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娘子夜夜愁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1 页

 

  第1章(1)

  漫天雨丝将天地混为一体,难分彼此,只闻不绝于耳的雷声在头顶炸响。

  雨滴借助风势砸在人身上生疼而又冰凉,草木在狂风肆虐中呜咽,凌乱地随风而舞。

  这样恶劣的天气没有人会外出走动,在外走动的人也会找处最近的地方躲避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此刻却有一道身影在雨幕中疾奔若飞,倾盆大雨却浇不熄他身上从内而发的那股燥热。

  胸口那股翻腾的燥热让唐乐天咬紧了牙关,他没有想到自己一时大意就落到这步田地,若非这场突如其来的暴雨,要甩开身后的追兵就不会这么容易。

  举目望去,苍茫天地间水气弥漫,看不到前路,望不到归途。

  一路运功疾奔让他体内的药力加速发作,他的忍耐已经快要到达极限。

  狠狠一拳砸到身边的大树上,两人合抱的树干哢嚓一声断裂,砰的一声上半截落到地上,溅起一片水渍。

  唐乐天用手抹了一把脸上的雨水,继续朝前奔跑,他现在只有一个念头—找一个可以避开所有人的地方熬过身上的药性。

  暴雨中奔逃辨不得方向,好不容易看到山腰间有一处洞xue,唐乐天再也顾不得其他,一个飞身纵跳掠了上去,一头钻进洞中。

  只是,一进洞xue,他就后悔了。

  这处洞xue不太浅,也不太深,洞底有一堆篝火,还有一个正在翻动架上湿衣的少女。

  唐乐天手抓在山壁之上,目中赤色已经越来越重,他知道自己的理智正在一点一点消失,而火堆后的那位少女只是抬眸扫了他一眼便又继续做自己的事情,似乎不管进来的是谁都不关她的事。

  少女只着单薄的中衣,隐约可见其贴身的嫩绿抹胸,一头乌黑的长发带着湿气披散在身后,眉目清丽,带着点儿冷淡疏离的气质,绝对是一个冷美人。

  唐乐天残存的最后一丝理智命令自己立即转身重新奔入雨中,可是,他的脚却在地上生了根,目光直直地落在那专注烘烤湿衣的少女身上。

  “在下唐乐天。”他听到自己这样说。

  少女置若罔闻。

  “在下受人暗算,药性即将发作。”

  林飞玉终于再次抬眸看向他,第一眼只觉此人甚是狼狈,仔细一看,竟然是位容貌出奇俊美的男子,只是他双目中的异样红色越来越浓……

  唐乐天抬脚迈步,朝她走去,“姑娘可曾婚配?”

  林飞玉眉头微蹙,不明白他为何会有如此突兀的一问。

  唐乐天的手探向她的肩膀,双目中已是一片赤红。

  林飞玉抬臂格挡,却不料那男人顺着她的动作立时又变了招式。她待要变招,已是不及,竟被他占了先机。

  不妙!

  林飞玉心头一跳,她终于知道他双目赤红的原因了——合欢散,或许不是合欢散,但一定是chun\\药,看他的状态已忍耐到了极限。

  两人以快打快,十几招眨眼之间便拆了过去。

  越打林飞玉越是心惊,这男子的一身功夫怕是在她之上,而眼前的情形对她真是太糟糕了。

  她一个分心,招式用老,便被男子点了穴道,就此再无反抗能力。

  洞外仍是狂风暴雨,听来有种恐怖的感觉。

  身旁火中柴禾发出燃烧的哔剥声,身子被人压倒在坚硬而带着凉意的地上,身上的男人体温滚烫得惊人,而他的手已经狂乱地撕裂了她的贴身衣物。

  心中杀机已起,可林飞玉既无法出声,又动弹不得,只能任他为所欲为。

  当他如野兽一般进入她身体的时候,林飞玉阖上了眼,火光映射出她眼角瞬间滑落的两行清泪。

  火堆旁两具年轻的胴体激烈地纠缠在一起,洞外的暴雨不知何时已收势,被层层乌云遮挡住的烈阳再次普照大地。

  草木上的水珠在阳光的照耀下折射出七彩的光芒,经过大雨洗礼的山林显得格外清新。

  唐乐天眼中的红色渐渐褪去,他清楚地感受到身下柔软的身躯带给他的那种蚀骨销魂的欢愉。

  垂眸看去,少女眼眸闭阖,竟是昏厥了过去,眼角尚有残留的泪痕。

  他伸手轻抚过少女的面颊,事已至此,他总是不会负她的。

  林飞玉幽幽醒转的时候,只觉浑身酸疼,恍若被人从万丈悬崖摔落,筋骨折断一般的感觉。

  双眼睁开的那一瞬间,她听到有人在自己耳边说:“你醒了。”

  这一句话彷佛是一把打开记忆闸门的钥匙,昏迷之前所有的记忆纷至沓来,怒火与杀意在胸中汇聚。

  她扭头一看,这才发现她整个人被他拥在怀中,身上已换了她随身包裹内干爽的衣物,不用说也知道是谁帮她换上的。

  唐乐天拥紧了怀中的娇躯,语含歉意地道:“我会娶你。”

  “我要杀了你。”林飞玉咬牙切齿。

  “若杀了我能让一切回到最初,我绝不还手。但事已至此,不是意气用事就能解决问题的。”他顿了顿,“你我已有夫妻之实,不如就此成亲的好。”

  林飞玉冷哼一声。

  唐乐天想,幸好没有先行解开她的穴道,这姑娘真不是个柔顺的。

  “解开我的穴道。”

  唐乐天伸指在她身上点了几下,解开了她的穴道。

  林飞玉的右手才抬起来便被他按了下去,他在她耳边轻笑道:“姑娘家这么凶,不讨人喜欢的。”

  啪的一声,林飞玉的左手抽在了他的脸上,赏了他五百两。

  唐乐天伸手摸摸被打得生疼的右脸颊,摇头,叹气,“真固执,打了我,你手就不痛吗?”他一边说一边抓住她的左手摊平,果然白皙滑腻的掌心泛着红。

  林飞玉用力抽回自己的手,唐乐天也不强求。

  她欲从他怀中离开,他迟疑了下,终是放开了她。

  林飞玉忍着浑身的酸疼挪到了篝火的另一边,双腿间那股无法言表的疼让她胸中杀意翻腾—她一定要杀了这个毁她清白的男人!

  看她动作艰困吃力,唐乐天大概也能猜出原因,微微别开脸,到底是有些羞愧脸红。他与她怎么都没料到会是在那种情形下经历男欢女爱,被他那样毫不怜惜地占有,她心中恼恨也是正常的。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