爱言情 > 王爷猎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白天 黑夜

第 26 页

 

  原以为他已经准备好了,准备好可以承受得住她那冷嘲热讽漠的对待,但他错了,想念他永远也没有准备好的一天……萧遥疲惫的闭上眼睛,又睁开,红色的血丝充斥他眼底。「昕儿,你为什么不告诉我?你为什么不派仆人通知我?难道我……真的那么惹你讨厌吗?昕无私……」他痛苦的吶喊,心中酸苦得无以复加。

  罗昕一呆,错局的发现他脸上的悲痛,竟将她的心紧紧揪住,令她惊惶失措的移开视线,不敢再看他的脸,只艰难的吐出一句,「我不需要你的关心。」

  「去你的不需要!」萧遥人床边跳起来,脸色十分阴沉难看,粗声的怒吼,「你老是一副高高在上、拒人于千里之外的样子,只要看见我,总是要我离你远远的,从不把我的真情放进心底,昕儿,你为什么、为什么总喜欢这样伤害我?」

  他多想狠狠的将她拥入怀中,将她的身体、她的心,她的每一分、每一寸全部都揉进他的身体里。

  然而,他只能将手紧握成拳头,什么都不能做,因为在她的眼中,他是个折去她翅膀,阴碍她飞翔的人。

  罗昕缓慢的抬头,接胆识到萧遥那温柔多情,却又是掩不住痛楚与凄苦的眼眸,一抹淡淡的愁苦在心中散了开来。

  「别现在才来怪我,我的确把你推得更远了,是不是?」萧遥面色阴沉的倾身向前,双手抓住她的肩膀,手指加重了力量,捏紧了她。

  急剧而来的疼痛让罗昕轻呼出声,她的脸色突然变利益国加惨遭白。「放手!你抓痛我……」她蹙眉冷瞪着他,四肢不断的挣扎扭动,度图想甩开肩上磨人的箝制但虚弱不堪的身体,终究敌不过他那样大的力气,只能紧咬着牙,任凭冷汗直流。

  「你也会痛?」萧遥瞇起的黑眸闪烁锐凛,几乎由齿缝迸出话来。「你是个残忍的人,你的心不是铁打的吗?你的血管不是钢做的吗?既然如此,你怎么还会知道痛是什么?」他猛一喝,手掌的力量重得似乎想把她给捏得粉碎。

  罗昕抿唇颤喘,不挠的倔然神情在眸中升起,她高傲的睥睨着眼前那蓄满怒火的深瞳,清冷的脸有着一抹深沉。

  「该死!你为何不反驳我的话?」萧遥狂野地的嘶吼着,双眼炽裂的怒瞪她,晦黯森冷的表情阴黑得如暴风雨来前的深沉。「告诉我,你不说话是代表心虚,还是无话可说了?」

  罗昕好半晌沉默无言继而深吸口气,喟然一叹,「欲加之罪,何患无词。」她静静的道,明皓的眼瞳是深沉的冷嘲热讽睨。「你认为我应该为自己辩些什么呃?」

  嚣邪的狂笑倏传千里,萧遥痛苦的发出破碎的厉笑声,「呵!昕儿,你的残酷和冰冷果真胜过世上男子千百倍呀!我真想将你揉碎,但又拿你无可奈何……」他突地放柔口气,深凝的锁住她,「昕儿,求你告诉我,我到底应该怎么做,你才会满意?」

  剎那间,罗昕为他脸上所散发出的温柔所动容,酸涩的感觉涌上眼眶,显些哽咽得说不出话来。她将眼睛睁得老大,强迫自己冷静的看着他。

  「别这样,没有我……」感觉放在她肩际的手臂倏的收紧,她顿了一下,继续将话说完,「你会过得更好。」

  她对自己这种逃避现实的懦弱举世闻名动深感羞赧不已,但却又是不敢深思这种举动背后所代表的意义,只能在自己的周遭筑起一层厚厚的墙,当只将头埋入沙堆中的鸵鸟,不去面对一切可能触碰自己内心的事发生。

  「为什么?给我一个答案!」他下颚一绷,颈旁的备管高奋的抽动着。「你究竟有没有一点点或一丝丝的在乎过我?」

  他深幽的眸光,看得罗昕浑身不自在,她努力的试图稳定自己波动的情绪,却发现只是秆劳无功而已。「这……」

  「不许逃避,诚实的回答我!」萧遥怒吼的摇晃着她,脸绷得死紧。

  一阵天旋地转自罗昕脑中爆开,原本就已虚弱的身子根本不堪他这般大力折腾,她只觉得胃部不断的紧缩痉挛,额上冷汗如雨下,她已经快撑不住了。

  「答……案很重要吗?」罗昕垂下眼睛,四肢超人般的意志力在苦撑。

  萧遥已让愤怒蒙闭了眼睛,完全见不到眼前骇人的情势,硬是霸道的抬起她的下巴,双眼直视着她的瞳眸,一字一字的咬牙道:「没错,对你来说或许不算什么,但对我来说,它是该死的重要极了。」

  「何……必呢?我……的回答并……不能改变什么。」她断断续续的回答,周遭的景物开始变得模糊,她得费尽所有的力气才能聚集眼光的焦距。

  「该死!你就只会这么说吗?」萧遥狂声咆哮双眼瞪如铜铃。

  「对……不……起……」罗昕嗫嚅的扯动着唇,突然一丝鲜红色血液缓缓的沿着她的嘴角流下,令人怵目惊心。

  萧遥彷佛被人狠狠揍了一拳,血色快速的自脸上离去。「昕儿,你……怎么了?你别吓……吓我。」他颤巍巍的说,微拦的手不断擦着她嘴角一直流出的血,这不可能是真的,他不愿置信的猛摇头,昕儿怎么可能会突然口吐鲜血,病得如此严重?这一定是她在跟随他开玩笑,为了报复人将她关在这里的缘故。

  「……」罗昕想开口要他别担心,但更多的血已从她微启的唇中溢出,沾满他的手,她已经陷入昏迷状态了。

  「不,求求你不要再说话了。」萧遥的热泪突然涌上眼眶,人哀求的抱着她的身子,拥紧她,将脸贴在她冰冷的脸庞上,泪水滴满了她的脸。「我马上派人去请大夫来,求求你再妨耐一下子,别闭上眼睛,我……」

  罗昕根本没有听见他的说话声,因为黑暗早已无声的降临,取代她所有的意识。

  「不!昕儿……不要……求你……」看着怀中人儿渐渐合上的眼,萧遥声嘶力竭的吶喊,整个人完完全全的崩溃。

 

上一章 下一章
返回书页 返回目录 下载本书