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猎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8 页

 

  「你以为我是花痴吗?」她生气的瞪着他,不拒绝并不代表接受,他最好该死的认清这一点,去他的自大男人!

  「你说什么?」萧遥的注意力一时被后头赶来的两个给分散了。

  「没听到就算了。」说出的话,罗昕向来都不屑再说第二次。

  「爷。」石冲和纪闵尧策马至萧遥身侧。

  「都解决了。」萧遥一脸深不可测的看着他们。

  「是。」两人同时响应他的问话。

  「爷,瑞在还去不去扬州城?」石冲恭敬的问。

  「先到襄浓别苑。」萧遥淡然回答。

  「那她……」纪闵尧看向萧遥怀中的罗昕,目光充满兴味。

  「一起去。」萧遥以不容置疑的语气道。

  「我不去。」罗昕偏偏跟他作对似的抬头冷瞪着他。可恶,没有人有这个资格替她决定她该做什么,绝对没有!

  「你会去的,除非你想要露宿荒郊野外。」萧遥粗暴的道,她拒绝的话轻易勾起他体内的熊熊怒火,但却又爷不住痴恋的眼神流连在她清艳端雅的脸上,令他心荡神驰。

  「正合我意。」罗昕悠然的音调如山中清泉迤逦,无情绪的冰冷,仅是一脸无所谓的淡然。

  萧遥阴幽的黑眸隐隐浮现怒气。「天色已晚,谁晓得在这野地里会有多少毒蛇猛兽出现,单凭你一个不会武功的女子,是最容易遇到危险的,你好好想想吧!要是不怕的话尽管走,本王不会阻扰你的。」他阴沉道,就不相信他这么说了之后,她会不害怕,只要是女人,没有一个会有如此的胆量,他有这个自信。

  岂知,事情出乎意料之外,怀中的人儿竟俯身抓住旋风的马鞍,准备滑下马匹。

  「谢啦!」罗昕心中暗笑,这个大笨蛋,居然想藉此来惊吓她,门都没有,光看她飚车时那种不要命的胆量,就知道她可不是那些弱不禁风,喜欢大惊小怪的女人。

  「别动,你要去哪里?」萧遥气急败坏的道,万分懊恼的拉住她。

  这真是奇怪的事,她只不过才动了一下身子,怎么他的心就立刻感到不安起来,虽她未确实动身离开他,但一想到她即将离开,竟已如此因扰他。

  突然,萧遥有种冲动想抓住她,把她抱得紧紧的,令她无法离开。

  「那并不重要。」罗昕喟然一叹,清亮的眼瞳底下映着飘忽的莫测。

  萧遥眉目一凛,犀利的眉宇凝滞,黑发下的眸子灿起高深的幽诡。

  「我反悔了。」一抹冷然狡黠的笑意由他嘴角勾起,起于无形又似漫不经心,反透着奇诡的微笑。

  「什么意……」颈肩忽传来一麻痛,罗昕来不及说话就昏睡过去。

  「爷,您……」石冲和纪闵尧皆惊愣的做不出响应。

  温柔抚摸着怀中柔嫩清绝的脸蛋,萧遥寒冽如刀却又嚣邪的眸子,浮起狂野的残酷。「就算是得折断你想飞的羽翼,本王也要不择手段的把你留下来。」

  「爷。」石冲和纪闵尧面面相觑,面对主子这温柔与冷漠致极的两种反应,只感到一种令人一窒的轻颤由心而生。

  他们不明白,为何向来不轻易显露情绪的主子,会如此在乎一个来路不明的女子?更不可思议的是,为了留下她,竟还使出不怎么光明的磊落的点穴手段。

  此时,一阵狂风扬起了萧遥那狂乱的发,淡拂过那双沉凝复杂的眼。

  「时间不早期,咱们走吧!」不想对属下解释什么,他快速的驱使胯下的骏马往襄浓别苑而去。

  石冲和纪闵尧两个只好立刻赶上。

  夜幕低垂,一弯明月挟带着满天星斗,骄傲的向大地散发出属于它们独特的光芒。

  四人三骑,骋驰于官道上,由远而近,磅砣的气势,如虹的急行于茫茫夜色之中。

  尤其是领头奔驰于前的锦衣华服男人,他一手环抱着一名昏睡的少女,一手握着缰绳,十分从容的控制着胯下的黑神驹快速前进。

  一路上,他浑身所散发出来的尊贵魄力与王者霸气,冉冉令擦身而过的路人不由得望而生畏。

  一阵快马奔驰之后,三骑终于抵达他们的目的地。

  襄浓别苑是一处位于京城郊外的别馆,占地千坪,是当今天子御赐给平定外患有功的平西王爷萧遥的奖赏,曾经让不少同样在朝为官的大臣眼红。

  原因是,襄浓别苑精致典雅的建筑不似一般别馆,它的建材一半取自于罕见的天山冰石,而另一半则是取自于地热谷的火焰岩,因此一年四季冬暖夏凉,是避暑去寒的圣地。

  另馆内仆从如云,虽个个训练有素,但自从突然接获飞鸽传书,得知王爷即将到临的消息后,也不由得陷入一场人仰马翻中。

  上至统领别苑的总管,下至厨房的婢仆,无一不吊高了一颗心,生怕一向威严无比的王爷有丝毫不悦,因此战战兢兢的安排着所有接待主人的工作。

  随着马蹄声的接近,别苑大总管王平早就带领着一大批的仆从立于门口迎搠。「恭迎王爷驾临。」

  众人见王爷手中抱着一名服装怪异的少女,虽都有些讶异,但却也聪明的不动声色,免得因此遭来无枉之灾。

  「房间准备好了吗?」萧遥居高临下的看着王平。

  「禀王爷,一切都早已准备妥当,恭请王爷入内休息。」王平躬身道。

  萧遥点点头,双手轻巧的搂抱着怀中的人儿,轻功一跃,身形稳健如飞的下马落地。

  石冲一待主人下马,立刻躬身前进,「爷,急行了数个时辰之久,您一路辛苦了,这会儿抵达了别馆,这位姑娘的事儿就由属下来接手,您好去歇息着。」他恭敬的说,伸手想接过主子怀中的人儿。

  萧遥沉下脸,沉厚的嗓音陷含危险的悸动,「不必了,她的事本王自会安顿,用不着你费心。」说完,他快步的抱着罗昕往他的内室而去。

  石冲和纪闵尧紧跟在身后,一步也不放松,虽然两人的神情各有异色,不过一脸悠自然得纪闵尧倒是显得轻松自在,与石冲紧张兮兮形成不同的对比。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