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酷老公的甜心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 页

 

  午后温暖的阳光从浓密的树叶间洒落下来,落在一大一小的身影上。

  “美不美?”陶子健问著女儿。

  “嗯!”水柔用力地点点头。

  这里有著一棵比一棵还要大的树木,七岁小女娃儿的双臂根本圈不住树干,四周围还有许多颜色缤纷灿烂的花朵,水柔不知道这一堆彩色的花是什么花?但这却是她看过最漂亮的花朵。

  陶水柔高兴地在草地上跑来跑去。

  她蹲在一朵巴掌大的花朵前,看见里头有一只蜜蜂,“爸爸,你看、快来看啊。”小小嫩手往陶子健的方向努力挥动。

  陶水柔叫了好几声,发现爸爸只是静静的坐在木头做的椅子上,看著前方不知道在想什么?前面没有东西啊。

  她将视线移回花朵上的小蜜蜂,静静地蹲著看。

  没有一会儿,陶水柔又开始这边看看、那边瞧瞧。

  “呼!”陶水柔坐在爸爸一旁的椅子上,从她的小背包里拿出饮料,“爸爸给你喝。”

  陶子健一样静止不动,水柔只好自己喝著饮料。

  “爸爸,我要去哪边喔。”白白嫩嫩的小手指著只有她自己知道的那个方向,“一下下就回来。”她说著就跑开了。

  陶水柔一直往前跑,跑到了一片花海里,追著蝴蝶、蜻蜓绕。

  当她转圈圈转的正高兴的时候,“啊!”

  陶水柔不知道被什么东西给绊住了,直直往前扑倒,嘴里还吃到地上的泥巴……

  “好、好痛喔!”她吃疼的叫著。

  陶水柔顿了顿的转过身坐起来,想看看自己踢到了什么?

  而后,仰躺在地上的男孩似乎感受到她的视线,睁开眼睛,男孩子缓缓道出:“小兔内裤。”

  水柔涨红了脸,赶紧把因为飞扑而掀起的裙子拉下来!

  男孩也在这个时候坐了起来,“你的膝盖流血了。”

  水柔跟著看向自己的膝盖,真的流血了。

  男孩子看著楞楞盯著自己膝盖瞧的小女孩好一会儿之后,才缓缓站起来走到小女孩面前伸出手,“跟我来。”他带小女孩回自己家。

  “忍耐一下。”男孩子把双氧水抹在刚刚清洗过的伤口上。

  水柔坐在椅子上,痛缩了一下!

  她看著男孩仔细地为自己擦药,他的手很轻、很轻,也很小心地不用力,就好像……“妈妈。”水柔情不自禁看著男孩子专注的脸,轻轻吐出声。

  男孩子顿了顿手中的动作抬起头,挑起一边眉毛,“冷、云、翔。”

  水柔还是兀自看著他。

  冷云翔可以确定她是在唤自己妈妈没错……

  他贴上最后的透气纱布,拿起一旁书桌上的纸和笔,写下冷云翔三个大字,“这是我的名字。”

  “你好像妈妈。”水柔看著冷云翔写给她的纸张。

  冷云翔这下子可是两边眉毛都挑起了,“你也写你的名字给我看看。”

  陶水柔慢慢地写下自己的名字,她已经好久没练习写字了。

  “你也住在这里吗?”看样子不像是附近的孩子。

  “我住在很远、很远的那边。”

  “那边?天母吗?”冷云翔问著。如果是来这附近找朋友,那么家境绝对不会太差。

  水柔摇摇头,“爸爸开噗噗开很久,我都要睡著了。”

  “学校没有教你说自己住在哪里吗?”

  “我还没上学,爸爸还没有教我背书包。”陶水柔摇著头。

  第1章(2)

  还没上学?冷云翔感到有点不可思议,他可是从两岁半就开始上家教学才艺了。

  冷云翔拿出自己小时候就很喜欢的欧洲火车模型、一整套完整的玩具跟陶水柔在房间玩,冷云翔竟然配合起陶水柔的童言童语,说出一句又一句他认为幼稚且可笑的话语。

  十五岁的大男孩跟一个七岁的小女孩玩的好不开心,也只有在这个时候,冷云翔才会透露出属于他这个年纪该有的模样。

  陶水柔玩得开心,但是她没有忘记爸爸还坐在椅子上。

  “我要回去找我爸爸,我跟爸爸说我跑到那边一下下。”陶水柔摸著火车头说著。

  “不能多待一会吗?”冷云翔脱口而出。

  她也很想跟这个大哥哥玩,可是爸爸一个人坐在那边。

  冷云翔看著粉嫩的小女孩好一会儿,“你等一等。”冷云翔从脖子上取下项炼,这是爷爷在他一出生的时候就让他带上的。

  陶水柔看著冷云翔把项炼戴在自己的脖子上,“这个是要给我的吗?”

  “嗯。”冷云翔点点头,“以后你要来找我,这是我们的定情物。”

  “定情物?什么是定情物?”小小又肉肉的手摸著刚挂上自己脖子的项炼。

  “以后你来找我就知道了。”冷云翔照著感觉做他想做的事,要是在平常,他是绝对不可能说出这种话。

  冷云翔带著水柔往来时路走,走到陶子健坐著的地方,看到他一动也不动的凝视著空无一物的前方。

  陶水柔想要跑向爸爸,可是冷云翔的手却还是紧紧抓住她的小手不放,陶水柔困惑地回头。

  “你要记得我。”冷云翔酷酷的说著。

  水柔点点头,“嗯。”

  冷云翔蹲下身子,轻轻在她粉嫩的脸颊上吻别,“要来找我。”

  小女娃也学冷云翔,轻轻在他的脸颊上啵了一下,“那我来找你的时候,你不能忘记我喔。”

  “嗯。”冷云翔慎重地点头,他这才放开软软的小手。

  “爸爸!”软软的小身体扑往陶子健。

  陶子健回过神来,低下头看女儿,“啊,都要天黑了……”

  陶子健最后一次放任自己,在与妻子相遇的地方思念她。隔天,他便全心全意投入工作,不为别的,只为妻子替他生下的唯一女儿。

  “陶水柔、陶水柔。”陈余达蹲在陶水柔前面,因为她头低的很低,不蹲下来是看不见的,他几乎都要趴到地面上了。

  “这个给你。”陈余达拿出自己口袋里的巧克力,这是他哥哥从比利时帮他带回来的,他都舍不得吃。

  “这个很好吃喔,哥哥说,女生吃了心里会甜甜的。”幼稚园小男孩还在心口上比了一个爱心。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