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专宠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1 页

 

  提起篮子踏出小厨房,抄捷径往林姨娘住的院落走去,在经过一个小院的空房间时,她听到里头传来奇怪的对话:“别在这里……”

  “怕什么,没人看到的。”

  “讨厌……轻点……”

  余孟娴面色一变,忍不住好奇地往窗内一探,竟看到赵姨娘衣衫不整的躺在榻上,而压在她身上的男人是……

  余孟娴咬紧贝齿才没有发出声音,放轻动作想悄悄离开此地。

  那男人身上穿的衣服,不是下人穿的灰色粗布,而是贵气的蓝色,背上绣着金色图腾,在府里会这么穿的只有那个人……

  也难怪赵姨娘对裴绍谦和尧儿都不上心,原来是和裴绍义有一腿……

  这是通奸,在古代里是要浸猪笼的!

  裴绍谦知道他的妾室搭上他二哥吗?

  “娴儿!”

  余孟娴抬起头,看到裴绍谦在前头不远处朝她挥手,她紧张得心脏都快跳出喉咙了,像作贼般快步往前跑,并将他拉走。

  她没看到的是,房间里有人抬起头望向窗外。

  “怎么了?”床上的女人因为男人的停顿而埋怨。

  裴绍义没看到什么,倒是清楚听到“娴儿”两个字,神色闪着诡谲。

  余孟娴拉着裴绍谦跑了一段路才停下,不停的喘着气。

  她当然得把他拉走,要是让他撞见他二哥和他的妾室背着他偷情怎么办?

  余孟娴并不希望他听到下人们对他的批评,更不想让他知道这种龌龊事,他是如此的单纯,他的心肯定比一般人还细腻敏感,她不希望他受伤。

  “娴儿,为什么要用跑的?”裴绍谦也喘着气,疑惑的问道。

  “有、有两只老鼠……”余孟娴只挤得出这句话。

  “老鼠在哪里?”裴绍谦往回走,想捉住它们。

  余孟娴及时捉住他的手臂,“别过去……”她一怔,看到他手中握着一把玫瑰,双手被玫瑰枝条的尖刺戳得满是伤。

  “娴儿,这花送你。”裴绍谦看她盯着花束看,将花递给她。

  余孟娴蹙着秀眉,“怎么回事,你的手都是伤!”

  裴绍谦憨笑了笑,“我只顾着想快点摘给你,忘了玫瑰有剌。”他看她一脸担心,又道:“娴儿,我不痛的。”

  余孟娴心口一震,她的丈夫就像只忠犬,很爱讨好她,每天都会摘后花园的花送她,满手是伤还安慰她不痛,真是个傻瓜。

  余孟娴心里更加坚定,她看到的那件事,绝对不能让他知道。

  “绍谦,花很漂亮,谢谢你,可是我不希望你受伤,以后别再摘玫瑰给我了。”她朝他嘱咐道。

  “是。”裴绍谦看出来她不高兴,顺从的点头。

  余孟娴看他听进去了,放心了,心里也愧疚着,知道他摘花送花给她的原因是喜欢她,可是她只将他当成家人,无法回应他的爱。她只能对他很好很好,为他照顾一双儿女,做好妻子、人母的本分。

  她从没想过要与他和离,去寻找真爱,她满足现在的生活,更重要的是,她不想背叛他。

  巧遇丈夫,余孟娴也没了去林姨娘那里串门子的心思,索性和丈夫去找孩子们,以往孩子们看到她和他们的爹,都会热情的迎向他们,今天却反常,安静的坐在花圃边的石椅上,而阿智看到他们,像是找到救星般。

  “少爷、少夫人,小少爷和小小姐好像被欺负了,一直掉眼泪,怎么问都问不出所以然!”

  两人对看一眼,裴绍谦以最快的速度来到孩子面前,弯下身问,“诗儿、尧儿,怎么了?告诉爹好吗?”

  孩子们见到爹,委屈的噘起唇,眼泪仍是不停掉着。

  “不哭不哭,爹这里有糖,来。”裴绍谦掏出糖给他们,见孩子们没拿,还是哭,他更努力使出浑身解数哄他们,还想趴下当马给他们骑,却还是徒劳无功。

  他转过头,对着余孟娴道:“娴儿,怎么办,我要当马给他们骑,他们不要,也不吃糖……我、我……”

  裴绍谦平时和寻常人没有两样,可以自理生活,但只要遇到无法处理的事,他就会慌慌张张的说不好话,结巴起来。

  “我来。”余孟娴握住他的手,要他定下心,然后蹲下身对着小姐弟问道:“告诉娘,发生什么事了?”

  小姐弟看到娘来了,眼泪掉得更凶。

  余孟娴说道:“诗儿,你是姐姐,你说吧!”

  诗儿咬咬唇,哭道:“我听到他们又说了,爹是傻子,娘嫁给爹很委屈,总有一天娘会受不了爹、会抛下我们^娘,你不要走好不好?”

  “娘,爹很好的,你不要讨厌爹好不好?”尧儿也哭着说。

  余孟娴可说是震惊得一颗心泛起疼来,她原本还怕这些话被裴绍谦听到,没想到更糟,竟被孩子们听到了!

  “他们又说了什么?”她没遗漏诗儿说了“又”字。

  “他们说,爷爷会生病是爹害的,因为爹变成傻子……”

  “他们说爷爷讨厌傻子,爹不是傻子,我们讨厌爷爷……”

  小姐弟哭得好激动,阿智也红着眼眶,裴绍谦跳出来抱住他们,安抚道:“爷爷没有讨厌爹,爷爷只是生病了,不哭了。”

  余孟娴想起礼亲王想摸孩子的头时,孩子排斥的往后退,当然了,听到爷爷讨厌自己的爹,孩子们心里怎会没疙瘩。

  “娘不讨厌你们的爹,也不会抛下你们,你们是听谁胡说的?娘去找他们,去跟你们的二奶奶说,他们以后就不敢胡说八道了。”私下闲言闲语就罢了,但她绝不原谅他们让孩子们听到这些话。

  闻言,裴绍谦松开了孩子,着急地对她道:“不,让二娘知道的话,那些下人会没工作的,他们不是坏人,也要养家活口。”

  “你真的是……”余孟娴简直被他打败了,这男人真善良,都被嘲笑是傻子了,还惦着别人要养家活口,他们那些人有为他想过吗?怕是他知道自己被当成傻子,都忍了下来。

  “娘,不要让二奶奶知道,阿好婶和小梅都对我很好。”诗儿道,为下人说起话。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