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娘子夜夜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你已知我名姓,我却尚不知如何称呼你?”

  林飞玉冷冷看他一眼,眼中的杀气毫不掩饰。

  唐乐天却不为所动,笑道:“你不想告知也无妨,我便直接叫你娘子便是。”

  她死盯着他,他却不怕死似地微微扬眉,往她身边凑了凑,“为夫向来是说到做到的,要试一试吗?”

  林飞玉的目光落到一旁地上被撕裂的衣裳,手慢慢攥紧。

  唐乐天顺着她的目光看过去,看到那件残破的中衣,微有尴尬,掩耳盗铃般捡了那破衣扔进火中,“事情也不是我想发生的,只是……如今已经都这样了,你不如就将就一下嫁给我算了。”

  林飞玉垂下眼眸,看着衣裳在火中化为灰烬,沉默不语。

  唐乐天继续往她身边蹭,看她似乎有些心不在焉,便再次将她揽入怀中。

  林飞玉身子僵了一下,却没有再挣开,但也没有出声。

  不知道过了多久,林飞玉开口道:“是谁对你下药的?”罪魁祸首她绝对不会放过。

  唐乐天连犹豫一下都没有,便报出了那人的名字,“飞燕门少门主江玲珑。”她有权利知道这个人名。

  林飞玉蹙眉,飞燕门也算是武林中赫赫有名的名门正派了,竟然使出这样的手段。哼,这跟被他们鄙薄的邪魔歪道又有什么不一样?

  “娘子放心,为夫一定不会饶了她的。”软玉温香在怀,他开始有点心猿意马了。

  林飞玉没察觉他的情绪变化,迳自道:“我不需要你负责,我同样也不会放过你。”

  唐乐天唇线微勾,没把她的话放在心上,“娘子这话说得太无情了。”

  “林飞玉,我叫林飞玉。”

  唐乐天听出了她语气中的警告。好吧,顺着她点,男子汉大丈夫有错在先,退一步也是应当的。

  “飞玉……”话一出口,立时收到两道冷光,唐乐天轻咳一声,识时务者为俊杰,“林姑娘,飞燕门毕竟是一个门派,你一个人怕是人单势孤了些,不如我们做伴啊。”

  “不必。”林飞玉拍开他的手,冷然拒绝。

  唐乐天又赖上去,头搁在她的肩窝处,“虽说正值盛夏,雨后的夜里凉气也重,这样暖和些。”

  林飞玉没有再推开他,只是无言地盯着篝火。

  佳人在怀,身上那股馨香似有若无地往他的鼻孔里钻,他脑中情不自禁地浮现两人贴身纠缠的画面。

  情欲之事,若没经历过尚好,一旦开了荤,人又在自己怀里,再想清心寡欲便有些强人所难。

  唐乐天箍在她腰上的手慢慢收紧,呼吸有些加重,唇半贴在她耳后,道:“药性似乎还没褪干净,飞玉……”他一个用力扭身,便将人重新压到了身下。

  林飞玉只是冷冷地看着他,一言不发。

  唐乐天有点心虚,但却没显露,垂眸避开她的目光,俯身低头含 住她的唇瓣,手顺着她的腰线滑入裙底。

  林飞玉没有配合,也没有反抗。

  在他渐渐沉入欢愉中时,林飞玉放在身侧的右手慢慢抬起,一枚银针在指间闪烁出冷意。

  唐乐天一个深挺引起她的一声shen\\吟,原本箍在她腰上的左手状似无意地按压下她的右手,喉间逸出一声轻笑,半含 住她的耳垂,道:“娘子,谋杀亲夫可不好。”她果然是不柔顺,知道明着不是他的对手,便虚与委蛇伺机而动。

  嗯,这性子他喜欢。

  林飞玉心中恨极,这人竟然在这种时候都不失警惕。

  唐乐天压制住她的双手,再无顾忌地投入欢爱之中。

  夜半三更时,篝火早已燃尽,洞外隐隐有野兽的叫声传来。

  唐乐天睁眼无意识地朝洞外看了看,将怀中人护好再次睡去。

  雨后的空气虽然清新,但是山路却显得泥泞。

  林飞玉一身杏色衣裙站在洞xue口眺望,有些不太想在这个时候赶路。

  “没事,我背你下山。”

  林飞玉眉头皱紧。她不想这个时候赶路的另一个原因就是这个男人,他似乎跟她耗上了,一副打算做护花使者到底的架式。

  唐乐天双手抱胸倚在洞xue壁上,脸上挂着漫不经心的笑看着她,不知道是不是有了肌肤之亲的关系,他现在越看她越觉得满意,就算她对他一直没个好脸色,昨晚甚至还想趁欢好时要他的命,他都一点儿也不生气。

  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今时今日他是理解了此话真意。

  林飞玉不得不转身看他,唐乐天笑着与她对看。

  “我不想跟你一道走,现在我虽然杀不了你,不表示以后我也杀不了你。”

  唐乐天点头表示明白,“可是,你若不跟着我,以后又去哪里杀我?”

  “那是我要担心的事。”

  “话是这样说,”唐乐天有些不太自在地咳了两声,“我看你双腿有些发虚,不管怎样都是我的错,背你下山也是应该的。”

  林飞玉又羞又恼,她初经人事,便被这人不知怜惜的一再索欢,全身上下无一处不在叫嚣着难受,她现在能站在洞口,本就是硬撑。可是被他当面说破,叫她如何不恼?

  唐乐天低头摸摸鼻子,走向前几步,往下一蹲,道:“上来吧,我背你下山。”

  她咬了咬牙,最后还是爬到了他的背上。

  唐乐天伸手托住她的俏臀,脸上的笑加深,施展轻功从山腰洞xue一跃而下,如轻烟一般掠过山林,直往山外而去。

  许是昨天被折腾得太厉害,林飞玉最后竟在唐乐天的背上睡着了。

  唐乐天对此不但没有什么意见,反倒乐得很。

  而林飞玉这一觉睡得很沉,她最后其实是被饿醒的,饥肠辘辘的感觉太过清晰而痛苦。

  她已经记不清上一次如此饥饿是在什么时候了。

  环顾所在的地方一圈,应该是家客栈,而唐乐天不在—林飞玉的手慢慢攥紧,这样的奇耻大辱她会让对方付出血的代价,更不会放过始作俑者。

  没有人可以在这样得罪她之后全身而退!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