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娘子夜夜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绝对不会有这样的人!

  第1章(2)

  就在林飞玉心绪起伏之际,门吱呀一声被人推开了,随后唐乐天端着盛着食物的托盘走了进来。

  “饿了吧?”唐乐天将托盘上的食物一一摆放到桌上,转身道:“我想你也快要醒了,叫厨房帮你做了份饭菜,正好趁热吃。”

  林飞玉冷冷睇了他一眼,趿鞋下地,走到桌前坐下,一言不发的吃起来。

  她跟这个男人没有什么好说的,只有不共戴天之仇!

  要杀人,首先要有足够的力气。不能力敌,也要智取,总归是不会让敌人占尽上风。

  唐乐天见状并没有任何不悦之情,她此时的心境他能理解,且因自己理亏在前,即使她对他摆脸色,他也没什么立场好不高兴。

  甚至,未来一段时间内,兵刃相向可能会是他们不可避免的相处模式。

  不过,他有足够的耐心等她平复心情,等她接受这段因果倒置的情缘。

  林飞玉吃完了饭,平复了叫嚣抗议的五脏庙,便扔开筷子,到一边去净手净面,打理自己的仪容。

  不能因为别人对不起自己就对自己不好,只有自己活得更好才能让敌人无法称心如意。

  唐乐天倚在墙边看她拎起自己的包袱,道:“此时天色已晚,你莫非是要赶夜路?”

  “什么时候了?”她似乎问得没头没脑,唐乐天却明白她在问什么。

  唐乐天回道:“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你睡得太沉,我没叫醒你,想着你睡饱了,肚子饿了自然就会醒。”

  竟然已经是第二天晚上了吗?

  林飞玉暗暗诧异,她这一觉果然睡得太沉了些。

  可想而知,她的身体必定遭受到了超出负荷的摧残,心头不禁又有杀意泛起。

  这个男人—必须死!

  唐乐天自然也注意到了她眼中的杀机,心中只能长叹一声。

  他们相遇的时机简直是糟到不能再糟,有这样的开端也就注定了他们之后的路不会走得多么顺遂,但他——已有心理准备。

  “既然已经很晚了,就请你离开吧。”

  唐乐天迟疑了一下才点点头,“好吧,你早点休息。”

  林飞玉却没有再理他。

  他将碗盘收起,随即离开了房间。

  林飞玉侧耳倾听,知道他确实已经离开。

  虽是没多少睡意,但她还是躺回了床上去闭目养神。她要快一点养好身体,养足精神,快一点儿离开这个男人。

  林飞玉从来不知道要甩掉一个人是如此麻烦的一件事!

  三天,整整三天!

  她用尽了各种办法想甩开唐乐天这个男人,可是都失败了!

  这个男人简直如影随形,神出鬼没到了让人惊恐的地步。

  这样的一个男人在江湖上不应该默默无闻,林飞玉在第四天的时候忍不住问他,“你究竟是什么人?”

  “唐乐天啊。”

  “你在江湖上有什么名号?”林飞玉换了个问法。

  唐乐天微微一笑,“那些不过虚名。”

  明白他不愿跟自己明说,她转而问:“你为什么要一直跟着我?”

  “我担心你啊。”

  她断然道:“不需要。”

  “何必这么绝情?”

  “你我之间免不了一场生死之战。”林飞玉明确表明自己的立场和决心。

  “那是以后的事。”

  “我不希望你再继续跟着我。”

  “这可真是有些麻烦了呢。”唐乐天靠在一株大树上,表情略显苦恼,“我真的很担心娘子你呢。”

  “唐乐天!”

  “如何?”

  “我如今纵然不是你的对手,也不表示你可以一而再,再而三的如此羞辱我。”

  唐乐天一点一点抿紧了唇,她对他的恨让他尴尬,亦让他有些微的痛。

  这样一个清白美好的姑娘在那样的情形之下失身于自己,他真是有些怕她会因此变得愤世嫉俗,再不肯相信这世上之人。

  “你很恨我?”

  “我为什么不恨?”林飞玉的声音冰冷,眼角眉梢俱流露冷意。

  唐乐天定定地看着她,缓慢地道:“我本可以让你杀了我以泄心中恨意,可是,我死并不能挽回你失去的一切,这样没有意义。”

  “有没有意义不应该由你来判定,那是我的事。”

  “如你所说,你有你的坚持,我有我的原则。所以,我们两个在这一点儿上是无法达成共识的。”

  “你就算一直跟在我身边,也改变不了我要杀你的决定。”

  唐乐天微微沉默了片刻,道:“我知道,你要去寻飞燕门的晦气。”

  “又如何?”林飞玉对此并不否认,也无需否认。

  唐乐天继续说:“我只是希望你不要枉造杀孽。”

  她冷笑,“你的意思是让我只诛首恶?”

  唐乐天点头,“是。”

  她面色愈发冷凝,话语更加的冷,“唐乐天,你这话真好笑。既然如此,你又为何不肯引颈就戮,难道你就不该死?”

  “你答应只诛首恶,我便离开。”正好他也要去查一下她的身分来历。

  林飞玉扬眉,唐乐天等她的答案。

  半晌之后,她道:“好,我答应你只杀江玲珑一人,你可以走了。”

  唐乐天深深看她一眼,道:“我相信你会守信。”

  她的回答是一声冷哼。

  下一刻,唐乐天便转身离开,而在他身后,是一身杀气外露的林飞玉。

  满地的血,满地的尸骸,在月光的映射下显得分外的凄惨。

  尸横遍地的飞燕门,站立着的只有衣上绣着火焰图腾的黑衣人。

  “你们……你们杀了我飞燕门所有的人……”一身碧罗衣裙形容狼狈奔回的美貌少女见到眼前惨况,登时双眼泛红,泪盈于睫。

  “江玲珑,你还想逃到哪里去?”

  随着声音,一个头戴帷帽的白衣少女从远处迤逦而来。

  她走得很慢,很缓,但一步一步却都似踏在江玲珑心上,让她的脸上瞬间失掉残留的血色,一如白纸。

  是她!

  是那个逗弄追杀自己七天的人,那个以看她狼狈逃奔为乐的女子!

  那些杀人之后尚留在原地的黑衣人,在看到白衣少女出现后,如有默契一般迅速离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