前。

  余孟娴吃惊的望着他手上的木块,没想到他会做出捡柴这种事。

  阿智一把抢过,脸上满是心虚。老天,他居然让少爷捡柴!“少爷,我来生火吧!”

  可惜,木块有湿气很难生火,随着外头的雨势变成滂沱大雨,庙内好几处都开始滴下雨来。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