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幸好搭错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0 页

 

  「总经理,有张喜帖,不知要不要拆?」趙秘书公式化地进来报告。

  「看看是谁?」他此刻哪有心情参加别人的婚礼,知道是谁的婚礼,依据关系深浅再派人送礼去就好了。

  「是一位蓝彬华小姐及吳浩伟先生的喜帖,时间是这个星期日上午十点。」趙秘书尽责地报告。

  原来是他们要结婚了。

  「你帮我挑一分礼物,找人帮我送去。」

  「是。」趙秘书领命而去,到了门口,忽然停下脚步回头道:「总经理,喜帖上有一句手写的话,大概是祝福你的吧!」她看杨百川没有拒听的意思,继续说:「上面写着——杨先生请务必前来,幸福就在此处。」

  趙秘书说完便离开了。

  杨百川的脑海里却一直思索着那句话……幸福就在此?他的幸福?他没找到李茜茜,又何来幸福呢?

  等一下!幸福?幸福就在此?

  哦?他怎么没想到?

  *  *  *

  蓝彬华挂下电话,盯着沙发上的人儿看。

  「又是他打来的?」

  「嗯。」

  「怎么还不死心哪!」

  「茜茜,你为甚么不见他?」

  「为甚么要见他?他欺侮我欺侮得还不够吗?」李茜茜又嘟起嘴巴,不悦地撇过脸。

  「那是他误会了,不知者无罪嘛!」

  「我有解释,但他不相信我。」

  「他知道自己错了,原谅他吧!这一个月来也够他受了,你的气还不能消吗?」她真的同情杨百川。

  李茜茜不语。其实她哪会记仇呢?祇是在发生那样的事后,不知道该怎么面对他,唯一想到的方法就是「躲」。

  「跟他见个面,有甚么话大家当面说清楚嘛!」

  「没甚么好说的。」

  「说你想他、爱他啊!」

  「我哪有,你乱讲!」李茜茜跳起来追着蓝彬华跑。

  「没有?没有干嘛没事发呆,还一发就是一整天?」蓝彬华边跑边说。

  「我不是发呆,我是在思考。」

  「思考?以前都没见你用过脑子。」

  「你想死啊!要当新娘的人还这么毒。」

  蓝彬华突然停下来,李茜茜一个煞车不及,两人双双倒在床上。

  「哎喲!你干嘛突然停下来呀?」揉揉撞疼的鼻子,李茜茜出声抗议。

  「茜茜,星期天婚礼要穿的礼服改好了没?」蓝彬华突然想起这件事,赶紧抓起李茜茜问。

  「妀好了啦!祇是……祇是……」李茜茜有点不知该如何开口。

  「祇是甚么?」难道是鞋子的问题?

  「祇是鞋子……鞋子太高了,我……我怕到时会跌倒。」

  宾果!她就知道!

  蓝彬华想也知道,好动的李茜茜根本不习惯穿高跟鞋。

  「怕跌倒,那就多练习几次啊!现在就练,去拿鞋子来。」

  「甚么?要练习啊!」

  「当然!难道你想毀了我的婚礼?」蓝彬华橫眉竖眼地插腰威胁。

  「我不敢啦……祇是……」

  「不敢就好。快去拿鞋子来练习,去!」

  「是。」

  *  *  *

  美丽的星期天,晴空万里,白色庄严的教堂里,一对新人在神的见证下互许终生。新郎吻过新娘后,仪式结束。新郎、新娘在亲友的祝福拉炮、纸花阵下,快乐地步出礼堂。身为伴娘的李茜茜理应随行的,但是她却裹足不前;相反地,还打算开溜。

  没错,因为她看见一个人朝她走来鱷口正是杨百川。

  抓到了!终于找到这个磨人的小妖精了。

  杨百川一到教堂立刻瞧见身穿伴娘礼服的李茜茜。要不是礙于婚礼正在进行中,他会一把将她搂在怀里吻个够,以慰这段期间对她的相思之苦。

  整场婚礼中,他的两只眼睛紧盯着她不放,生怕一眨眼她就会消失一样。此刻,她不正打算开溜吗?

  杨百川追过去,三两步就追上她,拦腰一把抱起了她。

  「哎呀!干甚么?放我下来!」李茜茜手脚齐挥。

  「不放!一辈子都不放!」杨百川紧紧将她搂在怀中。

  「你是土匪啊?放开啦!我不能呼吸了。」

  杨百川闲言才将她放下,但是放在她腰间的手并未离开。

  李茜茜双脚着陆后,稍稍顛簸了一下;看向脚上的「障礙物」,遷怒地将它们踢丟在一旁。

  「都是你们坏事!」要不是因为穿了这双三寸高的鞋子害她「不良于行」,她就能开溜成功了。

  看得出她的想法,杨百川倒是笑了。感谢有这双鞋子的帮忙,他才能轻易地拦截了她。

  「你来做甚么?」李茜茜没好气地问。

  「来祝福他们。」他伸手指着正要上礼车的蓝彬华及吳浩伟,他们也向他挥了挥手。「还有,来带回一个擅离职守的员工。」

  「谁是你员工?我早就不干了!」她伸手拍开她腰下的手:「放开啦!少趁机吃豆腐。」

  「我全身都吃遍了,还有哪里不能碰?」杨百川对她露出一抹坏坏的笑。

  「你……」李茜茜的脸立刻涨成猪肝色。「色狼!」她气得跺脚。

  杨百川在她脸颊偷香成功,将她拉进怀抱,在她耳边轻问:「为甚么离开?」

  「你不相信我,说我是妓女、荡妇、淫娃,你欺侮我,你……」

  杨百川愈听愈心疼,温柔地吻住她红艳艳的櫻唇,嘴里还喃喃说奢:「对不起、对不起,我不应该!」

  「你本来就不应该!甚么也不听我说。」李茜茜一肚子的委屈,说着说着,泪就流下来了,脸也理在他怀里哭泣:「你最坏了!你是坏人!」

  「好,我是坏人、我是坏人,你别哭。」杨百川心疼地拍着她背脊,一颗心因为她的泪而揪疼。

  「我不要!我就要哭啦!」她哭得更大声了,一双小手捶打着他的胸膛。「坏人!坏人!」

  杨百川不动、不挡,任她在他怀里发洩。或许她发洩完了,气就消了,那接下来就好办多了。

  哭闹了一会,李茜茜终于安静下来了;鼻涕眼泪沾了他一身,他也不在乎。拿出手帕拭干她脸上的泪痕道:「好了?」

  「嗯。」李茜茜羞得低下头,拉拉他衣袖:「我……口渴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