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幸好搭错车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 页

 

  「不喝酒,又不让我拍照,那要做甚么啊?」李茜茜嘟着一张嘴,一张脸因酒精的作用,已经抹上一层瑰丽的红。

  「这里本来就禁止摄影,当然不能让你拍照啊!」

  李茜茜为了要向她三个弟弟证明自己来过「风月」场所,一进店来便拿出相机要拍照存证,却被服务生禁止。壯志未酬,一脸郁卒,祇好借酒澆「愤」!

  「没有照片为证,谁会相信我来过这里啊?咦?这是甚么?」李茜茜看着把玩在手中的打火机。「哇!这上面有店名及电话号码、地址!太棒了,这下有证据了。」她看见隔壁桌上也有,跌跌撞撞地跑过去搜括了过来,急着塞进自己的口袋,免得又被服务生坏了「好事」。

  其责她刚进来店里时,的确被这店內华丽的装璜震懾了好一会,果然是买醉的温柔乡。看着个个浓粧艳抹的公关小姐面带笑容地送往迎来,以及那些进来时很期待,出去时很满足的客人,李茜茜实在好奇死了。究竟在包廂內的那些客人是怎样被服侍的?

  无奈她们两个都是女生,而且荷包也不容许她们开包廂,祇能让她们坐在外面这种「通铺级」的位子,欣赏店內华丽的装演罢了。

  「茜茜,时间不早了,我们该回去了。」蓝彬华欲拉李茜茜起身。

  「等一下,我把酒喝完。」李茜茜看着酒瓶內尚有三分之一瓶的酒没喝,打算将它喝完。

  「不要喝了,你喝醉了。」蓝彬华想拦下她的酒杯,无奈李茜茜已经一口气灌下一杯,又将最后半杯倒完。

  「没关系,这酒那么贵,不喝完太浪费了。」灌下最后一杯,李茜茜才满意地让蓝彬华扶她走。「走吧。」

  蓝彬华一杯酒喝不到半杯,剩下的全都进了李茜茜的肚子;想当然耳,此刻李茜茜的步伐有多不稳了。

  结过賬后,蓝彬华扶着李茜茜来到酒廊门口。

  「茜茜,你在这等我一下,我把车子开过来。」让她靠在一旁的电线杆,蓝彬华急忙跑去开她那部白色TERCEL。

  迷迷濛濛中,李茜茜似乎看到巷口有一辆车子停了下来。她心里不禁嘀咕:搞甚么?不是说要把车子开来这吗?干甚么停那么远?

  虽然怨在心里,李茜茜还是乖乖地朝巷口的车子走去;跌跌撞撞地来到巷口,不管三七二十二开了后车门,整个人就往椅子上躺去。

  好舒服!

  想不到彬彬车子的后座这么舒服,又宽又大。下次她一定要坐后座,因为后座比前座舒服。对,就这样!

  李茜茜睡觉前,脑袋里祇有这个念头。

  * * *

  杨百川接过泊车小弟手上的车钥匙后,便驅车往阳明山开去。他平常都住在仁爱路的公寓里,为的是上班方便,遇到假日才会回来看一看。现在屋子里祇剩管家

  吳嫂及园丁兼守卫,也就是吳嫂的丈夫──吳伯。

  车子缓缓驶入车库后,闻声而来的吳嫂高兴地招呼着:「少爷,肚子饿不饿?我去帮你准备消夜。」

  「吳嫂,还没睡呀?」杨百川将车子熄火后,走下车来。「吵醒你了。」

  「没有的事,我去准备消夜。」吳嫂慈爱的笑容给人一种温暖的感觉。

  「不忙。吳嫂,你去睡吧,我不饿,看完合约我也想休息了。」

  「喔!那少爷你早点休息。」

  杨百川送走吳嫂后,回身进车內拿刚签妥的合约。在他将门关上的同时,终于发现车上还有另一件「行李」。

  她是甚么时候上车的?

  「小姐!你醒醒!」他拍拍她柔嫩的粉顿。

  「别吵……」女孩咕哝了一句,转个身又继续睡。

  「匡噹」!

  似乎有东西掉下来了。

  杨百川捡起掉落的东西,原来是酒廊的打火机。这么说,她是酒廊小姐喽!难道这是山口次郎给他的回礼?

  嘴角扬起一抹讽刺的笑,标准的好色民族,没有女人与酒就成不了事,而且还专挑年轻幼齿的女人。

  眼前这个女人,呃,应该说是女孩比较恰当;因为她看起来年纪真的很轻,一头俏丽的短发、一件绿色T恤、白色牛仔短裤、白色球鞋,背上还背着一个绿色小背包。如果不是这个打火机证明她的身份,他会以为她是搭错车的学生。

  看来今晚是送不定她了,又不忍心让她睡车上,杨百川祇好将她暂置在客房了。虽然留下她,但并不表示他会享用她。不是说他是柳下惠,而是他有他的游戏原则;逢场作戏的对象他向来是很挑的,低档货他是不屑碰的,眼前的这个就是。

  * * *

  「痛啊!」李茜茜感觉有上万只螞蟻在啃食她的脑袋,抱着头哇哇叫着。「彬彬!我的头好痛!」她呻吟出声。

  咦?没人?

  倏地睁开眼,李茜茜眨了眨,再眨一眨,景象没变,可见不是梦。那么,这里是哪里?

  她起身环视了室內一遍又一遍,肯定自己从未来过这个地方,因此心中的问号逐渐扩大……我被绑架了吗?不对,绑匪若有这么华丽的地方给人质住,他何必绑架?

  难道这是彬彬她朋友的家?

  想这么多做甚么,不如直接去找答案。对,说走就走。翻身下床,李茜茜照照镜子,抓了抓头发,背起放在床头的背包,探险去也。

  客厅里,杨百川正坐在沙发上翻阅今日的报纸。听到细微的脚步声,抬头看向声音的来源处。

  接收到的是一张写满好奇的脸。这女孩年纪一定很轻,昨晚她睡着了,没能看清她的长相;今天一看,好个清丽的面孔。

  的确清丽,因为她脸上脂粉未施,这点颇令杨百川納闷,有应召女郎不化粧的吗?还是她自认自己的本钱够?或许吧!因为她很年轻。

  「怎么啦?口气这么差,难道是我昨晚服侍得不好?」李茜茜走到他身边靠向他,一手抚上他胸膛。

  「你昨晚醉得不省人事。」杨百川格开她。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