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2 页

 

  “上次我的球飞上树,是小狗子帮我取下的。”尧儿也求情。

  余孟娴无可奈何,裴绍谦教出来的孩子都那么善良。

  阿智也没辙的朝她耸耸肩。

  “好吧,我不说就是了。”但余孟娴记住了阿好婶、小梅和小狗子这些名字,会私下要他们别再传这些伤人的谣言。

  裴绍谦忽然伸手摸了摸她的头,她吓了一跳,“做什么?”

  “娴儿真好。”裴绍谦满足的冲着她微笑。她说她不讨厌他,不会抛下他和孩子。

  余孟娴脸一红,“你是我丈夫,我当然要对你和孩子们好。”

  她别过脸,明明觉得他傻傻的,自己不会对他产生情愫,可为什么一看见他好看的笑容,她的心脏便不由自主的加速跳动。

  “少爷,章嬷嬷来了!”

  阿智冷不防喊了声,两人往前望去,就见章嬷嬷和几个丫鬟朝他俩走来。章嬷嬷是周侧妃的陪嫁嬷嬷,很得周侧妃重用,在府里颇有威望,周侧妃会派章嬷嬷来,肯定是有要事说明。

  章嬷嬷朝裴绍谦夫妻行礼后,禀明来意,“过两天是礼部林侍郎的生辰宴,但王爷的身子状况是没法去的,周侧妃得照顾王爷也去不得,世子还病着,二少爷那日有事,三少爷身分不合,只有四少爷您能去。周侧妃可特别嘱咐,四少爷您成亲生子了,总得学着独立,学着做点事,就趁这机会去见识见识。”

  得知周侧妃对自己的期许,裴绍谦顺从的点了头,“我知道了。”

  章嬷嬷微笑又道:“周侧妃会拨一笔钱下来,用来采买礼部林侍郎的贺礼。周侧妃说礼部林侍郎是王爷多年的老友,在您小时候也抱过四少爷您,周侧妃希望四少爷能好好表现。”

  余孟娴和裴绍谦思考着该送什么贺礼,又找了王嬷嬷商量,然后差人到金饰店挑有松柏长青之意的昂贵宝玉。这宝玉雕功精细,又不失大器,送给长辈做为贺礼最好。

  当天,他们一块坐上马车出发,裴绍谦显得很紧张,垂着头不说话,余孟娴看得出来,他很在意周侧妃说的话,他没有自信。

  “绍谦……”

  裴绍谦放在膝盖上的双手不禁抡紧,“那是爹的朋友,不能丢脸……我不能总是那么傻,我要好好表现。”

  余孟娴覆上他的手,为他打气道:“你会做得很好的,有我陪你呀。”

  裴绍谦望着她,而后豁然开朗的笑,一手捉牢她,另一手指着车窗外道:“娴儿,那家豆腐脑很好吃,那家的羊肉汤也好吃……”他深深的吸了口气,半垂着眸,不敢看她,“下次……我们一起出来玩吧,只有我们两个。”

  余孟娴听着他的话,发现他的脸庞和耳根子都红了,他捉着她的手握好紧,都汗湿了。

  这男人,真的好纯情呀。

  “好。”她微笑颔首。

  裴绍谦好开心,真诚的眸直勾勾望着她,对她说:“嬷嬷说,要疼媳妇,娴儿,我会好好疼你的。”

  嬷嬷还说,要对她好,她的心才会交给他,才会想跟他圆房生孩子,所以他才会每天送上鲜花,想讨她欢心。

  余孟娴早知他喜欢她,但被他用这么真诚无邪的目光望着,听到他说会好好疼她时,她仍是受到了感动,心口淌过一波波暖流,她脸一热,垂下头。

  礼部林侍郎设宴的地点是在城外的别院,据说那别院府宅后方有个湖泊,风景十分宜人,林侍郎特别准备小船供宾客游湖。

  马车往城外的方向行驶,一出城门,几乎就不见商家,只有零星用茅草搭建的摊子,接着愈往郊外走,进入了林子里,除了往来的马车、商车外,几乎难见到摊子和行人。

  也因为路途遥远,他们一大早出门,抵达目的地都近晌午了。

  别院布置得一片喜气洋洋,前来道贺的宾客很多,现场闹烘烘的,余孟娴和裴绍谦下了马车,在仆人的带领下踏进府邸,阿智、小弥和几个丫鬟、护卫尾随在后,阿智还慎重的抱着用红纸包着的礼盒,一行人往大厅的方向走去,因为宾客们和主人家熟识,男女并没有分席。

  “那不是礼亲王的么子吗?看起来很正常,不像傻子呀!”

  “就是傻了,外表哪看得出来……”

  余孟娴边走边听到旁人的窃窃私语,担心地望向裴绍谦,他们议论得这么大声,他肯定听到了吧?

  林侍郎就站在最前方接受众人的祝寿,他们夫妻往前走,在前面的人散去后上前,裴绍谦说了事先演练好的贺词,说完后,介绍起余孟娴,“林大人,这是我的新婚妻子。”

  林侍郎看到是裴绍谦代表礼亲王前来,脸上掩不住惊喜,再看到他身边的美娇娘,不禁一脸开怀,“原来这是你媳妇啊,上回是去喝你们小俩口的喜酒,这回能看到你们一块来真好,老夫真高兴。”

  “对了,你爹还是老样子?”林侍郎接着问,关心着老友。

  “是的,我爹本想亲自来,无奈身体微恙。要是林大人能拨空去看他,他的病肯定会好大半。”裴绍谦回道。

  林侍郎见他回答得有条有理,并不像是摔坏脑子的样子,更给他诚恳的好印象。

  “好,老夫下回就去探望他。”

  “大人,我夫君特别挑了一块松柏宝玉当作您的生辰贺礼,祝贺林大人松柏长青。”余孟娴说着,阿智马上递上,将贺礼交给林侍郎身边的家仆。

  林侍郎大喜,大半的贺礼都是暂搁在一边,但他心情大好,亲自拆起这份贺礼来看,岂知看了之后脸色一变,若有深意地对着他们夫妻道:“本官不在乎贺礼贵不贵重,诚心最重要,以假乱真是最要不得的。”

  余孟娴心一凛,不明白这指控怎么来的,裴绍谦脸上也浮现慌张,同时上前看个仔细,就见盒子里躺着一块翠绿的玉,色泽和形状明显与真玉不同,就连外行人都能看出这是市集上贩卖的劣质品。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