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猎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7 页

 

  「王爷,陈大夫说罗姑娘至少还要睡上一段时间才会醒来,您这样守着她也不是办法,就让小雨来照顾她吧!」纪闵尧担扰的蹙紧眉头,对着自始至终都守在罗昕床榻的萧遥说道。

  站在角落的小雨不停的打着哆嗦,她要是早一点注意到昕姑娘的不对劲就好了。

  「爷,您已经连续三天三夜不吃不喝,也没睡过觉了,就算是铁打的身子也会受不了,属下求您回房休息,看顾罗姑娘的事由属下来负责就可以了。」石冲也忧心忡忡的加入劝说的行列。

  萧遥彷佛没听见他们的话,仍旧一动不动的持续着原来的姿势,双眼不放松地紧盯着陷在枕头中的雪白容颜,生怕一个粗心大意,就会错过一丝一毫她波动。

  「王爷,罗姑娘吉人自有天相,她绝对会活下去的。」主子此刻的心情,纪闵尧明白,只是他怕主子再这么自残下去,可能在罗姑娘还没醒之前,主子自己先熬不下去了。

  「是啊!爷,陈大夫下午不是已经向您合格证过,说罗姑娘一定不会有事的吗?她只是因为五脏六腑中毒太深,所以需要长时间休息,一时半刻内还不会醒来,您闵听属下的话先回房休息,等罗姑娘醒来之后,属下会马上通知您。」石冲焦急的道,严肃的脸皮全是为主子担忧的表情。

  「出去。」萧遥头也不回的闷声命令,什么话也听不进去。

  现在的他就像是颗随时都有可能会爆炸的定时炸弹,只要稍一个不小心,就极有可能落个尸骨不全的凄下场。

  「王爷,属下知道这么说或许会惹您生气,但您等在这儿对罗姑娘并没什么帮助,只是秆然累垮您自己罢工了,不是吗?」纪闵尧坦诚的道,「毕竟您也是人,也需要休息,您没必要再苦撑下去,我相信罗姑娘要是醒来知道,她也一定会同意我的话。」

  「我不会有事的,几天不休息,对我来说不算什么。」萧遥淡淡的说。

  「好,就算您不累,但也总该吃些东西吧?」

  纪闵尧无奈的一叹,眉头深锁的瞥了一眼桌上那动也没有动过的饭菜。「王爷,您还记得您有几天没吃饭了吗?」

  「我不饿。」

  纪闵尧开始觉得头痛,浓眉堆积成两座小山,重重压迫着他的神经。「王爷,人是铁,饭是钢,您什么都不吃的话,怎么会有力气继续照顾罗姑娘呢?」他忽然觉得劝人的工作实在是一件疲累无比的事。

  「我说过我不饿。」萧遥冷冽的声音充满严厉。「出去,昕儿需要安静的睡眠,有你们在这里太吵了,全部都给我出去。」

  「爷……」

  「在昕儿清醒以前,谁也别想说服我离开这里一步。」萧遥冷然的道,沙哑的声音中有着超乎异常的紧张。

  「可是……」

  终于,萧遥转移了视线,「谁敢再多说一句话,就别怪本王对他不客气。」他凌厉的道。

  萧遥浓浊的呼吸声和全身散发冷酷的危险表情,让身处屋内的三人打心底泛起冷意。

  尤其是从来没见过他如此骇人表情的小雨,早已吓得面色发白,噗通一声,腿软的跪坐在地上发颤。

  罗昕睁开眼睛,发现自己身处在一间陌生的房间内,而且躺在一张大而柔软的白色床海中。阳光斜斜的射入,微风掀动层层的罗纱,到处充满了药味。

  她想转个头,看看这里是哪里,但只稍微一动,就觉得天旋地转,彷佛被洲涡给当头罩住。

  过了好半晌,昏眩的感觉缓缓退去后,她这才虚软的吐了一口气,浮动的心绪逐渐安定下来。

  起先,罗昕想她一定是看错了,萧遥怎么可能看起来如此的疲倦憔,她闭上眼,不愿想信的想着。

  但事实摆在眼前,不容她怀疑。凹陷的眼眶、充满的血丝、满脸青涩的胡髭及全身上下凌乱的衣着,她几乎不敢承认他是她所认识的萧遥。

  打从罗昕第一眼看到他的那时起,她就注意到他控制着周遭每一个人、每一件事的那股慑人力量,这不仅只是因为他是一个权高位重的王爷,而是他与生俱来的那一股震人气势。

  但现在深凹的线条妈刻画在他的嘴边,双眼失神而茫然的看着远方,这都是她不会看错的事实。

  好似灵犀相通般,他的视线突然对上她的,原本还停留在他眼中的茫然表情立刻飞走了,取而代之的是如释重负的狂喜。

  「昕儿,你终于醒来了!你知道你快把我吓死了吗?」萧遥难掩心中的激动,伸出手想碰触她,以证明这不是他的想象,但伸到一半的手却忽然停下来,继而转由握紧拳头。「你感觉如何?还有什么地方不舒服吗?」

  罗昕摇摇头,「我没事,这里是什么地方?」她静静地问。

  「重要吗?」萧遥的目光梭巡着她的脸,声音有些奇怪。

  「我只是想知道我为什么会在这里。」她淡淡的回答。

  「这里是我的房间,是我将你抱过来的。」

  罗昕一怔,「为何这么做?」

  「没什么,只是想照顾你。」他避重就轻的说,露出一个微弱的浅笑。

  看着他憔悴和睡眠不足的削瘦脸颊,一丝痛楚滑进罗昕的心房,「你倦了,你的脸……」

  他的目光很快调回她脸上,紧张起来,「只是几天没睡觉而已,对我不来说不算什么。」

  「多久?」任他扶她靠坐在软垫上,罗昕幽幽的看着他。

  「什么?」

  「我睡了多久?」她很坚持的问。

  萧遥欲言又止的犹豫着,好半晌才缓缓的说道:「五天,你已经连续睡了五天五夜了。」

  「这么久?」罗昕讶异的蹙紧眉。「你不应该一直守在这里的,应该躺到……床上休息去的。」

  「我不能离开你。」萧遥闷声低喊,下巴痉挛的抽搐着。「你把我吓死了,我不能离开你,我……我怕只要我一离开,我就……就再也看不到你了。」他痛苦的说,脸孔扭曲不已。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