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猎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5 页

 

  「很好,你是不需要明白。」萧遥放荡狎笑,「你只要将你陪寝的身份做好,本王自是不会亏待你的。」说完,他猛地攫获那柔嫩的眉瓣,侵入的舌迅即与之相缠,炽烈的吸吮。

  承爱着他强势而猛烈的狂吻,古秋棠紧紧攀住他,热切的响应着,只能祈求上苍能将这一刻持续到永远……「我不是说过不准来打扰我吗?出去!」一声娇艳的斥责声,由平西王府内的飘香楼传出。

  半个月了,自从赵吟仙被接进平西王府后,时间已经匆匆过了半个月,这半个月来,她就是你只被囚禁的鸟,非但行为遭受到严密监视,就连大门也不得迈出一步,她简直快要崩溃了。

  「你这是在命令我?」沉稳的男低音由门口传来,冷冽幽涉的声音,丝毫不带任何暖意。

  赵吟仙骄傲的转过身,怒视着站在门口的高大身影,这一望可呆住了,微张着嘴,一股爱慕之情立即由心而生。

  在她十七年的生命中,从没有见过如此威严又贵气的男人,绣着金线的一身白袍在空中飞舞,薄洒着恍若大神临界,俊美的脸孔冷冷的没有表情,一双漂亮如鬼魅般吸引人的眼睛,竟教人舍不得移开视线。

  「你……你是谁?」赵吟仙的心不要命的狂跳着,原先的骄纵及创造性全化成一摊柔水,只为眼前这个如神抵般的男人。

  「你说呢?」萧遥冷漠的看着她痴迷的表情严厉的眼神有着一抹轻蔑。

  「我……我不知道。「她的脸红成一片,这半个月来,除了专门服侍她的婢女青衣,以及固守在门口的两名侍卫外,她再也没有见过平西王府内的任何人。

  萧遥薄唇高傲的勾笑,冷峻的瞳眸里是一片阴沉,「看来这种阶下囚的生活,你倒过得满享受的嘛,赵大小姐。」他低回的笑声在黑夜里,直教人由心底颤起。

  「你……你知道我是谁?」打个冷颤,赵吟仙神色慌乱的看着他。

  「恐怕全府上下无一人不知。」萧遥那魔邪俊美的面庞显得比平常更加寒栗。

  「既然如此而已,那你怎敢来,不怕被萧遥爷知道吗?」她一时刻忘了羞怯,恢复高傲的神情挑衅着。

  「相信我,只要我想来,没人胆敢说一个『不』字。」凛起眸光,萧遥阴侧的冷笑。「毕竟你头顶的是我的天,脚步踩的是的地盘。」

  「你的地盘?」赵吟仙倒吸一口气,强忍着心中的恐惧。「莫……莫非你……你是平西王爷萧遥?」

  「终于认出来了吗?佩服、佩服。」他高讽的冷笑着。

  「你……我……我不知道……」她全然慌了手脚,不知该说些什么。「你……这么晚了,你……」

  关上房门,萧伯威胁的身影一步一步朝她走过去,「本王这个时候来的目的,相信用不着我说,你也应该明白。」他一只盛满掠夺的狩猎之眼,像观赏一只触网挣扎的猎物般看着她。

  「不,我……我不明白。」发出如风颤抖的声音,赵吟仙双手不安的绞动着手中的丝帕。

  「我要你。」萧遥直接道出他的来意,这也是他对赵震天当年灭他全家严厉报复,就算在九泉这下,他也要赵震天死不瞑目。

  赵吟仙被他毫不迟疑的话语给吓退了一大步,脸色呈现一片死白,「你……不行,我们之间还未有名份,怎么可以……」强忍着心中的恐惧,她害怕的用双手环抱住胸,一步一步的往后退。

  「名份?」萧遥听了厉声大笑,一个反手,赵吟仙整个人便落入他的怀里,他霸道的气势直冲而来。

  「啊……」她吓得惊声尖叫。

  「你有这个资格跟本王谈名份吗?」他的嘴角浮现一丝诡异慑人的阴残笑容,漠然无情的凝视着她蠢动不安的身子。

  「放开我!我不准你这般羞辱我!」赵吟仙气得尖叫,眼中滚着盈盈的泪珠,使尽全力的拍打着他坚硬如铁的胸膛。

  「够了,能做本王的女人是你上辈子烧的好香。」萧遥残酷的冷笑,扶住她的腰抱起她,直往床榻走去。「至于是不是羞辱,待会试度、试就知道了。」

  「你卑鄙,竟乘人之危,唔……」

  萧遥如鹰一般的唇蛮横的探险入她的口中,与之唇舌纠缠啮咬,贪婪的唇渐移至她白皙的颈子,对着她耳畔芬芳吟哦的吐息,邪气的淫笑。

  赵吟仙昏昏沉沉的,他的力量令她害怕,他扶摸的手充满占有,在她全身探索,随着衣物一件一件的落下,全然光裸的她不知如何是好,只能颤抖,只能任他挑起她体内燃烧旺盛的欲火……碧空如洗,艳阳透过林木间隙,将点点金光遍俪四周,高耸入去的树干上缠着一圈圈犹如粗绳般的蔓藤,树间结着一窝窝黄色的鸟巢,彩鸟如花絮在林间飞舞。

  罗昕倏地从昏睡中惊醒,一群展着透明翅膀的七彩昆虫,在她手臂间飞舞,她抬手想将它们赶直,但一股突然袭击全身而来的剧痛,让刀子的眼泪差点迸流下来。

  感觉不到时间的流逝,直到疼痛有稍稍减轻的趋势,她才又慢慢的睁开眼睛。入眼的是一片蔚蓝辽阔的天空,无边无际的延伸至天涯,美得让她几乎误以为置身仙境。

  但是肉体上的疼痛随即现实的敲醒了她,她让她记起了那一场突如其来的意外车祸。

  扶着几近爆裂的头,罗昕咬着牙,忍受着疼痛的站起来,她转过身放眼过去,一时之间竟看傻了眼。

  是她摔坏头吗?要不,怎么会看见一大片的桃花林?不,那简直不是用一大片可形容,而满山满谷,放眼所到之处都是。

  奇怪,台北何时出现这么个种桃花人间天堂?而且是如此丰盛若世外仙境的桃花树林?

  不,简直令人匪夷所思,台湾的每个大小角落她几乎去,纵使再怎么偏僻难忘的地方。

  况且,她还记得当时她明明是从山上跌落山谷中的啊!那山谷呢?怎么没看见?这到底怎么回事?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