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猎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31 页

 

  忽然,走到一半,纪闵尧的脚步停下来,他的心里不知为何有着一股非常不好的预感。

  「不行!我还是不放心,我再去看看好了。」他心急的往书房的方向奔去。

  石冲不假思索,也紧跟在他身后跑着。

  「王爷?」纪闵尧敲门,但无任何响应。

  和石冲对看一眼,他将门打开,一瞬间,刚好看见萧遥高举长剑,意欲刺进自己的身体,他脸色惊变,动作飞快的点中萧遥的昏穴,阻止萧遥的自杀行为。

  纪闵尧将昏睡过去的萧遥移到一边,沉重的脸色上再无平日那抹惬意。

  老天!光想到就觉得害怕,他要是晚进来一步,要是他没及时赶到的话,那后果真是不堪设想。纪闵尧用手揉了揉眉心,直觉得自己的寿命可能因此而减少了好几年。

  「怎么样?」石冲焦急的问。「要不要我去请大夫来?」

  「请来也没有用。」纪闵尧转头严肃的看着他,阴郁的道:「心病需要心药医,王爷现在需要的不是大夫,而是罗姑娘。」

  石冲立刻转身走向门外,「那我去找罗姑娘回来。」

  「慢着。」

  「你不要阻止我。」石冲转头怒瞪他。

  「我没有要阻止你,我只是想问你要到哪里找人?」纪闵尧客气的假笑着。

  「这……」石冲一时之间也没了头绪。

  「天下这么大,我们又没有任何线索,你这样漫无目标的乱闯,只是白费力气罢了。」纪闵尧淡淡的看了他一眼。

  「我不管是不是白费力气只要是为了爷,就算要把全天下都翻过来找,我也不会在乎。」石冲冷硬的回答,一双眼睛透露着坚决。

  「也许,有一个人知道罗姑娘在什么地方。」纪闵尧突然道,眼睛不停的转动着。

  经他提醒,石冲脑中也浮现一个人,冲口说出「尹云天!」

  「用不着担心,她自己会回来的。」尹云天含笑的说,脸上有着一股宁静柔和的气息。

  纪闵尧和石冲面面相觑,怎么们们还没开口,他就知道他们要问什么了?虽然因主子的关系,他们知他相识已久,早知道他不是个普通人,知道他精通卜卦、观天象,但没料到他的功力竟是这般高深,这下子,他们对他更是佩服到心坎里去。

  「你还知道些什么?」纪闵尧很好奇。

  「柳暗花明又一村,王爷不会有事的。」尹云天淡淡的微笑。

  纪闵尧瞠大了眼,「太厉害了!你好象什么都知道。」

  「我并非万事通,只是凡事皆有定数,我仅能尽力而为罢了。」

  「那么你会在这里,也是因为知道我们要来。」纪闵尧泛起了悟的笑容,的确,要不,依他这么一个云游四海的人,哪是他们这么容易见到的?

  尹云天笑了笑,对于他的话没承认也没否认。

  「罗姑娘什么时候回来?」石冲捺不住性子,焦急的问。

  尹云天粲然一笑,「两位切勿心急,等候时机。」他不愿再多说。

  「总该有个期限吧?」纪闵尧讨价还价的看着他。

  尹云天叹了口气,「我只能说快则三天,慢则五天。」

  为什么?她不是得到了她想要的自由吗?为什么那感觉还是不来?

  头一次,罗昕发现自己竟是如此的挂念他,她再也没有办法像以前一样无牵无挂的四处流浪,自由对她来说,似乎再也不是那么重要了。

  也许萧遥说得对,她的确是个骗子,嘴里说着爱他、信任他,其实内心还是停留在过去的阴影里,并且一直不断的伤害他。

  曾经她以为过去是永远存在不变的,那是根植在她生命中的一种悲剧,一种她无力去改变的事实,令她陷入孤独、不充实的生活里,可是……罗昕仰头看着蓝天,暖暖的阳光透过云层照射在她脸上,也穿透她心中的迷雾。一瞬间,她忽然惊觉的领悟,原来从头到尾都是她将自己困住了。

  她并没有错,错的是她母亲,过去是她母亲不够坚强,不能为自己的行为负责,但如今她是个成熟的女人,该有能力为自己的行为负责。

  也许过去的事影响她甚深,但毕竟那些事已经不存在了,她犯不着让自己背负着不愉快的过去,她还有漫长的人生要走。

  或许小时候她无法保护自己,但如今她已经长大了,她有能力保护自己,过去再也没有办法伤害她了。

  思及此,她的心不禁温暖起来,心中的寒冬过去了--萧遥爱她,他用眼睛诉说过千百次,他用嘴巴对她许下诺言,她一点都不怀疑他深爱她,既然他那么爱她,她还有什么好害怕的?

  爱只会使她坚强,不会伤害她,爱可以治疗一切。过去的悲剧早就在她被院长妈妈收留时就重生了,她再也不必隐藏心中满满的爱了。

  现在回去还不迟,或许她的离去又再次伤害了萧遥,但她会弥补他的,用尽辈子的时间弥补人,只要他肯原谅她。

  一个钟头过去了,两个钟头过去了,萧遥告诉自己千百次她会回来,他没有任何理由不去相信尹云天的话,云天说昕儿会回来,那么她就一定会回来,他只能这么相信着。

  但为何他还是浑身冰冷,始终暖不起来,是因为她已经等了四天了吗?

  萧遥走到窗前,窝在距离门边最后的椅子上,这个椅子是她最喜欢坐的位子,这里有她的气息,只要坐在这里,他就能感觉到她依旧在他身边。

  「昕儿,为什么你还不回来?为什么?你可知道我已经等得快发疯了?」萧遥神情哀痛的低唤着,连日来的思念,早已将他折磨得不成人形。

  忽然,门无声无息的被打开,萧遥全身紧绷,他可以感觉到轻悄的足音,清晰而明确的来到他背后。

  他等待着,似乎要先将勇气灌注在心中,才有更多的勇气去接受可能发生的失望,纵使这些失望会再次伤害他。

  「谁?」他不敢回头,怕又是再一次的失望。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