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娘子夜夜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2 页

 

  司徒连魁闻言不由心头一震,程千里是死在她剑下的,虽然她排名只在黑道风云榜上第四,缺席天下英雄榜的比试,可她却杀死了黑道排行榜第一的程千里。司徒连魁的眼神不由得微变,不得不重新审视眼前这个女人。

  毫无疑问,她的武功在董一明之上,也毋庸置疑,她的武功深浅他并不了解。不了解你的对手就意味着你可能失败,而江湖人失败就意味着--死!

  林飞玉不慌不忙地又补上一句,“忘了告诉大家,诸位既然来赤焰天魔教做客,那么便都留下命来好了。本座这次回来,没有把握能全身而退,却又法子让大家都留下来。”

  黑道联盟的人听到这样的话不免想到了上次魔经大会的事,若非当时林飞玉掉包了那些炸药,当时在天门山,绝大多数的江湖人都很难全身而退。

  司徒连魁却嘲笑道:“左护法这样故计重施不显得黔驴技穷了吗?”

  林飞玉淡然地道:“计策不在于新旧,管用就好。”然后,她环顾一周,对着那些开始骚动的江湖人道:“你们是真打算留下来与赤焰天魔教陪葬吗?还是说趁本座没有引爆所有炸药的时候走呢?”

  此话一出,立刻又人开始掉头就跑。

  贪生怕死,人之常情。

  只要抓到了人性的弱点,就握住了先机。

  司徒连魁运功将声音往四下传开,“她只身出现,如何布置那么周全,大家莫中了她的计。”

  林飞玉的声音同样四下传开,“生与死就在诸位一念之间。”

  司徒连魁见虽然有人开始迟缓下脚步,但是自己的盟军开始溃散,人心不稳已是事实,当务之急是拿下这个善于蛊惑人心的女人。

  想到此处,他再不犹豫,腾身攻向林飞玉。

  林飞玉的身法绝妙,剑招奇精,而且剑上隐隐透着一股冰寒霜气,往往剑未至却已让人感觉冷气透骨。

  司徒连魁只当她剑法精妙,交手方知她掌法亦称一绝。

  双掌甫一接,一股透骨寒气便窜入经脉,几欲冻住他的血液。

  司徒连魁神色大变,“冰魄断魂掌!”她使的竟然是冰魄断魂掌!

  听到“冰魄断魂掌”这五个字的人齐齐心头巨震,这门武林绝学曾经称霸黑道武林,但已失传近三百年,想不到她竟然会这门掌法。

  难怪她的剑招之上寒意透骨,难怪她最终可以杀死学了半部《噬魔心经》的黑道第一高手程千里,难怪她拒绝参加天下英雄榜的比试。

  她的掩藏让她最终得以杀死了她的杀师仇人程千里,也让她重创来犯的司徒连魁。

  司徒连魁被她一掌冻伤心脉,心头已是震惊非常,而看到这种情形的联盟成员掉头而逃的人变得更多。

  第10章(2)

  林飞玉稳稳地立在场中,声音没有一丝起伏地道:“司徒盟主今日可以率众来攻打赤焰天魔教,他日想必也可以以同样的手法灭了其他教派,如此一来,黑道便尽在司徒盟主掌握之下了,本座正要提前恭喜盟主了。”

  “你胡说。”

  “怎么会是本座胡说呢?本座相信大家心里也有各自的想法,只不过本座想奉劝诸位一句,唇亡齿寒,兔死狐悲。”

  “你——”风吹起林飞玉的帷纱,露出她一张倾国倾城的脸。

  美人如花隔云端,可惜却是朵带刺的玫瑰。

  “我们走。”没有胜算的司徒连魁最终选择撤兵。

  赤焰天魔教的人并没有追击,只因他们死伤过半,没有这种能力。

  林飞玉一直站在原地看着司徒连魁领兵退走,直到消失不见,这才转身往教中而去。

  她去的地方是她在教中的居所,而她相信哪里必然也还替她保留着。

  一直到进了屋子,关上了房门,她才哇的一口吐出了强压的那口淤血。

  这一仗她赢得极险。

  她当然不可能在赤焰天魔教外埋置炸药,她使的不过是个“诈”字,赌的就是运气。

  她敢赌,司徒连魁却未必敢赌。

  夫战,勇气也。一鼓作气,再而衰,三而竭。

  司徒连魁组织围攻赤焰天魔教的行动,但如果不能一鼓作气拿下,那么必然最后后继无力,而林飞玉正是看中他这一点,大胆一赌。

  在与司徒连魁之战后,林飞玉又一次消失在北疆。

  她是在某一夜突然从赤焰天魔教消失的。

  林飞玉当然不是无缘无故消失的,而是她一直在等的那个人来接她了。

  看到唐乐天的时候,林飞玉先是微怔,尔后眼中泛起潮气,最后蓦地展颜一笑,如乳燕归巢一般扑入了他怀中。

  唐乐天张开手臂迎接她入怀,然后紧紧抱住她,“玉儿,我来接你。”

  “你没事真好。”

  “幸好你也没事。”

  “为什么一直没有你的消息?”

  唐乐天叹了一声,“我被困在地宫了,好在总算是出来了。”

  “慕容云天得到他想要的了?”

  唐乐天突然低低的笑了一声,笑声透着一点点的不怀好意,“为夫这么辛苦,娘子也被迫护教,总要还以三分颜色的。”

  “哦?”林飞玉突然很有兴趣。

  “他当然不可能得到他想要的,那些金银珠宝除了永沉地宫的,其他的也有了新的主人。”

  “是谁?”是那个曾经拿她的灵蛇剑去犯案,名叫司徒空的男人吗?

  唐乐天却不答,只将她打横抱起,道:“走吧,咱们该回家了。”

  “家?”

  “对,家。”

  林飞玉是真的惊讶了,“你有家?”

  唐乐天被妻子的话逗笑了,“娘子这话说的,为夫当然有家啊。就算以前没家,有了娘子后,娘子便是我的家啊。”

  “我们回家。”林飞玉搂住他的脖子。

  “回家。”唐乐天肯定地回答她。

  然后,他就带着自己的妻子趁着浓浓的夜色悄无声息地离开了赤焰天魔教,离开了北疆。

  一个月后,唐乐天拉着林飞玉的手走进了一栋临湖傍山的两层竹楼。

  楼下只有一圈篱笆简单地围出了一个院子,院中的花草甚至都没有做什么样的修剪,完全是恣意的在生长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