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猎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9 页

 

  「爷,求您就让属下接手吧!属下一定会妥善的安顿这位姑娘的。」石冲丝毫不放弃的说服道。

  他的主子可是堂堂的王爷之尊,向来只有人服侍主子的份,怎么这回却失了常的紧抱着一名结识不久的女子不放?更遑论这名女子对他们来说还个陌生人。

  「石冲,我看你还是别再说的好。」纪闵尧闲闲的在一旁劝说道。

  怪事年年有,今年特别多,向来心高气傲的王爷,曾几何时对哪位姑娘这么呵护有加过?居然还破天荒的想以尊贵之身来照顾她,这不是怪事是啥?

  因此,综全以上征兆,加上从旁推敲之下,这原因难明的,人并不排除主子对这姑娘有一见种情的可能性,尤其是那天上人间少有的绝艳姿容,圣洁清灵无瑕,灿耀奇魅恍如蒙尘仙子,不似这时代应有的人,有谁能够逃得过她致命的吸引力?纪闵尧暗忖。

  「爷……」石冲无视于纪闵尧的劝说,十分坚持为人属下「上尊下卑」的原则。

  萧遥终于停下脚步,转身冷厉瞪了石冲一眼,「夜深了,你们各自歇息去,别再让本王说第二遍。」他以着不容反驳的冷淡语气命令,接着二话不说的转身离开。

  就算再怎么笨,石冲也听得出来主子已动怒了,只好听令的站在原地,莫可奈何的看着主了离去的背影。

  同样的盯着主子离去的背影,纪闵尧的表情却是深思得让人捉摸不定,一双闪烁着异样光芒的眸子,竟是充满了令人玩味的笑意。

  「这是哪里?」在睡了一个长觉之后,罗昕不以为自己会就此回到所熟悉的二十世纪,抑或是之前的一切全都是她的一场梦而已。

  她慢慢的睁开如扇的眼睛;入目的是阳刚味极浓厚的寝室,此室的装潢风格独特,一看妈知为大富大贵之人家所有。

  「你醒了?」萧遥一听到声音,立刻来到床前。

  「我怎么会在这里?」罗昕试着坐起身,无奈一阵刺痛又让她跌了回去。

  「别动,你的手臂受了伤,需要好好休息。」他凛然的气势散发着惊人的力量,一双薄冰的黑瞳耀然清凝。

  罗昕闻言这才记起之前的一切,一双美眸立即浮上杀意,「你卑鄙,竟然敢点我的睡穴。」要不是她此刻深身虚软,早就气得拿刀砍他个十刀、八刀也不为过。

  「这也是逼不得已的。」萧遥面不改色的道,扶着她端坐起来,将枕头置之其背后。

  「去你的逼不得已,你这叫绑架。」罗昕咬牙冷视着他,愤怒盈满美瞳。「还有,你是谁?到底绑我来这里干什么?」

  「是带你来这里。」萧遥皱眉不悦的纠正她的话意。「我可不记得有用绳子绑过你。

  「啰唆!你到底是谁?」鲜少有人胆敢惹火她,他算是第一个。

  「萧遥。」他简单的回答。

  「这里是什么鬼地方?」她恨恨的瞥了他一眼,眼睛瞟向窗外。

  「襄浓别苑。」

  「为什么我会在这里?」罗昕回头迎视他的犀利眸光。

  萧遥眉目清冷而笑,「本王带你来的。」

  「废话,我是问你带我来这里干什么?」她蹙眉微怒。

  「休息疗伤。」他目光灼灼,莫测高深的看着她。

  罗昕嗤之以鼻,「这点小伤根本不足为惧。」刀可不是那些娇柔生惯养的千金大小姐,受个小伤就要躺在床上休养个一年半载。

  「换我问你了。」萧遥的视线渴望的落在她的唇上,停留了一刻,百后抬高。「告诉我,你是谁?怎么会出现在桃花林?」

  「我为何要回答?」罗昕低眸冷笑,珠玉般的嗓音清楚的表露不满。

  「至少这是你欠我的。」他黑瞳凛然,有道是人在屋檐下,不得不低头,这简单的道理相信聪明如她应该懂吧!

  「好吧!」罗昕抿紧嘴唇,十分不情愿的服从,奇异的觉得告诉这个男人任何事,就彷佛付出她部分的自己,这是她从示做过的事。

  但随即她苛责自己,这种想法实在太可笑了,就算不谈别的,她也非常知道如何保护自己。

  「你的名字?」萧遥紧咬着牙,非常不喜欢她露出那种飘忽莫测的表情。

  「罗昕。」对于他异常的语气,她不解的迎视他的眼。

  「从哪里来?」

  「你不会想知道的。」她并示直接回答,毕竟这种窜越时空的离奇事情,非一般常人所能理解。

  「你不说,怎么会知道我不想?」他忍不住低吼,阴郁的眸光寒凝。

  「你有勉强别人的习惯吗?」罗昕不悦的挑高了眉。

  「只有对你。」唯有她是特殊的,他想知道所有关于她的一切事情。

  「深感荣幸。」她冷笑的嘲讽。

  眉宇的严峻缓缓逸去,萧遥佞邪无俦的脸突变得有些哭笑不得。「你绝对是一朵带刺的玫瑰。」

  「这是夸奖还是贬损?」她不以为然的嗤哼。

  「你认为呢?」嘴角扬起一抹摄人心魂的微笑,萧遥的黑眸闪着令人捉摸不定的诡异光彩。

  「你怕我是杀人犯,还是哪个敌对仇家所派来的间谍?」她冷凝着脸道。

  萧遥只是微笑的看着她,「都不是,纯粹只是想认识你罢了,而且我不以为你是那种人。

  罗昕挑起一边的眉毛,「为什么?」

  「直觉。」他神秘一笑。

  「也许你的直觉是错误的,难道你没听过人不可貌相这句话吗?」她不认同的朝他遥摇头,存心跟他唱反调。

  「我的直觉一向为我带来好运。」他无惧的一笑。

  「想不到愚笨跟你只有一线之隔。」她冷冷的讽刺。

  「这是自信。」他淡笑道。

  「我看是自大才对吧!」罗昕嗤之以鼻。

  「我觉得我们好象离题了。」他有点好笑的说。

  她若有所思的瞪了他一眼,才淘气的道:「我故意的。」

  萧遥一怔,继而忍俊不住哈哈大知。「也罢,如果你真的不想说,那我就不勉强你了。他泰然一笑,眼里跳动着火花,深知以退为进的道理。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