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酷老公的甜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0 页

 

  冷云翔诡异地嘴角上扬,“柔柔说一定要买花茶给你。”

  “为什么?”沈秘书抬起头问。

  “你记不记得她第一次来我办公室,你请她喝花茶?”

  “是啊。”有问题吗?

  “我跟她说,沈秘书的花茶可不是想喝就有得喝。”他继续说著,“她问我为什么?你很小气吗?”

  沈秘书额头上出现三条跟她粗框眼镜一样粗的黑线……

  冷云翅很满意沈秘书这表情。

  “我跟她说,某方面来说是吧。所以,她一直很感激你这么小气却还肯请她喝花茶。”

  沈秘书实在不知道该为自己说些什么……

  “哈、哈……”冷云翔愉快地走向自己办公室。

  尾声

  一转眼到了陶水柔毕业的时候了,陶水柔毕业,当然陈余达、李静宜、林伟也都毕业了。

  这阵子大家共同忙碌的只有一件事,那就是冷云翔跟陶水柔的结婚典礼。

  冷云翔跟陶水柔这对老夫少妻的天作之合,浓情总是蜜的化不开,冷云翔大少爷三不五时就吃醋。

  有时候教授晚点儿下课,他就认为她是跟同学聊的太开心了;跟茹淇姐姐、茹珈姐姐去吃饭、看电影,他就觉得她是不是腻了跟他在一起;和静宣他们出去玩,他就说有两个男人,谁不知道陈余达爱静宣爱的要命、林伟也追了茹珈姐姐好几年,还在努力当中。

  真是受不了他的醋劲,话虽然这样讲,可她心里却甜蜜得不得了。除了她跟云翔哥哥是肯定马上会步入礼堂之外,其他却都还停留在他追她跑的窘境下,冷云翔可是让其他三个男人羡慕得很。

  每当他们露出为情苦恼的神情,冷云翔总会凉凉的说:“我只等时间到,把老婆娶进门就好了。”还嚣张的摆摆手,让他们恨得牙痒痒。

  陈余达和李静宣也不知道是怎么了?李静宣最不喜欢就是他吊儿郎当的态度,偏偏陈余达追求她就是一副痞子样,爱的越深他就越痞,这也就是李静宣迟迟不肯答应当他女朋友的原因,可陈余达再怎么聪明就是参不透这一点,可能是已经爱昏头了吧。

  蒲生拓莲追求冷茹淇,只有多灾多难可以形容,不但佳人仿佛铁石心肠般的不为所动,她周围的亲人不支持就算了,还常常故意刁难。

  头号凶手莫过于冷云翔了,也不想想自己是他从小到大的兄弟,况且当年的风流也不只自己一个人好嘛,他可是跟自己在花丛间各阁下一片天空的,为什么他感情就这么顺利?而自己却……唉,别说了。

  最令人吃惊的莫过于林伟跟冷茹珈了,陶水柔口中的“书呆子”可真是惦惦吃三碗公啊,其实冷茹珈早就点头答应作他女朋友,只是不肯公开,也就是说,林伟非常介意自己是不被公开的地下情夫,症结就在冷茹珈十分介意自己比林伟大上足足五岁。家家有本难念的经,冷云翔真是春风满面的让人想打歪他上扬不止的嘴角。

  冷楷是早早就接棒给唯一的儿子,自己每天过著逍遥的生活,打击、刺激蒲生拓莲是他这近几年来的最大乐趣,蒲生拓莲要是知道了,肯定额头冒出三条黑线、嘴角抽搐不止吧,呵、呵、呵……

  陶子健这几年来也渐渐将重心交给可以信任的手下去处理,只有一个女儿没有儿子,他没有因此感到遗憾,他遗憾的是老婆不能多陪他几年,走的太快、太让他措手不及……

  这几年来冷楷也跟陶子健两个人作陪,时常到地球各地去旅游,都爱妻至深的两个人,莫名地谈的来。

  冷云翔决定在一间郊外的教堂举行他和水柔这一生一次的神圣典礼。

  陶水柔此刻在新娘的准备室里坐立难安。

  “柔柔,别动。”冷茹淇正帮“大嫂”做最后的妆点。

  “她一定很紧张。”冷茹珈满意地看著大嫂。

  冷茹淇、冷茹珈两姊妹身后的门被人从外开启,原来是新娘子从小到大的好朋友一一李静宣。

  “哇,柔柔,你真的好漂亮喔。”李静宣惊艳地看著她。

  陶水柔穿了一袭纯白的婚纱,就是那件引起他们唯一一次误会的婚纱,露出她纤细的锁骨,除此之外,再也看不到什么好料,完全被包的密密麻麻,因为是冷云翔订做的嘛。

  不过合身的剪裁还是显现出她秾纤合度、前凸后翘的好身材,加上本身就美丽的五官,稍稍地上了一点儿彩妆,她还是典礼上最引入注目的新娘子。

  “冷大哥真的很猴急,刚刚一直想要闯进来。”

  “千万不能进来。”冷茹淇可是很坚信婚礼前,新人两人不能见面才会幸福的习俗。

  “放心,余达、林伟跟拓莲大哥都会挡著他。”

  “大哥也真是,还差这几分钟吗?”冷茹珈想到大哥迫不及待就好笑。

  “好、好了吗?”她真的真的好紧张喔,心扑通、扑通的,好像要跳出来。

  “时间差不多,等他们来通知就可以出去了。”冷茹珈摸摸新娘子的背,安抚地说著。

  呼,新娘子一直作著深呼吸。

  叩、叩、叩。

  “新娘子准备好了吗?”蒲生拓莲的声音从门外传来。

  “好了。”三位伴娘的声音急急传出,原来不只有新娘子一个人紧张。

  蒲生拓莲好笑地摇摇头。“慢慢来就好,出场罗。”

  伴随著音乐,冷云翔看到岳父牵著自己的妻子举步缓缓前来,好美、好美……

  心脏扑通、扑通,他这才知道自己也是会紧张的。看到站在神父前面的云翔哥哥,她觉得自己好像在作梦,他穿著一身白色的燕尾服,真的就像白马王子一样……

  “交给你了。”陶子健已经牵著女儿来到冷云翔面前,他这句话包含了女儿一生的幸福。

  “我会的。”简单三个字,是一生的承诺,他知道自己这一辈子都会爱她、疼她,舍不得她受任何一丁点儿苦。

  陶水柔娇羞地看向冷云翔。

  冷云翔回以微笑、盛重地从陶子健手中接过她的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