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猎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4 页

 

  就在此时,一辆红色的嘉年华跑车正以着如入无人之境的疯狂速度逆向行驶而来,一国如锉刀般尖锐磨擦地面所发出的刺耳悲呜,配合着狂风呼啸声,而显得列加凄厉。

  意外在那一瞬间发生了,当跑车煞车不及的疯狂迎而与冲劲过猛的重型机车撞上时,罗昕整个人飞跌了出去,她感觉自己有如一颗球般翻滚跌落谷间,一股痛彻心肺的灼热深深刺痛了她的肉体……妈妈,好痛呀,你在哪里?快来救救我!

  就在罗昕的意识渐渐远去时,凭空出现的一道金色光圈迅速笼罩了她,她的身形缓缓消失在光圈中,一切又归于平静。

  第二章

  窗外一片暗黑、一盏明亮的烛光,斜射在室内的墙上,映出汗水淋漓、活色中香的激情画面。

  这就是萧遥,发泄精力之余,也不忘保持理智的不让任何女人有留下他子嗣的机会。

  女人浑身虚脱的瘫痪在床上,呼吸久久不能平复。

  「爷……」京城第一名妓古秋棠侧过身子,双眼满含浓浓情欲的望着身边的萧遥,葱白玉手情不自禁区的抚上他健硕的胸膛,对他充满深沉的迷恋。

  虽身在风尘,但古秋棠向来紧持只卖世不卖身,直到一年前的风末寒冬之际,她遇见了俊傲不凡的平西王爷萧遥,从那一天起,她的心就此沦陷了。

  见过无数名流、豪门贵公子,却无一人能教她心甘情愿的臣服身下,惟独萧遥令她一见倾心。所以她毫无保留的将珍贵了十八年的处女之身给了他,只因他是她一生一世永不悔的眷恋。

  「爷,秋棠今晚可以留下来陪您吗?」她的玉手探向萧遥,俯向前娇羞的磨蹭着他宽阔结实的胸膛,依依不舍的来回优游,她渴望拥有全部的他。

  「你知道自己在要求什么?」萧遥捉住她的手,声音虽是慵懒,但其中陷含的威胁却不容忽视。

  「秋棠只是希望能继续服侍爷。」杏眸含醉带媚,她缓缓的移动着圆润有致的身子,将丰满的双峰更偎近萧遥壮阔的胸膛,贪婪的磨擦着他平滑结实的肌肉。

  「你胃口还真不小。萧遥邪邪一笑,但脸上的表情却是无动于衷。

  「唔……人家只是对爷才会如此。」带着诱惑的笑容,好心不不相信天底下会有哪个男人抗拒得了如此搔人心痒的诱惑,古秋棠轻吻着他的胸膛,有极度自信能勾起他再一次共赴去雨的欲望。

  「怎么?一个晚上来了三回还嫌不够,你现在还要?」萧遥扬嘴冷笑,眼神漠然的看了她一眼,这女人真是愈来愈不知足了,竟也懂得利用他的宠爱来做不合她身份的要求。

  冷笑的推开古秋棠不安份的手,萧遥突地一个翻转起身,俐落的下床拿起衣物,神情在幽暗的光线中看不真切。

  「爷……」古秋棠惊慌的跟着起身,神色不安的看着他惊冷的眼神与唇边邪魅的冷笑。

  「收拾一下,本王等会派人送你回迎春楼去。」他面无表情的命令,凌厉的眼神丝毫不损他那俊美的容貌。

  「可是……爷,都这么晚了,秋棠可不可以等明天再……」她可怜兮兮的看着他冷峻淡漠的面孔,一颗心像是被人狠狠踹了一脚般的痛苦。

  即使他从不曾对她甜言蜜语过,但她仍希翼自己在他心中能占有一点点的小角落,纵使这个角落仅有千万分之一,她也甘之如饴呵!

  「你想惹本王生气?」他警告的声音藏着些许不耐。

  对萧遥来说,女人向来都只是他生理欲望下的发泄者,他从来不将心思浪费在她们身长。

  「秋棠不敢。」她连忙下床,颤着手服侍他着衣。她顺从的说,十分清楚的明白,「顺从」是让她能继续留在他身边唯一的办法。

  「很好,本王一向喜欢听话的女人。」萧遥微牵动唇角,压下她的颈项,奖励的印上刀子的唇,与她的舌头交绻,另一手则握住她的丰乳,技巧的揉捏挑逗,直到她发出满足的娇吟。

  古秋棠浑然忘我的沉沦在他创造出来的欢愉中,对他邪魅俊美的容貌,更加迷恋得无可自拔。

  「爷,秋棠可不可以斗胆问您一件事情?」她半仰起脸,勾住他的腰,媚态毕露的撒娇道。

  萧遥半张开眼睛,神情冷漠的看着古秋棠脸上情欲犹浓的表情,「什么事,说吧!」

  「爷,听说您已经把当年灭您家门之仇人,也就是赵震天的女儿赵吟仙给接进王府了,是不是?」她娇嗔的问,心中实有不甘。

  平心而论,于美貌,她有自信当今天下无任何一个女子比得过她,于才情、琴、棋、书、画,她更是样样皆涉猎,那凭什么她就得处处屈居于人下,连心爱的男人也要拱手与人分享,难道只因他的出身是青楼女子?

  然而,若这赵吟仙是王公贵族之女也罢,但却偏偏只是一个为天下所唾弃的杀手之女。虽说这黑衣客杀手组织早已教人给灭了,但仍摆脱不了赵吟仙那身份卑贱的事实,这教一心想要获得萧遥宠爱的她如何甘心呀?

  「说!你是怎么知道这件事的?」萧遥的眼神严厉的迎视着她,灼人的目光吓得古秋棠几乎想要退缩。

  「是……是秋棠在迎春楼时,听那些爷儿们说的。」她害怕的咽着口水,怯怯的回答道,脸色因恐惧而变得苍白。

  「想不到京城里嘴杂的人还不少。」萧遥阴冷的笑着,俊逸狂狷的神色有说不出的诡异。

  「爷,告诉秋棠,这……这不是真的吧?」从未见过他如此诡魅阴残的一面,古秋棠的身子竟不由自主的颤抖起来。

  「你说呢?」他温热的唇再次抵在她微凉的雪白纤颈上吹气,声音却是幽涉得令人颤抖。

  事实上,早在三天以前,赵吟仙就已经住进平西王府内的「飘香楼」里了,他暗忖。

  「秋棠不明白。」她抬头款款深情的看着他,始终捉摸不透这个她爱得死心蹋地的男心底在想些什么。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